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这是人干的事儿吗?眼前这一幕,看得我强迫症都犯了!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怎么可能?任何动物的眼睛都没有保留物体影像的功能,能看到东西并加以辨认完全是大脑对外界信息处理的结果,人死了之后,这种神经活动就停止了,不会有图象被保留下来。实际上,眼睛并没有可以保留图象的结构。人的视网膜和相机胶卷的工作原理是不同的,胶卷可以把某一时间的影像保存下来是因为其中的感光物质发生化学反应,而人的眼睛要处理的信息量要巨大得多,只能不断更新,除了大脑的记忆之外,是没有哪种装置可以储存下那么多的信息的,所以人的“胶卷盒”其实是大脑,除非将来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判读人的大脑记忆,对于瞬间猝死的案例,或许可以通过提取大脑信息来还原,不过这一切在目前还只是停留在设想的层面上。补充:虽然在一些电视上有过这种情况,但是现实中,这种理论是不存在的,人死后,视网膜就会停止工作,当然更不会保存死前的最后一幕,否则那么多凶杀案就不需要其他证据了,只用靠通过死者眼睛回放现场的状况就可以破案了.再加上人死后瞳孔放大 眼球发白 更不可能有影子了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这是人干的事儿吗?眼前这一幕,看得我强迫症都犯了!》由辛格先生提供,总时长00:13,版权归辛格先生所有,希望您对《这是人干的事儿吗?眼前这一幕,看得我强迫症都犯了!》喜欢,如对《这是人干的事儿吗?眼前这一幕,看得我强迫症都犯了!》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这是人的意识流动图。人出生有了意识,到死之前这个意识一直是平坦的流动。到死了之后,人的意识会按照曲折的路线回到出生时,从而一直往复。因为死后的路线曲折,致使生时的记忆被分段的记录,只有处在

心理学解秘“似曾相识”的感觉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突然感觉眼前的场景无比熟悉,所有的一切每一个细节,甚至是接下来的所要发生的一幕,你都了如指掌,就好像曾经经历过。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据最近相关调查显示,有2/3的成年人至少有过一次这种“似曾相识”的经历。为什么似曾相识有时候,你会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是由于正在经历的事激活了大脑记忆库中一段相似的经历,并错误地给它贴上了“曾经发生过”的标签。知觉与记忆相互作用“似曾相识”是人们大脑中知觉系统和记忆系统相互作用的结果。要想了解为何出现“似曾相识”的感觉,科学家得从知觉和记忆中的分类进行。分类的过程是知觉的一个基本特征,也是记忆的一个基本特征。知觉包括对面孔的知觉,对物体的知觉对位置的知觉等等。以这3类为例,由于它们的对象不同,因此,当我们到一个地方以后,方位和空间关系,周围的物体,人物,可能同时出现。然而,我们对它们的知觉却是由大脑中3个不同的空能回路,即位置知觉的回路,物体知觉的回路和面孔知觉的回路分别去完成。与知觉类似,记忆也分很多类型。知识和感念的记忆被称为语义记忆:针对情节、经历、事情经过的记忆,即情景性记忆,这是无意识记忆。其中每一类记忆,又可以分为很多个子类。正因为知觉和记忆都是“分类”进行的,我们曾经经历的一些场景的众多特征存放在不同的记忆系统中,而我们无法意识到,当我们走到一个新的场景,场景中的某些部分就可能会刺激我们的一些记忆,调动大脑中并不同的记忆系统和与之相匹配。一旦场景中的某一特征和过去的经历匹配上,就会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生活经历每个人都会有,因为积习的东西很多,偶尔出现“似曾相识”这种主观体验是很正常的现象。对“似曾相识”这一主观体验的最初认识可从医学上的癫痫病开始,可以追寻到半个世纪以前,正常人也会出现这种主观体验,随着脑科学知识的积累逐渐达到了今天的认识水平。多发生在情绪不稳定时 体会到“似曾相识”并非易事。“似曾相识”容易发生在情绪不稳定的状态下和对场景的体验上。尽管所有的人都会出现“似曾相识”的主观体验,但并不意味着“似曾相识”在所有人身上发生的频率都是一样的。一般来说,与情绪密切相关的事情容易记得比较牢。因此如果处于一种情绪不稳定的状态,那么“似曾相识”发生的概率就大。而在人的一生中,更年期和青春期时,人体内分泌会发生剧烈变化,从而使人处于一种情绪不稳定的状态记忆也会变得很活跃。这时候比较容易发生“似曾相识”的现象。“似曾相识”主要发生在对场景的体验上。是因为每一个知觉都是在一个具体的场景下出现的。这种场景往往是一个大的背景,不需要特别的注意就会跑到脑子里形成无意识的记忆。这种无意识的记忆有时候在一个具体的场景中就会蹦出来,与知觉混在一起。在“似曾相识”的现象中,被调动的大多是无意识的记忆。从童年开始,所有的经历不管是想记的还是不想记的都在脑子里有这些记忆的痕迹,在一些极特殊的情况下就蹦出来。透射到意识中,就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这是典型的Deja-vu现象 Deja-vu现象,原文为法语dé jà vu,中文翻译为“即视感”,简单而言就是“似曾相识”,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可是现代科学里解释这一现象成因的理论却远未让人满意。根据问卷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成年人都至少有过一次“似曾相识”的经历。而且越有想象力的人越可能经历奇特的感受;经常在外旅行的人比长时间留在家的人更容易经历“似曾相识”;另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比其他人更多经历这种感觉(也许这是因为他们在托尔斯泰或哪位文学巨匠的著作中经历过独特的感受)。调查还显示,“似曾相识”的发生率在青年时期最高,此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降低。特别是当人们真正开始重复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时,它的发生率反倒降低了。一个世纪以前,当弗洛伊德理论还是领导心理学研究的主流时,分析家就把“似曾相识”解释成潜意识矛盾冲突的体现。但是现在心理学家提出,“似曾相识”不一定发生在深层次潜意识矛盾冲突基础之上。一般健康的大脑都会产生这种感觉。而且,人们在疲惫和压力状态下时很容易出现这种感觉。此外,它还可能会与“jamaisvu”相伴出现,即见到熟悉的事物或文字时却一时间什么都回忆不起来的感觉。心理学家还指出,“似曾相识”感的出现可能是因为人们接受到了太多的信息而没有注意到信息的来源。熟悉感会来源于各种渠道,有些真实,有些却是虚幻的。当你遇到已经忘记的小说描写的情形时,可能会把它当作自己前世的记忆。或者,当身处了曾经看过电影的真实场景时,虽然表面上已经完全忘记了这部电影,但脑子里还是会勾起惊心动魄的回忆。心理学家还指出,人们有时根本不需要真实的记忆,大脑内部就有可能自己制造一种熟悉的感觉。此外,还有以下几种解释:1、人的大脑时刻在虚构各种情景,主要是潜意识活动,当你遇到现实中近似的情景时,就会与你记忆中以前大脑虚构的情景相呼应,加上心理强化的作用,你就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人在睡眠中,大脑仍在对现实中的一些参数运算,得到许多种结果。似曾相识的情景是大脑运算的结果之一。2、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某个印象早已潜藏在做梦者的潜意识里,然后偶然再在梦里显现出来,也有些研究指出这种现象和另一种超越时空的潜意识有关。另一方面,有些大脑活动研究专家指出这种现象也有可能是我们的大脑某半边处理讯息的速度稍为快过另半边所做成的。3、这是时空隧道的碰撞或对梦的记忆。在梦里已经看到了将要发生的场景,只是记不清梦境了,所以你遇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会觉得好像那里经历过。其实是勾起了你自己的记忆,对梦的记忆。4、这个在医学上还有一种解释是大脑皮层瞬时放电现象,或者叫做错视现象,也可称为视觉记忆,经常会发生在你身处于非常熟悉的环境时。我们的大脑有一个记忆缓存区,当你看见一见东西或者遇见一件事情的时候是先把记忆存储再缓存区。之所以会发生眼前的事情好像已经经历过这种感觉,是因为我们在记忆存储的时候发生了错误,把它存在历史记忆中去了,在看着眼前的事情的时候你又从历史记忆中把它找出来,你就觉得好像以前已经发生过了。在大脑疲劳的时候会比较容易产生这样的错觉。5、生死意识流动的差异。死/^\\生\\_/死。这是人的意识流动图。人出生有了意识,到死之前这个意识一直是平坦的流动。到死了之后,人的意识会按照曲折的路线回到出生时,从而一直往复。因为死后的路线曲折,致使生时的记忆被分段的记录,只有处在接点的记忆才有可能被下一段“生”的意识绞缠,就会出现deja-vu现象。至于为什么年轻人和老人会有这一现象,也很好解释。年轻人的正常的意识形态还再形成中,而老年人的大脑的记忆回述功能较强。而中年人由于生活压力过大,而经常忽视这种感觉,而不是不存在。6、物理学上称这样的现象是时光倒流,也就是在速度大于光速后时空交错,四维空间偶尔发生混乱的特殊人体感觉。当发生某个场景的时候,人的控制神经(中枢神经一部分)就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送于记忆神经,这时大脑的反应还没有传达到记忆神经,所以当大脑的反应传到记忆神经的时候,就会让人感到以前发生过一样。有科学家猜测,这时控制神经和记忆神经的传输速度会大于光速。这是对相对论的一个巨大挑战,当然现在这个理论并没有得到证明,只是猜想阶段。7、虽然正统派的科学者们拒绝谈论灵魂的有无,或是毫无余地地否定这一观点,但是高能物理学及一些其他的边缘物理学对这个问题的牵涉是不可否认的。首先,是探讨灵魂的构成物质。有一些异端物理学者提出灵魂的本质是一种高能粒子(物理学上有很多推测得来的证据,因为虽然人类可以依赖物理法则和规律预言它的存在,但人类的科技力量不足无法验证,包括很多种高能粒子等),本身携带巨大的能量,可以突破时间及空间的障碍,就是说可以在时间及空间中进行移动。这种推论完全符合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它的特异性质在于它可以作为信息的载体进行无序性时空移动。我们头脑中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思考都可以称之为信息,虽然现在还无法搞清信息的本质是什么,但却可以肯定脑电波对它有一定作用。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思考或是脑内意识活动。而这种粒子平时就大量散播在我们周围的空间,当然也存在于我们的脑内。正因为它的特性,我们才可以接收到外来信息进行思考、记忆、回忆,还有遗忘。所谓遗忘就是一部分带有信息的粒子游离开我们脑部的意识空间。遗憾的是至今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原因诱发这种粒子间的吸力和斥力的,或许与我们的脑电波及其他脑内化学物质有关。但是,当我们的脑死亡后就会有大量的粒子游离开我们脑中的记忆区。由于尚不清楚这种粒子的相吸和相斥的原理,也就无法解释和推算它们的游离比率。在机率很低的情况下,这种粒子在游离之后仍然保持着它在原来在人脑中的排列性状,换言之也就是保持着这个人(已经死亡)的基本人格和记忆。当它们在遇到新的结合目标(另一个人的脑)并结合之后,在这个人是新生儿(没有已经形成的记忆的情况下)就会发生人格的转移,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轮回或夺舍。但也有意外的情况发生,比如在结合后保持着潜伏状态到一定时间才突然觉醒,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人格突变现象.(也存在于记忆已经形成的人身上结合后觉醒,使其丧失原有人格的情况)。事实上,我们是无时无刻都会与这种粒子结合,比如我们突然冒出个怪想法,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些词句…甚至是做梦和预言等现象也都可以用这种理论解释。即视感也可以这样解释。8、时空错乱。举个例子:你需要一个工具,但满屋子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但过了一会儿或一段时间,这个工具明明摆在平时放它的地方。用爱因斯坦的观点解释,就是这个世界有很多时空,每个时空都按照一般的规律运行着,他们是平行的,一般不会有交叉,只是有时间的先后,但也有例外的情况,出现时空交叉,即时空错乱,这是就会发生工具消失的情况,例如一把钳子没了,转眼它又在那儿了..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小说:上当了!受骗了!看似腹黑冷峻的夫君私下里竟是这副模样

摘要

“主子,沈公子说你再不搭理他,他就要去跳河了。”

某女吃了一口饭,淡定道:“让他跳。”

“主子,不好了,沈公子真跳下去了。”

某女喝了一口水,吐槽道:“他死不了。”

“主子,沈公子没死,但是他从河里爬上来之后,又跟一群乞丐打起来了。”

某女无奈叹气道:“又要赔钱了。”

半晌后,沈玉河拖着被扯烂的衣服,跪在杜红绯面前,“夫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放过,求安慰,求进房…… ”

精彩尝鲜

天色渐暗,东边长街家家户户应着柳府的指示,纷纷在店门前挂起了大红灯笼。临国一般人家成婚,都选在黄昏,可这柳府偏要推迟一时辰,还请了整个骅南城的人来观礼,柳管家早早放出话来,今日不管是谁,只要上门说句吉利话,就能讨到一小袋喜米,百姓们自然爱凑这个热闹。

长街尽头的一座大宅子门前,高高挂起两只巨型红灯笼,妖冶的暗红色在夜色之中异常醒目,映红了柳府门前的牌匾。

这是什么情况!

杜红绯张开眼,低头看着无比扎眼的大红喜服和绣花鞋,疑惑不已。

她依稀记得昨天开店的时候,一个豪爽的客人出了三千买下她所有的烤串,她回敬了几杯酒,临到天微微亮,才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怎么一醒来,就在一顶大红轿子里,手脚都被麻绳捆住,嘴上堵着一块黑黝黝的破布。周围还有丝丝微弱的红光透进来。

一股恶心的味道直从鼻尖冲入脑海,耳边满是嘈杂的唢呐声和鞭炮声。

杜红绯想动,无奈身上半点力气也没有,头也晕乎乎的,后脑勺还隐隐作痛。她努力撑开眼,就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落轿,新郎官接新娘了!”轿子外媒婆高喊一声。

杜红绯勉强睁大眼,听清楚轿外人喊什么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只绣着金色丝线的黑色靴子出现在轿底,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半截靴子还被大红色衣摆给挡住,片刻后,一只白的有些慎人的手染着红光探了进来,轻轻撩开红色的轿帘,一张毫无挑剔的脸出现在了红绯面前。

她长大这么大,见过美男无数,可都比不上如今这位,雌雄莫辨的脸上毫无血色,偏巧他又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在红光的映衬下,显得他的面庞更加苍白,活生生没半点人气。

他扭过头微张开眼,一股冷冽打在她身上,让她经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一股冷意从心口处直接蔓延到四周,尽叫她不寒而栗。

杜红绯不敢再看,下意识将头扭到一边。

男子见她欲拒还迎,眼里闪过一丝讥讽,抽回手安抚了一下怀里被炮竹惊扰不停乱动的大红公鸡。

空出的手又伸了进来。见他的手靠近些,杜红绯再次别开头,心里叫嚣着,“懂不懂卫生啊!脏死了!鸡身上可是有超多细菌,别碰我!”

不想随着他手缓缓靠近,浓郁的花香溢出,瞬间轿子里全是茉莉花香。

她只觉得头越来越晕,便彻底睡了过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迷迷糊糊见杜红绯看到地上有只打瞌睡的大公鸡,像是电视剧里出现的情景,她跟公鸡拜了天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红绯微微张开眼,看着大红色的帘幔,一阵头晕目眩。

正要起身,却被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给按到床上,一阵茉莉花香传入鼻尖。

“你,你要做什么!”杜红绯感觉头更晕了。

她费力想要揭开那面具,却被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给挡住。

杜红绯是谁,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田林市东区烧烤西施!她那一双巧手不知道摸过多少鲜肉,只要经过她这一双手加工过的肉,烤出来的都是绝顶美味。

她鬼使神差地摸上了对方的锁骨,“真是上等好肉!不错!”她赞叹道。

手不自觉往下移,一下就碰触到那厚实的胸膛,心里一阵大喜。

果然是极品中精品,这身材比男模特的还要好上几倍。

杜红绯偷偷咽了一口口水,这可是难得的型男啊!身材这么好,反正是在做梦,就算看不到脸,她多模几下也不吃亏。

那男人似乎是洞悉了她的意图,用力推开她。见到她扑过来,急忙拉开些距离。

杜红绯气得不行,酒气直接喷到对方脸上,“你,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送到嘴边也不吃!”

不想这话还没说完,一股冰冷的视线打在她身上。

即便在睡梦中,她也能感觉到对方暗压住的怒火,怒而不发才是最恐怖的,她立马捂住嘴,不敢多言半句。

可男人却慢慢走了过来,边走还边脱下外袍,露出结实的身材,趁着红绯失神的瞬间,冲过去吻上了她的唇……

第二天一早,眼见过了敬茶的时辰,新进门的儿媳妇还没出现,柳老夫人明显不快。

“真是小门小户,不知礼数!”她重重放下茶杯,起身就朝院子走,林婶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霖苑现在依旧很安静,几个丫鬟站在院子一角,守在紧闭门的新房外,就怕有人打扰少夫人休息。

柳老夫人瞧见这一幕,对着林婶使了一剂眼色,得了柳老夫人的指示,不想手才触到门,门咯吱一下自动开了。

“真是家门不幸!”柳老夫人气得差点背过气,好在身后的丫鬟机警一下就扶住她。

“真是不要脸,刚进门就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

随着一声惊呼,红绯感觉被人甩了一巴掌,引得半边脸都整整辣疼,连着耳朵也开始嗡嗡作响。这下她全无睡意,急忙睁开眼,发觉一位凶狠恶煞,宛如夜叉的老妇挑着眉指着她谩骂,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全是不快,“夫人,这杜红绯这么不要脸,背着少爷在成亲当晚尽做出如此下作之事,今日还被我们给抓个正着,这要是传出去了,且不败坏了我们柳家的名声!”

随着她声音落下的还有一个男人的惊呼声,“夫人,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小的做的,小的——”

不等他辩解完,一把刀子已经插到了他心口处。

柳老夫人亲自解决这奸夫后,掏出手帕将刀子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手帕则是丢到红绯脸上。

看着昨日才娶进门的儿媳衣衫不整,满脖子的青紫,愤怒不已。

要不是她八字跟儿子合适,儿子危在旦夕,需要她来冲喜,柳家也不会娶一个孤女做儿媳妇。

不想她这么不守妇道,当天就背夫偷汉,还是跟个其貌不扬的下人。

“啊!你们是谁!在我屋里干什么!”红绯见这模样温润的女人亲自捅死一个男人,吓得大叫起来。

柳夫人对于这种不洁之人,自然不给什么好脸。“来人,把这不守妇道的女人浸猪笼!对外就说少夫人暴病而亡!将她从宗氏除名!”

什么!什么浸猪笼!这可是二十一世纪,她可什么都没做,浸什么猪笼。反倒是面前的中年女人刚才在她面前杀人了,她可是目击证人。

她也不是被吓大的,马上回道:“你们是谁!凭什么抓我!你们这是在犯法,非法侵入住宅!别过来,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屋里有摄像头,要是我出事了,影像会自动传送到她手里,她一定会报警的!”

见几个彪形大汉冲过来,杜红绯斜着身子,快速在床上翻找手机,嘴里大喊着想要拖时间,可无奈这手机就是找不到。连着一直连在床头的报警器也消失不见了。

见硬的不行,她便服了软,打算争取机会逃走,“几位大哥,大姐,小女子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几位就放过我吧!”

见说完之后,他们没停下的意思,红绯慌了,“大哥、大姐,大家出门在外,不都是为了求财,你们想要多少?我杜红绯都给了!十万,二十五万,最多五十万,再多就没了!”红绯早年开店的时候,也见过这种情况,当时她是财散人安乐,这才躲过一劫。

见他们不搭理她,心里纳闷道这一招怎么失灵了!

她干脆把心一横,马上加钱道:“一百万,各位大哥、大姐,你们放过我,我就给你们一百万!我不会报警的!求求你们了……”

她现在是豁出去了,只希望折损一半的家财能换得平安。

几个家丁也是听蒙了,一百万和报警是什么意思?

柳夫人震怒,见几人磨磨唧唧,厉声道:“还愣着干嘛!把人弄到柴房关着,晚上处理掉!”

“救命啊!”红绯大声喊着,不想几人一块围上来,见她一直在挣扎,其中一人出手打晕了她。

“记住,今日这事要是谁敢多说半句话,本夫人定饶不了他!”见人被抬走,柳老夫人补上一句,屋里众人全抖着身子跪下。

入夜,几人偷偷摸摸来到了临水河边。

“你们几个动作都快些!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丢进河去!别让人看到了。”林婶声音压得很低,时不时透出些不耐烦。也是老夫人心软,这么死太便宜这女人了!

高个家丁快速将大石头绑在杜红绯的脚踝,两人合力一块将她丢入了河里。

初冬,临水河已结起一层薄冰,水异常冰冷刺骨。

红绯只觉得身体像是掉入冰窖一般,脑袋越来越疼,耳边没了任何声音,冷……

“爷爷,小姐姐怎么样了?她什么时候能醒来?”虎子蹲在一边绑草鞋,听着床上的小姐姐说梦话,便把爷爷拉进屋里。

苏老头替着昏迷不醒的红绯把了一下脉,发觉她身上的寒气已经除掉,松了一口气。

他也想不明白,这个小丫头怎么会落水,还飘到了临水河下游。要不是小孙孙吵着要吃鱼,他也不会大冷天跑到临水河旁边,恰好发现她。

好在他早年跟个江湖郎中学过一点医术,懂些药理,家里还备着一些晒干的药材,不然风寒入骨,这小丫头估计就救不活了。

“虎子,爷爷去烧饭,你在屋里待着别出来,外面冷。”苏老头嘱咐完后,便去了厨房。

天冷,爷爷不让他出去,虎子没了小伙伴只得把杜红绯当成说话的对象。

迷迷糊糊之间,红绯听他在耳边说话,声音软软糯糯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红绯猛然睁开眼,看着陌生的屋子,愣住了。她抬起手想要掐一下自己的脸,不想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小姐姐,你不要动,你现在身子还虚着呢。”软软的声音再次飘了过来,红绯艰难扭过头,这才瞧清说话的小孩。虎头虎脑的,莫约五六岁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圆滚滚的,好奇地看着她。

虎子怕生,见漂亮的小姐姐盯着他看,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而后冲出屋子,把刚才出屋的苏老头拉进来,“爷爷,小姐姐真的醒来了,你快来看看她呀!”

苏老头听到小孙孙喊他,忙不迭的放下手里的活冲进屋里,“丫头,你醒啦!你可有感觉身子有什么不适的?”

红绯看着眼前这位白胡子老头慈眉善目,下意识地摇摇头。苏老头见她很是乖巧,叫虎子端来一碗汤药。

红绯很自然地接过,不想才喝第一口就全吐在了被子上。

苦的!口腔之中满是苦涩!

“丫头,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烫了……”

红绯没说任何话,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半天不语。

三天后,杜红绯望着高低不平的山,还有远处山顶上依稀可见的白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儿真的不是二十一世纪,更加不是她熟悉的田林市。

田林市地处南方,由于靠近北回归线,一年四季气温变化不大,根本不会下雪。

五六年前她一个人去北方看过雪,那次回去之后,她还寻思着再找机会去一次。

不想命运弄人,没去成就来了这边。

这几日天天都能见到山头的雪,可她却再也没欣赏的兴致。

这些天,她每天早上起来,不管天气多冷,第一件事就是冲出屋子。

都三天了,四周的场景依旧如一,依然是随处可见的田埂,朴实无华的村里人,古代人该有的打扮,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究竟是做错什么!会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穿就穿吧!还直接被人占便宜后扣上不贞的帽子,给丢到临水河里,要不是她命大,搞不好就真的死无全尸了。

也是这几天听虎子说,她才知道个大概。

这个国家叫临国,建国已有三百多年。

有二十五个县,每个县下辖五到六个镇。

周围还有无数个部落,一直对他们临国虎视眈眈。

这些年朝廷为了养兵,苛捐杂税名目繁多。

苏老头为了来年一亩地的田赋,大冬天还要上山打猎,下河摸鱼,为的就是多换几文钱,好保住唯一的地。

就在她愣神看着远方的时候,虎子拼命大喊起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不要抢我家的鸡……”

“小兔崽子,不要命了!还真是个小野种!居然咬我!”一个面带刀疤的中年男人咬着牙来了一句,扬起的眉梢间满是狠意。

红绯意识到出事了,快步跑过去,不想却瞧见那中年男人对着虎子就是一耳光。

“你,你在干什么!”红绯心里一阵火起,眼里还带着一股骇人的杀气。

可中年男人依旧面无表情,他打量了她一番,嘴角满是调笑,“又干又黑,身无半两肉!老家伙居然为了你不给我钱!不过这张脸倒是生得可以,要不然你就跟了我,总比伺候老家伙来得强!”

什么!这人对着自己说着这话,红绯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双目无神,一看就是气虚。

满身都是痞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就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来挑事的!

“红绯姐!”虎子见到她马上喊了一句,可身子却被中年男人死死拽着,半天动弹不得。

“放开虎子!”红绯也不是被吓大的,她壮着胆子来了一句,眼里满是怒火。

“当家的,你跟个小丫头计较什么,你要是看上她了!抢着回去便是。”站在他身后一直看戏的胖女人忽然来了一句。不过眼里却不怀好意。

这种人她见多,以往遇上只需要掏出手机报警就行。

可现在别说手机了,在这偏僻的小山村,连着半个衙差的影子都见不到。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可如何是好。

男的一脸刀疤,女的身材壮硕,少说也有三百来斤,一看都不是好人。现在屋里就她跟虎子在。

她快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想到一个好办法。

“这位大哥,这可是苏老头的家,你这样擅闯民居,就不怕我们去报官嘛!”红绯一边说着,一便在看他的表情,见他抿着嘴半天不说话,悄悄呼了一口气,连着手心都湿了一片。

啪!都说不能跟无赖讲道理,这不红绯刚才抬头,就被那冲过来的胖女人狠狠甩了一巴掌。

“小丫头片子,敢这么跟我当家说话,简直是反了,老娘不收拾你,你还真不知道我的厉害!”她说完对着红绯的脸又是一下。

啪地一下,瞬间直让红绯头晕目眩。

“二叔,我错了,你要打就打我,鸡也给你,不要打红绯姐,不要打她——”虎子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刀疤男这下更加生气了,一下就将他甩到一边。

见虎子小脸一紧,红绯心都跟着揪在一块。

“逆子,你这是在干什么!”苏老头刚打鱼回来,不想一进屋就瞧见这么一幕,冲进去抱起虎子。

“哼,老家伙,这两只鸡我就拿走了!记着过年前准时送银子,要不然——”说着,他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虎子,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后,就带着自己婆娘走了。

片刻后,瞧见虎子睡着了,苏老头才跟着红绯说着这件事。

原来今日来的中年男人就是苏老头的二儿子,从小不学无术,十几岁时还打伤人在大牢里蹲了几年,出来后没半点悔意,又干起了欺男霸女的勾当。

苏老头最后没办法,只能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可他却一直上门找事。

“红绯,也不怕你笑话,是我教子无方,让你受累了!”苏老头想到了什么,突然说不下去了。

从刚才短短两三句话间,红绯就猜到个大概,心里也跟着明白过来。

看来不是她听错了,刚才那个凶狠恶煞的中年男人还真的是虎子的二叔。

有着这样的儿子,估计苏老头心里也不舒服吧!

之后几日,苏老头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可虎子醒来后,情绪莫名其妙的低落,好几天都不愿多说话。

“虎子,我想上后山看看,你能带我去吗?”看着今日天气不错,红绯想着来了这么久都没上过后山,便求着虎子。

虎子本不想去,却忽然发现红绯姐亮晶晶的眼眸,最后才勉强点点头。

看来不管在哪儿,这冬天都是一样荒芜,不过为什么不远处有一簇红?

“虎子,这是什么?”

“红绯姐,这是苦果,你在安南没见过吗?”见红绯摇摇头,他到也没多问,只是解释起来,“红绯姐,这苦果又苦又涩又酸,难吃得很。”

虎子指着那些苦果说道,不曾想红绯早已面露喜色。

天啊!逆天了,果然是异世界,

平时山楂成熟期一般在9月中旬至10月中旬,可这儿的山楂居然在12月份成熟了。一想到那酸酸甜甜的滋味,她吸了一口口水。

“红绯姐,你该不会是真的想吃吧!”

不等虎子说完,红绯急忙冲过去开始采摘起来。

“虎子,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些帮我。”

二人一合力,半晌就把一个背篓给装满了。

要知道她最喜欢吃的就是山楂了,山楂可以做很多美味佳肴。

简直是居家必备良品。

虎子见她一回去,又是烧水,又是洗果子,用刀子去蒂去核取山楂肉,忙活了半晌后,居然抬起头看着自己笑,而后吐出一句话道:“虎子,能不能给我半斤白糖呀!”

“啊!半斤白糖!”虎子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白糖是什么?他们这儿只有红糖。

家里现在这情况,莫要说半斤红糖了,就是一两也拿不出来。

糖的味道他早就忘记了。

红绯一听,也跟着有些失落。不想这世界没白糖,只有红糖。

可家里什么也没有,这果丹皮不放糖怎么吃啊!

做出来一定是酸涩无比。

苏老头今日运气不错,提着三条活蹦乱跳的鱼,就瞧见自家小孙孙和丫头开着门坐在屋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哈一口气,觉得暖和些后,快步前行。

“你们怎么了?是不是那个不孝子又来捣乱了!”苏老头很警惕地朝着屋里看了一眼,见不到任何人后,勉强松了一口气,可不小心吸了一口冷气,剧烈咳起来,吓得虎子急忙扶起他。

“爷爷,爷爷你怎么样了?”

红绯也吓到了,急忙跑过去将他扶到屋里。

“苏爷爷,你放心好了,没人来捣乱,是我想要做果丹皮,可是家里没半点白糖,我这不是跟虎子商量怎么赚点银钱买些红糖。”

“丫头,红糖家里还有啊!”苏老头拍了一下大腿。

红绯和虎子皆是一怔,不约而同望向他,“得咧!我这就去给你们拿!我记得去年还剩下半坨红糖,我就放在陶罐里!”红绯一听,心里大喜,虽然这用红糖做果丹皮,味道会差一些,可有总比没有要强。

后续精彩,请私信关键词【玉河】

版权声明:小说:上当了!受骗了!看似腹黑冷峻的夫君私下里竟是这副模样由九阅小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