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康熙王朝》第二回:狗眼的奴才,看到孝庄太后这件东西,吓傻了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康熙王朝》里,康熙和周培公第一次相遇是在第十八集。第18集剧情:吴应熊修书吴三桂,说明康熙已定撤藩,但内部仍有歧议。新任云南巡抚朱国治拜见吴三桂,宣读康熙同意吴三桂请辞的圣旨,吴三桂表面表示尊旨,并处斩拒不同意撤藩之下属,还向朱国治家中送礼。周培公露宿寺庙,来到冤女卖豆腐处巧遇康熙。康熙看了冤女诉状,见背面却是伍次友对周培公的推荐信,便邀周培公到茶馆一叙。周培公向康熙跪地叩拜,表明知道康熙身份。康熙令北京府衙护送被错抓的冤女回乡申冤。明珠来报,称云南巡抚朱国治奏折已到。扩展资料:《康熙王朝》是2001年中国大陆拍摄的一部大型历史电视连续剧,是由导演陈家林、刘大印执导,陈道明、斯琴高娃、茹萍、李建群、高兰村、胡天鸽等主演。该剧从顺治皇帝哀痛爱妃董鄂妃病故时讲起,直至康熙在位61年驾崩而止。第一次以正剧的角度浓墨重彩刻画了清朝初期康熙皇帝充满传奇的一生。2011年12月,《康熙王朝》获得中国电视剧产业二十年“百部优秀电视剧”奖。参考资料:康熙王朝_百度百科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康熙王朝》第二回:狗眼的奴才,看到孝庄太后这件东西,吓傻了》由史谏提供,总时长10:05,版权归史谏所有,希望您对《《康熙王朝》第二回:狗眼的奴才,看到孝庄太后这件东西,吓傻了》喜欢,如对《《康熙王朝》第二回:狗眼的奴才,看到孝庄太后这件东西,吓傻了》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你看串片了吧?哪有啊?鄂妃在第二集中死的,不过一直没出殡,棺犉一直放在宫中的,故会在第四集中出现灵堂的镜头,哪有什么有死一遍啊?如是这样岂不是愚弄观众的嘛,导演脑残啊?

第二十八集,皇上深夜去看她,她正在桌前绣兔子,皇上晋封他为皇贵妃,并准许她带着蓝齐格格南下省亲。容妃与康熙是感情知音,同时也是三宫六院粉黛三千中最爱的女人。容妃是聪明的,善解人意,大度宽容,美貌与智慧并存,强烈地吸引着康熙对她的宠爱,容妃母女俩是“阴冷”的后宫中惟一能给予康熙温暖的亲人。但是在江山与容妃之间,康熙还是选择了江山,只因为容妃传达了孝庄的懿旨,力保太子胤礽,而慧妃又煽风点火,立证容妃假传孝庄太皇太后懿旨。康熙尽管相信容妃的话,但面临对未来江山继承人的问题还是考虑周详,认为太子不适合接任,又不能说孝庄的不是,只好说容妃假传懿旨,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成为他爱新觉罗家族政治的牺牲品。夺容贵妃之位降为常在,后因放走红玉,康熙将容妃逐出后宫为奴,于是慧妃就小人得志,叫她去刷马桶。容妃深爱康熙、理解康熙、包容康熙,一直等着康熙接她回去,无怨无悔地刷着马桶,直到康熙举办千叟宴当日被砸在马桶车下,离开人世,死后被康熙帝追谥“孝慈仁皇后”。扩展资料《康熙王朝》容妃一生位分变化容贵妃:康熙误掀慧妃的牌子,慧妃沐浴更衣前往养心殿,康熙却因想念容妃而改去容妃宫,李德全只得去请求慧妃回宫,慧妃怒气冲冲地说:“她容妃是贵妃,我可是皇贵妃。皇贵妃:康熙恩准容妃带着蓝齐儿南下省亲,同时传旨:“容妃晋升为皇贵妃,蓝齐儿晋封为蓝齐格格。容妃:大阿哥胤禔与葛尔丹两军交战,蓝齐儿冒死阻止,探子回报康熙,容妃不放心女儿,不顾康熙懿旨,去寻找蓝齐儿;交战过后,容妃回到军营。康熙与大臣商议过后,对容妃说:“容妃你听旨,今天你私自会见蓝齐格格,有失皇贵妃的身份,临阵违法,扰乱军心,朕不可不办你,从即日起,你降为妃,随朕侍驾,听明白了没有。容常在:奉先殿祭祖告天,康熙在列祖列宗面前当中废去胤礽太子之位,容妃力谏康熙不能废太子,并说出老祖宗遗旨,康熙并没有多说什么,命人立即把容妃拉下去,而后到容妃宫大肆怒斥容妃,并说:“今天的事影响太坏了,容妃,朕剥夺你贵妃位,降为常在,仍在宫中居住,但是,从此以后,不允许你出宫门半步。奴婢:康熙因红玉之事去容妃宫,容妃还是表明老祖宗真的有遗旨,不能废太子,又斥康熙疑心太重,杀伐太狠,康熙不悦,拂袖而去。李德全传旨:“容常在听旨,你获罪以来,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为乱后宫,现追加你三款重罪:一、抗旨干政,二、私纵红玉,三、亵渎圣上,着剥夺所有尊容衔位,逐出后宫,交宗人府为奴,钦此。孝慈仁皇后:容妃逝世,迁居陵墓,康熙望着容妃遗体,册封其为“孝慈仁皇后”。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容妃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康熙王朝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影视评论:谁才是《康熙王朝》里的第一“猪头”?

影视评论:谁才是康熙王朝里的第一“猪头”?

何东升

申明:历史真相如何,本文不做深究,仅就电视剧中情节而言,敬请理解!

陈道明版的《康熙王朝》虽然热播期已经过去,但回头细细品味,这部电视剧确实缔造了很多经典的艺术形象,比如“千古一帝”康熙、“大清第一才女”孝庄皇太后、“满蒙第一勇士”鳌拜、古今第一汉奸吴三桂和大才子伍次友、高级参谋周培公、官场“另类”姚启圣等等大大小小的人物,个个鲜活生动,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除过这些,还有一个有着非常浓厚的悲剧色彩的艺术形象,那就是爱新觉罗·胤禔。

他一生所有的悲剧,并不完全是与生俱来的,基本都是自掘坟墓、自取灭亡,一步步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特别是这三件事,更是他悲剧人生中浓墨重彩的大手笔。

一是争夺皇储。胤禔是皇长子,但他是庶出,不是嫡长子。“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这句话有道理,若用在群雄并起,逐鹿天下的时期,非常有鼓舞性和煽动力。但在他面临的时期,政权已经基本明确和稳定,“传嫡不传庶”,奉正统、尊嫡亲的血统宗法观念就会立马占了上风。胤禔因为出身的关系,在血统上就首先没有优势。

其二,他缺乏雄厚的母系方面的背景。普通百姓婚配嫁娶都讲究门当户对,皇家的联姻更加重视政治因素。而胤禔的生母慧妃偏偏出身寒微,娘舅方根本没有任何势力可言。地位不显赫,引发不了重视;没有相应的势力,也无法为外甥争夺皇储提供力量支撑。有人认为,他的舅舅是大学士明珠,这个后台应该够硬。但事实却恰好相反,对于明珠,康熙从很早就“惜其才情,鄙其人品”,加之明珠长期以来在朝廷结党营私,形成了一股令皇帝厌恶和提防的阴暗势力。若太子有这样的政治背景,那是极让康熙不乐意的。

其他人如果面临这两个劣势,一定会心灰意懒,放弃各种野心和梦想,心甘情愿做一个平庸而富足的亲王,只要能自保,就已经是福泽深厚、谢天谢地了。但面临这样的劣势,胤禔终于还是起心动念了。

当然,也不是说胤禔不应该动心思,毕竟九五之尊的宝座,天下人人垂涎。有的人相差十万八千里,都敢于谋求、敢于争取,更何况这个位置对于胤禔只有一步之遥,甚至就在眼前,似乎伸伸手就可以攥住,何不一搏呢?

心思是可以动的,胤禔本人不是也有一定的才干么?皇太子的位置不是已经岌岌可危了么?历史上庶出的、非长子的继承大业的大有人在,为什么胤禔就不能试试?胤禔也清楚,能够促成废长立幼或者夺嫡得逞的,只有三种方式:一种是采取非常手段,谋反或者逼宫;一种是走常规路径,建功立业,树立声望名誉,拥有其他候选人无法比拟的品德、才干、声望、功绩,造成一种非我莫属的格局,让选择的人有充足的理由打破常规、排除众议;第三种方式就是在具备第二种方式所要求的条件以后,目标依然没有达成,又只能回头实行第一种方式,例如秦王李世民。

第一种方式对于胤禔太冒险了,他的父皇康熙精明强干、皇权稳固、无懈可击,他被动也是主动地选择了第二种,当然第三种方式他没有机会选择。他凭借自己的武力和勇猛,选择建功立业,提升声望,以获得父皇的赏识和众人的尊崇。这条路子是对的,可惜他走错了。

二是虚报浮夸。作为皇长子,作为皇储竞争者,胤禔应该时时处处保持警惕和小心,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但他偏偏因为过于自信或者过于莽撞,过于求胜心切,触犯了康熙最大的忌讳。康熙总体说是一个宽容的人,有一个帝王的雅量和气度,至少对于子女的慈爱从内心深处还是有的。他可以容忍很多大臣的平庸无能,可以容忍明珠的贪腐和明珠、索额图的党争,甚至可以隐忍鳌拜的专横,但他忌讳别人的欺骗。

相信任何一个领导都不会喜欢下面的人欺骗自己,因为欺骗会让上面的人丧失安全感。顺治、康熙两代皇帝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皇帝的宝座其实就安放在刀山火海之上”。一个对权位深怀恐惧和不安的人,他首先需要的是掌控,对全局的掌控、对权力的掌控。掌控全局和权力的前提就是对真相的掌控。

第一次撒谎是在征讨台湾郑经的时候,胤禔明明没有参与战斗,下面的人为了讨好主子,却给虚报了战功,还在奏折上描述如何拼杀、杀敌多少。第二次也是在这一役,因为胤禔的贪功冒进,战斗惨败,福建水师全军覆没,胤禔不是主动承担责任,向康熙和朝廷请罪,居然让别人当替罪羊。第三次是在征讨葛尔丹的时候,在嘎子河被俘,在明珠的撺掇下,编造了一个惊险的英雄情节,维护自己的声名和荣誉。

撒谎的人,都有一个心理基础,那就是认为天不知、地不知,神不知,鬼不觉。但胤禔恰恰就错了。康熙是一个心思非常精细的人,朝廷有自己的秘密情报机构,又设立了密折专报制度,虽不能说时时处处有皇帝的耳目喉舌,但至少核心政治人物、皇室成员的言行举止,很少有能瞒过皇帝的。同时,大臣、权贵之间也互相死盯着对方,找对方的失误、漏洞,唯恐对方不出纰漏,不出岔子。主子盯着、对手盯着,胤禔的这些小伎俩哪个能瞒得过康熙?

三次撒谎,逐渐让康熙开始看清、看轻了胤禔,最后甚至有了痛恨。不是痛恨他的轻举妄动,更不是痛恨他的无能和失败,而是痛恨他的虚伪奸诈,痛恨他缺乏一个男儿应有的担当,直至最后,说出了“为爱新觉罗家族有这样的子孙痛心”的话。这样的话,不是一个帝王对臣子的评价,不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评价,而是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的轻蔑。从这句话出口的那刻起,已经可以确定,在皇储备选人名单里,胤禔已经被拉黑了。

三是冷酷无情。因为有嘎子河被俘之辱,加上建功立业的雄心,在第二次征讨葛尔丹的时候,胤禔极尽勇猛,在每一场战斗中都身先士卒,努力向前。这是值得肯定也获得了皇帝嘉勉的。

但到最后,葛尔丹成为丧家之犬,惶惶逃窜的时候,又是胤禔带人追上了这一家三口。面对强弩之末又身负重伤的葛尔丹,胤禔是有很多种选择的:与公,如果他决意争夺皇储,日后问鼎天下,成为操控天下苍生祸福的帝王,他应该有帝王的心胸和政治头脑,从大局、长远的角度决策;与私,他是皇长子,是蓝齐儿的哥哥、阿密达的舅舅、葛尔丹的妻哥,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浓于水啊。何况康熙那么宠爱蓝齐儿,视之为掌上明珠。伤害了葛尔丹就是伤害蓝齐儿,伤害蓝齐儿,就是伤害康熙。即使不顾念兄妹之情,从投机的角度也该考虑康熙的感受啊!

人可以不聪明,但一定要善良,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准则。

这时,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将葛尔丹俘虏,然后交给康熙。

首先,他这样做,战功依然是很显赫的,声名也只会更高。最起码康熙会因此感受到他的皇长子的成熟、稳重。

其次,会给这个家恨国仇、法理人情、血脉裙带夹杂充斥、纠结不清的矛盾一个缓冲、厘清、化解的余地和机会。以康熙的雄略和才能,极大可能会采取怀柔政策,劝慰、驯服这头草原野狼,然后让他现身说法,成为宣扬和平、维护和平的形象大使和政治筹码。也可能会将葛尔丹软禁在京城,既能保葛尔丹、蓝齐儿、阿密达一家团聚,也能约束葛尔丹旧部,使之投鼠忌器。就算葛尔丹不识抬举,不识时务,仍然有反叛作乱的思想或者行为,以康熙的精明,也一定会将葛尔丹交给刑部,通过司法渠道予以惩处。因为康熙不但是皇帝,更是蓝齐儿的父亲、阿密达的外公、葛尔丹的岳父。

当然胤禔也有一种选择,让葛尔丹死,报仇雪恨。作为一个男人,他仇恨葛尔丹,痛恨葛尔丹俘虏他、侮辱他,这种仇恨沉重地压制着他,这完全可以理解。亲眼看着仇敌覆亡,也是大多数人的常情。他完全可以命令其自杀,或者指令、暗示手下将领杀死葛尔丹,然后以管束不严、监督失责等名目搪塞。这个该担责时不担责,该出手时不出手,该虚伪时不虚伪的贵族,居然做出了第三种选择:手刃。当着众军士和妹妹、外甥的面,亲手刺死葛尔丹,并割下其首级。

一刀下去,身首分离、鲜血淋漓、腥味弥散,确实有气魄、够痛快,大快胸臆。但他分明没有意识到,所有目击者、听闻者,从他的手起刀落里,没有看到一个政治家的宏图远略、仁慈宽厚,没有看到一个真汉子的侠骨柔肠、重情重义,甚至看不到作为一个人的精明甚至恻隐,看到的只是一个莽夫甚至动物式的本能和冲动。

作为皇储候选人的机会已经被他的谎言断送了,他的这一刀砍向了他与康熙之间的最后的维系,和康熙对他最后的期望。父子之间的天然亲情,也被他的这一刀砍出重创。可以确定,康熙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想起自己的爱女蓝齐儿,并为之深深自责和哀怜的时候,一定会坚定地认定胤禔就是造成他们父女之间感情隔阂的罪魁祸首。

所以,当胤禔兴冲冲地提着葛尔丹的首级,向康熙报告战功的时候,康熙首先说了一句:“你怎么能亲手杀他,最起码应该让他自杀啊!”这句话充满了失望和责备,可惜胤禔没有体会出父亲的深意。

父亲对他政治才能、心性气度的失望他没有意识到,对于他人性缺失、人格缺陷的哀叹他没有意识到,他继续着他的沾沾自喜,膨胀着他的轻薄、狂妄和欲望,沉浸在君临天下、杀伐由心的春秋大梦之中。

在废太子问题上频进谗言,在查抄太子府、清算旧账、圈禁太子的时候行动积极,首当其冲。甚至,在废太子生死问题上,他向康熙表忠心:“孩儿愿替父亲行万难之事”。表面上他似乎觉得皇储之位已经触手可及、非他莫属了,但实质上,他在这个时刻的一切积极与活跃,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割裂父子之情的最后一口利刃,他的绝境和坟墓,也逐渐成型。

作为一个帝王,康熙当然希望他的江山永固、天下升平,他的皇族血脉开枝散叶,绵延繁盛;作为一个父亲或者长辈,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孙手足情深、和睦相处?谁愿意看到“停尸不顾,兄弟束甲”,骨肉相残的悲剧上演?更何况康熙是一个以多子多福自诩自傲的君王,他不可能让这样冷酷的人登上权力的巅峰,更不可能容忍这样一个蛇蝎心肠、豺狼行径的人做他的儿子。

在废太子生死问题上,他向康熙表忠心:“孩儿愿替父亲行万难之事”,暗示愿意去亲自杀了废太子。听到这话,无法猜度康熙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在观众听来,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字字如惊雷、字字如利刃,夺人心魄,寒人骨髓啊。也许正在他表忠的时候,康熙滴血的心中已经默默拟好了圣旨:剥夺一切尊荣和爵位,圈禁宗人府。雍正可以为了皇位顺利传承、皇权稳固平定毒杀弘时,但康熙面对这个豺狼心性的儿子,依然没有杀他,这也或许这是胤禔最恰当的归宿。

本来是“不以成败论英雄”,一个人的成败,有“时也、命也、运也”的种种造就,倘若这个人自身过得硬,那么即使他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成功,或者身败名裂,在人们的心目中依然会敬重他,认定他是英雄。而对于胤禔,不该想的他想了,这还不过分。但他做了太多不该做的,逾越了太多不该挑战的底线。他失败了,他也不是英雄,因着他的贪婪、愚蠢、冷酷,将其命名为“第一猪头”,算是给他留点面子,且褒扬一下他的智力吧。


版权声明:影视评论:谁才是《康熙王朝》里的第一“猪头”?由观点与视角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