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倾诉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楼主你好,有的时候别人不一定能够理解你,因为有些人他没有体验过这种烦恼,所以他可能不能很好地理解到你,这个时候应该学会做自己的心理医生。我过去看过一本书籍,还可以,叫《走出焦虑风暴》,豆瓣评分也比较高,好像专门是为恐惧,焦虑,自卑,抑郁心灵所写。我复制一段书籍中的观点,你参考看看,如果满意请打赏哦:作者:最根本的原因是对这“颗”心了解太少 在我看来原本人的出生本来就带着一股纯净神圣的能量来到这个地球上,但是在其生命的旅途中渐渐被各种恐惧的教育污染了,逐渐忘记了自己生命能量的源头,忘记了自己内在的声音,变得离“真我”越来越远。原本纯净喜悦的能量在长期压制的教育下变成了“恐惧,强迫,焦虑,抑郁”等负向能量,它们慢慢地积累在我们的身体里,积累在我们无意识的心智里。在我们大部分人内心深处,由于从小到大不合理的各种“恐惧”教育与不安的成长环境导致内心深处埋藏着一个机制,它只接受内心认为美好和舒适的经验(感觉),拒绝被知觉过程认为是丑陋和痛苦的经验。由这个机制引起的极端心态,如灾难性思维,强迫性对立观念,恐惧性条件反射,患得患失,排斥苦受等。而在系统的心灵疗愈中我们则要防止它们继续升起。这样做,不是因为它们是恶劣的,而是因为它们的强制性,因为它们把我们的心整个都接管过去,完全夺取了个体意识的注意力,它们令个体思绪在小圈子内旋转不息,让我们自己把自己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原先“自由的心”俨然被它们催眠了一般,恶作剧了一般,让我们与生动活泼的当下强行隔开厖 因此,我们是时候来勇敢的面对它们了,是时候让我们的心找到回“家”的路,而且最好就是在离家近的地方找。心导引相,心是行动的主因和先驱;以压制的心来行事,痛苦就尾随而至,如车随马行;相被有定力的心引导,快乐就跟随而至,如影随着形。节选自《走出焦虑风暴》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倾诉》由哔哩哔哩提供,总时长10:10,版权归哔哩哔哩所有,希望您对《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倾诉》喜欢,如对《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倾诉》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不知道你现在服用着什么药物,如果是思虑过多,建议加用氯米帕明。再就是药物是一个主要治疗措施,要配合心理治疗,建议你有个顺其自然的心态,这是森田疗法的主旨,一半句说不清楚,简单说就是

你可以把你内心的想法以文字形式展示到网络上,可以是私人日志,如果你想让更多人了解你的内心可以发帖子出来,也好让大家集思广益帮助你。不知道你喜欢看文学不?可以尝试编写成小说,杂谈发布到网站,说不定能结识其他朋友,或者赚人气稿费哦!加油,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私信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心历过程:全世界的不理解,又该往哪里倾诉

也许很多人都管锥过这个话题,抑郁症到底会让你失去什么?在原有的家庭里,事业和生活等所有的问题都会被抑郁症所打破。那“婴儿心花怒放之美”,也会只会被抑郁症患者觉得是“成长的悲凉”。

今天我们了讲一讲关于以为女士的抑郁症经历,在抑郁症的这条路上,她曾经失落、无力、甚至想过自杀。下面我们来看看她的故事吧(为了方便,我们以第一人称来讲述)。

这一年是七夕节,也是我和我男朋友跟手的日子。分手的时候,他还在电话的另一边冷笑说我是神经病。在男朋友看来,我太过于敏感、脆弱,因为一点小事我就会莫名其妙的向他哭诉,我还是不是表现让他无法理解的情绪。最后他也开始慢慢用一样的眼光看着我,我想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也觉得我有病吧。

我也能感觉到我心里的抑郁,但是我再也不想让他看到我内心的抑郁、敏感和脆弱,因为我不想失去他。于是,我竭尽全力的把自己隐藏起来,控制住自己,及时每次自己都筋疲力尽,但是还是要控制住自己。即使很痛苦,依然要保持微笑。

在我拼命的努力下,我的爱情终于还是无力挽回,我并不怪谁,我只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

第二天,强行振奋精神来到公司,我还没有坐下,就被主编叫过去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嫌我的稿子逻辑混乱,错别字一大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我工作要用心,别总是不情愿的样子。

我回到座位,盯着闪烁的光标发呆,半个小时我都敲不出一个字,我一边想着一遍收拾东西,打算先去做完采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很抗拒和陌生人交流,但是由于工作,我还是只能有装作很外向的样子。面对采访对象,我从心底爆发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慌。强忍着结束采访,同事以为我身体不适,我笑用感冒解释过去,然后心不在焉的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想父母倾吐了我的不快,希望在他们这里能得到一些安慰,可是他们只是劝我换工作,甚至让我去相亲。这我就不能忍了,放下手中吃了几口的饭,就回房间了。接着就听见妈妈对爸爸说:“别管她了,她这身高绝对不能超过95斤,也该减肥了。自己的身体都管理不好,还能管好什么?”

我没有去开灯,趴在床上,在我对面的书柜里,全是妈妈亲自给我排列整齐的书和床头柜上的乳液瓶。这些过于整齐的东西让我感觉到了一阵阵压抑,我回忆自己的过去。在我学生时代,我和我宿舍的人都知道,我睡觉的时候经常尖叫,他们都被吓醒过,又一次我在上课的时候睡着了,起来就尖叫,那时候真的把同学和老师都吓到了。而我父母则是请个半仙来解决我的问题,符水也喝了,但是我还没有要任何好转。

听妈妈的话,我上了不喜欢的学习,选了不喜欢的专业,从事不喜欢的工作,开始不喜欢的人生,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也分手了。

从此以后,我开始失眠,一直做梦,睡眠不好,慢慢开始整晚都睡不着觉,喜欢瞎想。接着我就慢慢失去食欲,一个人在家,看着食物,就是根本不想吃,根本感觉不到饿。

然后我开始对所有的事情都是去了新区,我打开音乐却听不进一个音符,翻开以前经常看的书,却没有丝毫感觉,我的书架不知不觉都生了一层会。

我害怕我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但是我还是拒绝孺人交流,没吃完饭都会全部吐出来,上班的时候经常躲在厕所,狠狠掐自己,那是面部狰狞的像吸毒一样,一遍感受疼痛,一遍大口喘气。我最煎熬的还是晚上,蜷缩在被窝咬着被子哭泣,无数次幻想我早上没有起床,父母打开卧室的门,看着我穿着血红的长裙,优雅的死去。

没人能够理解抑郁症,抑郁症患者的心理都是为什么所有人都与我对抗?他们都渴望与这个世界隔离,这样的话就可以不用再表现喜怒哀乐了。抑郁症患者在内心压抑的时候,可能护尝试去倾诉,但是谁又能耐心地倾听呢?最后你的态度只会让他们更加悲观和无助罢了。现在很多人可能对抑郁症有错误的理解,更加找不到对抑郁症正确的态度,如果你身边或者是你也被抑郁症困扰,不妨在下面留言,也许我能帮助到你。

版权声明: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心历过程:全世界的不理解,又该往哪里倾诉由只剩一身傲娇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