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摇摆”的英国对华态度:英国对华政策存在两面性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新中国成立仅三个月,英国政府经仔细权衡,不顾美国阻挠,在西方国家中率先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法律上的政府。应中方的要求,中英两国从1950年上半年开始了艰苦的建交谈判。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英国在对台问题上所持的骑墙态度致使两国关系一直麻烦不断,建交谈判曲曲折折,曾因朝鲜战争的爆发而一度搁浅。但中英两国都有改善彼此关系的诚心与愿望,双方能够扩大共识,减少分歧,日内瓦会议后不久,两国便互派代办,这种代办级"半建交"关系的建立是新中国外交史上的创举。分析这段特殊的外交历程,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一、利益的驱使-外交承认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中华民族近百年屈辱的外交史一去不返。毛泽东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向全世界发表公告,宣布中央人民政府愿意同遵守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任何外国政府建立外交关系。[1]同日,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把中央人民政府的上述公函致送各国政府,周恩来在公函中说:"我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世界各国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是需要的。[2]当时,中国制定同外国建交的三项原则是:与台湾断交、支持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尊重中国主权。新中国的中英关系也是基于上述原则开展的。1950年1月6日,英国外交大臣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宣布: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从即日起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为"中国之合法政府",表示愿意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与新中国建立关系。英国政府同时发表声明,撤销对国民党残余集团的外交承认。[3]纵观中国近百年革命史,英国政府历来对中国革命采取不同情的态度,甚至在一系列问题上采取了敌对的行动,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英国如此迅速地做出这一外交决策呢?这并非是权宜之计,而是英国政府权衡利弊后的务实政策。一般说来,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都是根据本国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的需要制定的,这就决定了英国的对华政策不是消极地追随美国,而有自己独立的一面,它更多地体现了英国自身利益。战后,英国对华政策的出发点和终极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和扩大英国在华的一切利益。首先,英国在旧中国有很大经济利益。它在旧中国的庞大投资,虽然在中国人民革命胜利前抽走了很多,但据估计,仍有10.33674亿美元,[4]占各国在华投资的1/3,居第一位。中英贸易也是英国所重视的。二战前,英中贸易总额达1.06亿英镑。二战后,由于美国霸占市场,英中贸易呈下降趋势,1948年降至600万英镑。这时,美国不仅不愿意承认新中国,甚至认为考虑这个问题的时机还未到来。[5]中国革命胜利后,必将开展大规模的经济建设,而四亿多人口的大市场使英国对华贸易具有良好的前景和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美国既然甘愿退出中国市场,英国便自然想趁机填补这巨大的贸易空白。要恢复战前在华经济地位,英国就必须与新中国政府建立稳定的健康的关系。其次,英国承认新中国也着眼于英国在香港地区的地位和利益。中国大陆的解放使英国对香港的前途深感担忧。香港沦入英国手中是历史上不平等条约的产物,而中央人民政府已宣布不承认这些条约。此外,香港的繁荣与稳定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大陆。英国无意放弃香港这个重要的商业和金融据点,力图维护对香港的统治。英国人希望香港免遭共产党控制,方法是强调香港在对华贸易中的重要地位,并表示愿意就香港的政治前途与共产党进行讨论。他们认为,只要承认共产党政府,这两个方法就能加以利用。最后,还应当指出:英国的外交承认除了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外,还有其政治目的。冷战中,英美两国一样,都不愿看到中苏结盟,而试图通过外交承认来争取中国,至少使中国不过分倾向苏联。1949年12月16日,英国在给新西兰首相的一份绝密电报上宣称:"对抗俄国影响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共产党与西方接触,越早接触越好。[6]综上,英国是基于自身利益才率先承认新中国,并试图协调与新中国的关系,但我们应当赞赏此举,认为这种外交承认是明智的,务实的。当时的上海《大公报》指出:"英国的承认扩大了英国同美国的分歧,并且将英国人民的友谊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外交截然区分开来。[7]的确,这一外交承认有助于新中国在对西关系中打开缺口,发展同世界各国特别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关系。二、分歧与斗争-建交谈判英国承认新中国并不表明它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的赞同和肯定。正如战时首相丘吉尔声称:"承认一个人的存在并不一定是一种赞同之举.建立外交关系并不是表示恭维,而是要获取便利。[8]由于中英两国对"承认"的理解和立场存有差异,英国尚未断绝与台湾的一切官方关系,因而尚不具备正式建交的条件,两国遂从1950年3月2日起开始建交谈判。中国政府在谈判中要求英国政府澄清三个问题,即:英国政府必须彻底断绝与台湾国民党的关系,澄清它的代表在联合国对中国代表的投票行为,以及英国政府在英国、香港和其他英国属地的国民党的各种机构和中国的国家财产所持的态度。这三个问题都是围绕着台湾问题。从维护在华利益出发,英国采取了承认新中国的政策,但在台湾问题上,却采取了追随美国的立场,换言之,英美"特殊关系"或美国因素决定了英国的台湾政策。新中国成立之初,英国对台湾的归属含糊其辞,不愿履行《开罗宣言》中的承诺。尽管英国不久以后正式承认新中国,但仍保留英国驻淡水领事馆,并没有彻底断绝与台湾的官方联系。而英方却在谈判中声明:淡水领事馆其职能是保护英国侨民在当地利益,并不表明英国对国民党政府的承认。对此,中方难以接受。英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各个机构中顺从美国意志,以投反对票或弃权票来阻挠苏联政府关于开除国民党政府的提案的通过。中方要求英国对其在联合国表决中的暧昧态度给予澄清。英方却认为由于在历次投票中中国不可能达到多数,英国只有投弃权票。中方尤其关注英方对"两航"飞机的态度。1949年11月9日,中国、中央两航公司全体员工在香港宣布起义,12月3日,周恩来发表声明指出,两航公司在港资财,决不容许任何人以任何手段移动或破坏,中国政府的此项产权应受到香港政府的尊重。[9]在谈判中英方代表胡阶森称中方所提问题相当复杂,牵涉国际法和国际惯例问题。在美国压力下,5月10日,英国枢密院颁布枢密令否决香港地方法院关于"两航"飞机产权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判决,宣布在飞机产权做出终审裁决前将飞机扣留在港。针对这种出尔反尔不守信用的不友好行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致函英国谈判代表,严重抗议英国政府这一行径,要求立即解除扣押,但没有得到英国政府积极响应。上述事实表明英国对华政策的两面性:既想保持与发展同新中国传统的贸易关系,又想取悦于美国,维护与巩固美英的"特殊关系;既想与新中国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又与台湾国民党政府背地里勾勾搭搭,进行事实上的官方联系。这实际上就是拒绝在平等、互利以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致使中英关系无法进一步发展。1950年5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发表了关于中英建立外交关系谈判经过的谈话,向世界人民揭露了英国政府对中英建交谈判所持态度的真相,要求英国政府对这些言行不符的问题,进一步加以澄清。[10]当然,英国主动承认新中国及其后的中英建交谈判在某些方面给两国关系带来了一些积极影响,中英关系的前景是较为乐观的,双方都为发展彼此关系做出了努力。但由于英国把维护它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作为其对外战略的基石,发展对华关系以不损害英美关系为限,在对台政策上追随美国摇摆不定,甚至从原有立场上后退,使已有良好开端的中英关系蒙受损害。朝鲜战争的爆发又使这一关系雪上加霜,中英关系由对话转为对抗。英国紧随美国,参加发动了侵朝战争,采取了一系列敌对行动。在台湾问题上,英国反对中国人民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并主张将台湾问题国际化;在缔结对日和约问题上,英美一道将中国排除在外;在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上同美国一道投票赞成联合国搁置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毛泽东在1952年5月10日与尼赫鲁夫人的一次谈话中说:他本人很关心中英之间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一事,但不幸的是,英国对华政策使之成为不可能。他批评了英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变化不定。[11]由于英国强硬的对华敌视政策,中英两国建交谈判无法继续下去,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谈判被无限期搁浅下来。三、求同存异-互派代办朝鲜战争的爆发一度中断了中英谈判,但中英两国的外交联系并未因此而中断。留在北京的英国外交人员仍受到公正待遇,享有外交特权。在武力威胁与经济封锁等遏制政策无法奏效情况下,英国又试图重新启动早已搁浅的建交谈判。1953年中国开始制定并实施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领导全国人民开始大规模经济建设。而中英贸易和英国公司的地位,由于英国政府根据美国要求实行对华禁运而被破坏。同中国市场最有密切关系的英国实业界机关报香港"远东经济评论"在论及英国在华公司关闭时写到:"中国无论发生任何变化,但总有一个稳定的因素:‘中国必须做生易'。同时该文还指出:"当朝鲜荒谬的战争结束和中国可以自由的致力于恢复经济时,它实际上将需要一切,而英国商人在满足中国的需要方面要起自己的作用。[12]英国实业界人士估计到新的迅速发展的中国比旧的、处于附属地位的半殖民地中国具有无可比拟的巨大前途。从经济上封锁中国,在英国是极端不孚众望的,而且引起各界包括政府人士的抗议。因此,朝鲜战争结束后,英国不得不重新审视对华政策,表现出友好姿态。而此时的新中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已彻底取消,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日益巩固,到日内瓦会议召开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可以使它在对帝国主义国家政策方面采取更灵活的立场。1954年4月26日讨论朝鲜印度支那问题的国际会议在日内瓦召开,日内瓦会议给中英两国高层领导人提供了就双边关系进行直接交换的机会。日内瓦会议间,中英两国外长频繁接触,艾登外长希望中国向英国派驻相应的人员来伦敦。周恩来严肃批评英国在联合国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的态度并没有改变..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摇摆”的英国对华态度:英国对华政策存在两面性》由网易新闻提供,总时长01:06,版权归网易新闻所有,希望您对《“摇摆”的英国对华态度:英国对华政策存在两面性》喜欢,如对《“摇摆”的英国对华态度:英国对华政策存在两面性》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三是决策反复摇摆;四是获得直观的结果。他写道:“一个远高于预期的条件让对手无从下手—反复无常的变化给对手施加压力—给出次优条件让对手急于接受了事—达到最初想要的结果。特朗普显然把中美经贸谈判

国内大多数学者认为:英国这一时期实行的是强硬的干 涉 政策e5a48de588b67a6431333337373562,美国实行的是中立和拉拢国民 党上层叛离革命的政策,日本的政 策在英美之间摇摆,但至1927年初,由于国民 革 命迅猛发展,美国的政策也趋于强硬,所以发生了英美联合炮轰南京的事件。美国著名外交史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道萝茜·博格(Dorothy Borg)1947年出版的《1925-1928年的美国政 策与中国革命》。详细考察了美国外交政策与中国国民革命之间的互动关系,兼及英、日、美之间在调整对华政策、应付中国局势方面的异同。参考:北 伐时期列 强 对华 政策研究评介,2006年链接:http://www.hist.pku.edu.cn/news/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24由于帝国主义列 强对华态度强硬,阻碍国 民革 命,所以面临着反帝的任务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莫里森连任,中澳关系走向何方?认清澳对华政策的两面性至关重要

“我一直相信奇迹!”带领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爆冷赢得联邦大选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胜选演讲中这样说道。目前,根据最新计票结果,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获得了众议院151个席位中的74个议席,其主要对手工党获得65个议席,莫里森连任已成定局。

斯科特·莫里森(中) 资料图,新华社供图

不得不说,这样的结果出乎了很多观察人士的预料。要知道,莫里森在此前的民调中一直表现不佳,博彩公司也更加看好工党,甚至还有公司提前向投注工党者派彩。不过这一波“逆势而上”,也在情理之中。这些年澳大利亚政局不断变更、政策朝令夕改,人们对社会稳定、民生改善的关注与日俱增。支持莫里森,某种程度也是在表达对此前“走马灯”一样政局的厌倦。而且在选举策略上,在得知自己城区地区选情不利的情况下,莫里森将火力聚焦在城郊和乡镇地区的摇摆选民,及时的选战调整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这场“逆袭”。

但这一选举结果也意味着,近些年在澳大利亚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的领导下而每况愈下的中澳关系,也将继续前景不明。一段时间以来,无论是安全防卫方面,还是经贸方面,澳大利亚都做出了许多伤害中国利益的事情。作为其前任总理特恩布尔的亲密盟友和财政部长,莫里森对中澳关系的构想也依然延续着这种路子,只是在策略运用上更加隐蔽和实用。我们看到,他在担任财政部长期间曾多次以“国家安全”为由,干涉中国对澳正常的投资和商业活动,但当上总理后却第一时间向中国示好。因为他心里清楚,要想兑现自己在经济和就业方面的竞选承诺,搞好同中国这个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他在大选前会以“中国是客户,美国是朋友”来分别形容中澳和美澳关系。

基于这种“客户论”,可以预想,作为自由党内的保守派,莫里森今后的对华政策很可能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他呼吁中澳之间进行更加密切的经济合作,另一方面,一旦这种合作存在政治和国家安全方面的风险,无论有无“实锤”,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予以阻绝。

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一贯具有两面性,只不过在不同的领导人那里这两面的内涵和比重各有不同罢了。这种两面性是由澳大利亚地缘政治利益和地缘经济利益的非对称性决定的。在地缘政治领域,由于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迥异再加上美国因素的制约,导致中澳之间难以长期、稳定政治互信。而在地缘经济领域,中澳之间已经存在某种命运共同体,澳大利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澳经贸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政治上疑虑、经济上依赖,这种非对称性最终导致了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前后不定、左右摇摆——时而担心“中国威胁”,希望借助美日的“印太战略”维护国家安全、提升国际地位;时而担心为美国承担过多安全义务,疏远经济伙伴中国,影响国内的长远发展。

莫里森的连任虽然给中澳关系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但这并未突破中澳关系的旧有范式。中澳之间时移则势变,而利益常在,只要两国政治家以利益为重、以大局为重,稳健的中澳关系依然可期。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崔屹鸣

流程编辑:洪园园

版权声明:莫里森连任,中澳关系走向何方?认清澳对华政策的两面性至关重要由北京日报客户端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