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M哥郭聪明PK《失眠症》,这俩人PK起来你觉得谁赢呢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甲:这个曲艺的形式嘛是非常简单,乙:哎,对。甲:曲艺的特点嘛就是短小精悍,乙:是啊。甲:一段儿嘛是一段儿的内容,乙:嗯。甲:一场啊是一个形式,乙:哎。甲:我们这场形式更简单,乙:相声嘛。甲:两个人往这一站嘛就说起来。乙:诶。甲:可是相声虽然是两个人哪,但是观众主要听,那还得是听我。乙:嗯,我呢?甲:你呀?乙:啊。甲:你只不过是聋子的耳朵—乙:这话怎么讲啊?甲:配的。乙:配.你说这叫什么话哪(nei4)?甲:诶,捧哏的嘛!乙:相声嘛!对口相声啊!我是捧的,你是逗的,这场相声好坏咱们俩人都有责任哪!甲:你有什么责任?乙:有.有什么责任?甲:主要责任在我这儿!我站这儿滔滔不断,老得说。捧哏的有什么?往旁边一站,鞥(eng)、哎、嗻、是、唉呦、哦、嗨,最末一句“别挨骂了”,他就下台鞠躬,这就算他胜利的完成任务。乙:你这个谈法我不同意,甲:嗯?乙:不错,我们这个捧哏的经常说这句“别挨骂了”,可是这是旧的表演手法呀,现在不实用了。甲:(很瞧不起的嘲笑)现在你不实用,你有什么新的东西?啊?你有什么新词儿?乙:哎呀!甲:你可不就别挨骂了嘛!且.(又接着笑了起来)乙:你呀!你把这个艺术啊,太看轻了,我告诉你,咱们这场相声啊就好比一只船,我就是那掌舵的,你呀就是那(nei4)拨船的,我让你往那(nen3)么走你就往那(nen3)么走,没我这掌舵的,你打转悠去吧你!嘿嘿甲:哦?乙:你哪懂这个。甲:您这个例子举的很恰当,乙:啊。甲:您说咱们两个人说相声吧,就好比就一只船,乙:哎!对了(liao)!甲:我这逗哏的好比是拨船的,乙:是啊。甲:你这捧哏的嘛好比是掌舵的,乙:哎,这话对。甲:那么你说是掌舵的主要,还是拨船的主要呢?乙:那当然是掌舵的主要啊!甲:我不是这样认为,乙:啊。甲:我认为是拨船的主要。乙:没有的话,那还是掌舵的主要。甲:哦?乙:我告诉你掌舵的这个主啊,得有丰富的经验,换句话说我们这个捧哏的得有高度的艺术修养,你懂这个吗?(甲又一次很瞧不起的嘲笑乙)外行你这,你懂.甲:您.您还艺术修养哪?乙:怎么着?甲:啊?乙:啊。甲:成天介鞥(eng)、哎、嗻、是、别挨骂了,还艺术修养?乙:啊。甲:要讲艺术修养的话,得说逗哏的。乙:我也不是不会逗啊!甲:是啊,乙:啊。甲:你一学(xiao2)不是也学(xiao2)逗吗?乙:还是啊!甲:可是为什么他又捧了呢?就因为这个逗哏的要求条件儿高,他学(xiao2)了好几年,不够这个条件儿,你说怎么办呢?让他改行,买耗子药去,怪对不住他的,得了,就把他列入到捧哏吧,凡是捧哏的全是不够材料的。乙:怎么着?捧哏的都不够材料?甲:对了!乙:哎呀!这么说老先生话你都忘啦!甲:老先生说什么来着?乙:(很轻蔑的一笑)嘿!咱7a64e78988e69d8331333238653962们那(nei4)个老祖先教导你那话你都忘记了。甲:说什么?乙:三分逗啊,七分捧,我占七成,你才占三成。你看你,这话你都忘记了你呀!甲:哪(nei3)位老先生说的我全不同意,乙:嗯。甲:要按比重来说呀,乙:啊。甲:我这逗哏的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乙:那我这捧哏的哪?甲:也就占百分之零点一,弱。乙:还弱!甲:捧哏的我告诉你除去蒸馏水,没嘛儿,什么也没有。乙:你要这(zen4)么说的话我占百分之百,甲:啊?乙:你连点儿蒸馏水都没有。甲:你看你,说话你着急干嘛?乙:我也没有着急吗?本来你说的这我不同意。甲:也难说呀,乙:啊。甲:你得说捧哏的重要。乙:为什么?甲:因为你就会捧哏,你不会逗哏。乙:谁说我不会.你先等一会儿,甲:啊?乙:我告诉你,不会逗哏他就捧不了哏,没有逗哏的基础他捧不了!甲:我由认识你那(nei4)天也没看见你逗过哏哪?你多咱逗过?乙:你这个说话呀,太不结合实际啦!甲:怎么?乙:以前,过去的事儿咱不谈,就拿前二年在中国大戏院、天津我逗过没有?啊?你想一想?甲:前两年是吧?乙:啊啊!甲:嗯,对对对,对,你要不提我还真忘了。乙:完了!甲:对,逗过一次。乙:切!(很不屑的口气)甲:再者说您逗那(nei4)哏也不露脸哪?乙:哪(nei3)点儿显眼啦?甲:就那(nei4)天那(na4)惨状您没记着?乙:什么惨状你可以揭露,你说说。甲:好嘛!乙:怎么啦?甲:就上次他逗那(nei4)哏哪?乙:啊。甲:刚往那(nei4)逗哏的地方一站,当时脸就白了,嘴唇也青啦,浑身直哆嗦,就跟踩电门上一样。观众这时候看着可难受了,你说走吧?还等着听下一场;不走吧?看着他别扭。观众也有主意,全到外边去凉快去了,我们这个园子里甚至没人了。也别说,再前两排坐着两位,这两位啊,据说是.啊.这个失眠症啊,神经衰弱,大夫给的这个安眠药片儿,一顿他吃三十多片全睡不着觉,那(nei4)天他这么一逗哏,那位那儿呵,“呵呵呵”(学打呼噜)打上呼噜了。催眠的相声,这叫什么艺术?啊?乙:你这话也太夸张了。甲:这一点儿不夸张啊?乙:太夸张了你。甲:实事嘛!乙:这么办,咱也甭催眠不催眠,咱俩换个个儿,我逗你捧,咱俩换个个儿。甲:多怎换?乙:现在咱就换哪!甲:你站这逗来?乙:哎!我逗你来捧。甲:诶!别介!乙:你也学习学习。甲:别介!别介!别介!乙:啊?怎.怎么啦?甲:好嘛!乙:怎么啦?甲:待会儿你往这一站各位全走啦!乙:啊,敢!甲:啊?乙:敢!咱们哪!也别多说,甲:啊?乙:咱俩换个个,我逗你捧。甲:今天非逗不可?乙:干嘛非逗啊?这是叫你学习学习,我逗你捧。甲:哦!行,你来!乙:咱俩换个个儿。(甲乙交换位置)甲:看你逗,呵呵乙:这!(咳嗽一声清清嗓子)甲:诶!你逗可是逗啊,乙:啊。甲:你逗这段儿可得把观众说乐了。乙:说不乐那叫什么相声啊?甲:诶,对了!乙:啊。甲:可是说这段得有内容啊!乙:当然有内容啊,甲:嗯嗯。乙:啊,当然有内容啊!甲:对,可得说那个对口儿的。乙:吔!咱俩人说相声嘛,回来我把你搁在那了,甲:对对对。乙:两个人嘛!不对口相声。甲:诶,你一句我一句的,可是让我话说多了也不行,知道吗?乙:现在你这话就不少啦!甲:行,逗吧。乙:啊?甲:逗吧。乙:开始啦?甲:开始。乙:(一拍醒木)辛苦您哪!甲:(漫不经心的表情)嗯。乙:昨天那,我到您家啦!甲:哎。乙:我“啪啪”这(zen4)么一打门哪,由门里头出来一人,甲:嗻。乙:我一看哪,不是外人,是你媳妇儿我大嫂子。甲:是。乙:我问你呀,说你没在家,甲:哦。乙:那(nen4)么.我呀!我就走了。甲:嗻。乙:不,我呀!走了!甲:你走吧。乙:(推甲)你也活动活动吧!找凉快地方儿去凉快凉快,过过风儿你。甲:不不不!乙:啊?甲:这个捧哏的可不就这个吗?捧哏就是鞥(eng)、哎、嗻、是、别挨骂了,这这、除去这个没别的.乙:怎么这?捧哏就这个?甲:啊。乙:你可太轻视捧哏的啦!捧哏的往这儿这(zen4)么一站哪!很重要啊!甲:哦?乙:哎!他得聚精会神哪!全神贯注,俩眼得时刻盯住逗哏的,根据逗哏的叙述故事起、承、转、合,配合感情啊!虽然说捧哏的话不多,但是得要起到画龙点睛作用,你懂这个吗?我要给你这(zen4)么样(ya4)儿捧啊!我的同志!你也逗不乐各位呀!甲:我不信哪,乙:啊?甲:那还是你没能耐,你的艺术不高啊!乙:要是高哪?甲:高啊!告诉你我要是逗哏,还甭说有个活人站这儿给我捧,就旁边儿这儿给我立棵电线杆子,我全能把观众说乐喽!信吗?乙:你这话可太狂啦?甲:一点儿也不狂。乙:我比那电线杆子怎么样?甲:你干嘛比呀?你就是电线杆子!你还比什么劲儿。乙:好嘞,这(zen4)么办,你逗我捧,我也按照你那样儿的捧法,甲:你给我捧。乙:我看看你这个乐打哪来?甲:你瞧着,嘿!乙:我先问问你,甲:啊?乙:你换哪一段那?甲:还这段。乙:原词儿不动?甲:当然啦!乙:哎?这可新鲜,来!(甲乙再次交换位置)大概你比我能耐许大。甲:辛苦!乙:(漫不经心的表情)哎。甲:昨天那,我到您家啦!乙:嗯。甲:到您家这(zen4)么一打门那,乙:哎。甲:解门里头出来一人,乙:是。甲:我一瞧可不是外人,乙:嗯。甲:是你媳妇儿我大嫂子。乙:嗻。甲:问你说你没在家,乙:诶(第2声)。甲:我就走了,乙:别挨骂了。(扭过身子往后台走)甲:我就拐了弯儿.哎哎哎哎哎.(急忙追过去拉住乙)乙:(甲乙二人拉扯成一团)怎么拉拉扯扯的?你怎么拉拉扯扯的?(乙:不不不.)不是你撒开,(乙:不不.)你有话说话,(乙:不不.)你拉拉扯扯的怎么意思?甲:不是,你.你上哪去?乙:我上.我完成任务啦!我上哪去?甲:完成任务啦?乙:啊,别挨骂一说出来那就算完成任务啦!(有转过身来往后台走)甲:诶!回来!回来!回来!(又过去拉住乙)乙:你这怎么意思你?甲:不不,乙:啊?甲:你.你先等一等,乙:啊,怎么啦?甲:不是,你走了我怎么办?啊?乙:我.我管你干嘛呀?我就会这句“别挨骂”,只要一出口按就算完了嘛!甲:不行!不行!乙:嗯?怎么了?甲:你完了不行,我这还没完哪!好嘛!乙:那怎么办哪?甲:我这儿逗哏那!你虽然就会一句“别挨骂了”,你不能得(dei3)那儿那说啊!你让各位听一听,啊?我这说没两句儿,他站旁边儿“别挨骂了”,你下去了,啊?行吗这个?乙:不是,我就会那(nei4)一句“别挨骂了”,那么您说怎么办呢?甲:我接茬儿逗,你接茬儿捧,来!乙:我接茬儿捧还是那(nei4)一句“别挨骂了”。甲:我告诉你,你不是就会这(zen4)么一句吗?乙:啊。甲:你也不能老用这句,把这句啊搁在那个最末后,乙:哦!甲:知道吗?乙:老说这句“别挨骂了”不行?甲:那当然了!乙:哦。甲:他反正你跟我这话呀,起码他得和的来,我说上句儿你得有下句儿,我就能把观众说乐喽!信吗?乙:哦,我得回答的像话,甲:诶!乙:别净说那(nei4)个“别挨骂啦”?甲:诶,对!乙:啊,行行,行了,诶诶,好。甲:啊,我就走了,乙:哎,你走就走吧。甲:我就拐了弯儿了,乙:你看,这就有个下句儿了,甲:哎。乙:拐弯儿拐弯儿吧。甲:诶,对。我就碰见你爸爸了!..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M哥郭聪明PK《失眠症》,这俩人PK起来你觉得谁赢呢》由二次元亮亮提供,总时长02:24,版权归二次元亮亮所有,希望您对《M哥郭聪明PK《失眠症》,这俩人PK起来你觉得谁赢呢》喜欢,如对《M哥郭聪明PK《失眠症》,这俩人PK起来你觉得谁赢呢》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But now I'm sitting here thinking I messed the whole thing up,up,up,up 但现在我就坐在这里想着我把这一切都搞乱、乱、乱、乱了 Been a fool(fool),girl I know(know) 我以前是个傻瓜,女孩,我

学习上的小偷最可耻追问什么啊. 本来那个就可以上网搜的,老师都给的嘛。而且很多人都是上网搜的啊,我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嘛!,甲 这个曲艺的形式嘛,是非常简单。  乙 哎,对。  甲 曲艺的特点嘛,就是短小精焊。  乙 是啊。  甲 一段儿嘛,是一段儿的内容:一场啊,是一个形式。  乙 哎。  甲 我们这场形式更简单了。  乙 相声嘛。  甲 两个人往这儿一站,就说起来。  乙 哎。  甲 相声虽然是两个人呢,但是观众主要听,那还得是听我。  乙 哦?我呢?  甲 你呀?你只不过是聋子的耳朵——  乙 这话怎么讲啊?  甲 配搭儿。  乙 你这叫什么话呢?  甲 捧哏的嘛。  乙 相声嘛!对口相声啊,我是捧的,你是逗的。这场相声好坏,咱俩人都有责任。  甲 你有什么责任?  乙 有什么责任?  甲 主要责任在我这儿。我站这儿滔滔不断,老得说。捧哏的有什么?往旁边儿一站,“吭啊唉是,哎哟,噢嘿”,最末一句“别挨骂了”,他就下台鞠躬,这就算他胜利地完成任务。  乙 你这个谈法我不同意。  甲 哦?  乙 不错。我们这个捧哏的经常说这句“别挨骂啦!”可这是旧的表演手法呀,现在不适用了。  甲 嘿,现在不适用?你有什么新的东西?啊?你有什么新词儿?  乙 哎呀。  甲 你可不就“别挨骂了”吗?真是。  乙 你呀,你把这个艺术啊,看太轻啦。我告诉你,咱们这场相声啊,就好比一只船,我就是那掌舵的;你呀,就是那拨船的。我让你往哪儿走,你就往哪儿走!没我这掌舵的,  你打转悠去吧,你呀!你哪儿懂这个呀?  甲 好,您这个例子举的很恰当。您说咱们两个人说相声吧,就好比是一只船。  乙 哎,对喽!  甲 我这逗哏的好比是拨船的。  乙 是啊。  甲 你这捧哏的呢,好比是掌舵的。  乙 哎,这话对呀。  甲 那么你说是掌舵的主要,还是拨船的主要呢?  乙 那当然是掌舵的主要啦。  甲 我不是这样认为。我认为是拨船的主要。  乙 没有的话。那还是掌舵的主要。我告诉你,掌舵的这个主儿啊,得有丰富的经验。换句话说:我们这捧哏的,得有高度的艺术修养,你懂这个吗?真是!外行你是!  甲 您还艺术修养呢?  乙 怎么着?  甲 啊?成天的“吭啊、这是、别挨骂啦”,还艺术修养呢?要讲艺术修养的话,得说逗哏的。  乙 我也不是不会啊?  甲 是啊,你一学不也学逗啦。  乙 还是啊。  甲 可是为什么他又捧了呢?就因为这个逗哏的要求条件高。他学了好几年,不够这个条件儿,你说怎么办呢?让他改行?卖耗子药去?怪对不住他的。得了,就把他列入到捧哏吧。凡是捧哏的,全是不够材料的。  乙 怎么着?捧哏的都不够材料?  甲 对喽。  乙 哎呀!这一说,老先生的话,你都忘啦。  甲 老先生说什么来着?  乙 咱们那个老祖先教导你的话,你都忘记了。  甲 说什么?  乙 “三分逗,七分捧”——我占七层,你才占三层。这话你都忘记了,你呀!  甲 哪位老先生说的?我全不同意。要按比重来说呀,我这逗哏的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乙 那我这捧哏的呢?  甲 你这占百分之零点儿一,弱!  乙 还弱?  甲 捧哏的?我告诉你,除了蒸馏水,没嘛。什么也没有!  乙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占百分之百!你连点儿蒸馏水都没有。  甲 说话你着急干吗?  乙 我也没有着急嘛。本来你说的这个我不同意。  甲 也难说呀,你得说捧哏的重要。  乙 为什么?  甲 因为你就会捧哏,你不会逗哏。  乙 谁说我不会的?你先等一会儿。我告诉你,不会逗哏,他就捧不了哏,没有逗哏的基础,他捧不了。  甲 我由认识你的那天,也没看你逗过眼呢?你多咱逗过?  乙 你这个说话呀,太不切合实际了。  甲 怎么?  乙 以前,过去的事儿咱不谈。就拿前二年,在中国大戏院,天津,我逗过没有?啊?你想一想!  甲 前两年是吧?  乙 啊。  甲 对,对对!你要不提我还真忘了。是逗过一次。再者说,您逗那哏也不露脸呢!  乙 哎?哪点现眼啦?  甲 就那天那惨状您没记着?  乙 什么惨状你可以揭露,你说说。  甲 好嘛。  乙 你说说。  甲 就上次他逗那哏呢,刚往那逗哏的地方一站,当时脸就白了。嘴唇儿也青了。浑身直哆嗦,就跟踩电门上一样。观众这时候看着可难受了,你说走吧?还等着听下一场。不走吧?看着他别扭。观众也有主意,全到外边去凉快去了,我们这个园子里甚至没人了。也别说,在前两排坐着两位,这两位据说是……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330333031这个失眠症啊,神经衰弱,大夫给的这个安眠药片儿,一顿他吃三十多片儿全睡不着觉,那天他这么一逗哏,那位“呼……”打上呼噜了,这催眠的相声!这叫什么艺术?  乙 你这话也太夸张了。  甲 一点儿不夸张啊。  乙 太夸张啦。  甲 实事嘛。  乙 这么办,咱也甭催眠不催眠。咱俩换个儿——我逗,你捧。咱俩换个。  甲 多咱换?  乙 现在咱们就换呢。  甲 你站这儿逗来?  乙 我逗,你来捧。  甲 哎!别介。  乙 你也学习、学习。  甲 您别介,别介!  乙 怎么啦?  甲 呆会你往这儿一站,各位全走啦。  乙 敢,敢!咱们哪,也别多说。咱俩换个儿——我逗,你捧。  甲 今天非逗不可?  乙 干吗非逗啊?这是叫你学习学习。我逗你捧。  甲 哦!行!你来。  乙 咱俩换个。  甲 哎,你逗可是逗啊,你逗这段儿可得把观众说乐了。  乙 说不乐那叫什么相声啊?  甲 哎,对喽。可是……说这段得有内容啊。  乙 当然有内容啊!  甲 对,可得说那个对口儿的。  乙 呀?咱们俩人说相声吗?回头我把你搁到那儿啦?对不对?两个人嘛,不对口相声啊?  甲 你一句儿我一句儿。可是让我话说多了也不行。知道吗?  乙 现在你这话就不少啦。  甲 逗吧!逗吧。  乙 开始啦?  甲 开始。  乙 辛苦您哪!  甲 嗯!  乙 昨天呢,我到您家啦。  甲 哎。  乙 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由门里头出来一个人。  甲 瞧。  乙 我一看呢,不是外人,是你媳妇儿,我大嫂子啊。  甲 是。  乙 我问你呀,说你没在家。  甲 哦。  乙 那么,我呀,我就走啦!  甲 这。  乙 不!我呀,走啦!  甲 你走吧。  乙 你也活动活动吧!找凉快地方去凉快凉快,过过风儿。  甲 这捧哏可不就这个嘛,捧哏就是“嗯、啊、这是、别挨骂啦”,除去这个你有啥?  乙 怎么着?捧哏就这个?你可太轻视捧哏的啦?捧哏的往这儿这么一站呢,很重要啊。哎,他得聚精会神哪,全神贯注,俩眼得时刻盯住逗哏的,根据逗哏的叙述故事,起、承、转、合,配合感情啊。虽然说捧哏的话不多,但是得要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你懂这个吗?我要给你这么样的捧啊,我的同志啊,你也逗不乐各位呀!  甲 我不信呢。那还是你没能耐啊。你的艺术不高啊。  乙 要是高呢?  甲 高啊,告诉你:我要是逗哏,还甭说有个活人站这儿给我捧,就旁边这儿给我立棵电线杆子,我全能把观众说乐啦!信吗?  乙 你这话可太狂啦。  甲 一点儿也不狂。  乙 我比那电线杆子怎么样?  甲 你干吗比呀?你就是电线杆子啊。你还比什么劲儿?  乙 好啦,这么办!你逗我捧,我也按照你那样的捧法。  甲 你给我捧。  乙 我看看你那个乐儿从哪儿来。  甲 你瞧着。嘿。  乙 我先问问你,你换哪一段哪?  甲 还这段。  乙 原词儿不动?  甲 当然了。  乙 这可新鲜。来呀?  甲 来。  乙 大概你比我能力许大。  甲 辛苦。  乙 哎。  甲 咋天呢,我到您家了。  乙 喔。  甲 到您家这么一打门呢,  乙 唉。  甲 从里边出来一人。  乙 是。  甲 我一瞧:可不是外人。  乙 哼!  甲 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乙 哦。  甲 问你,说你没在家。  乙 哎。  甲 我可就走了。  乙 别挨骂啦。(乙鞠躬下台)  甲 我就拐了弯儿……  乙 你怎么拉我来了?你有话说话,你拉拉扯扯干吗?怎么意思?  甲 不是,你上哪儿去呀?  乙 我上……我完成任务啦。我上哪儿去呀?  甲 完成任务啦?  乙 “别挨骂啦”一说出来,那就算完成任务啦。  甲 回来。  乙 你这怎么意思啊?  甲 不,你先等一等!  乙 怎么啦?  甲 你走了,我怎么办?  乙 啊,我管你干吗呀?我就会这句“别挨骂了”,只要一出口,那就算完了嘛。  甲 不行!不行,你完了不行!我这儿还没完呢。好嘛!  乙 那怎么办呢?  甲 我这儿逗哏呢,你虽然就会一句“别挨骂了”,你不能在哪儿哪儿说呀。你让各位听一听,我这儿说没两句儿,他站旁边儿一句“别挨骂啦!”你下去啦?啊?行吗这个?  乙 我就会那一句“别挨骂啦”!那么你说怎么办呢?  甲 我接茬逗,你接茬捧。  乙 我接茬捧,还是那一句“别挨骂啦”。  甲 我告诉你,你不是就会这么一句嘛,你也不能老用这句,把这句呀,搁在那个最末后。  乙 哦。  甲 知道吗?  乙 老说这句“别挨骂啦”不行?  甲 那当然啦。他反正……你这个跟我这话起码得合得来。我说上句你得有下句儿,我就能把观众说乐啦。信吗?  乙 哦,我得回答的像话。  甲 哎。  乙 别净说那个“别挨骂啦”?  甲 哎,对。  乙 行,行行。哎,好!  甲 我就走啦。  乙 哎,你走就走吧。  甲 我就拐了弯儿啦。  乙 哎,这就有了下句儿啦。拐弯儿拐弯儿吧。  甲 哎,对。我就碰见你爸爸了。  乙 不能!  甲 不?  乙 不能。  甲 怎么?  乙 死啦。  甲 你爸爸死啦?  乙 死喽!  甲 那……是啊,死了我也碰见啦。  乙 怎么?碰见死尸啦?  甲 不,我不是现在碰见的!  乙 多咱碰见的?  甲 我是在两个月以前碰见的。  乙 啊,俩多月?  甲 对喽。  乙 我爸爸死一百天啦。  甲 今儿整百天吗?  乙 可不!早晨起我上坟去来着。我记得清楚着呢。  甲 噢,那大概我看错啦。我碰见的不是你爸爸。  乙 谁呀?  甲 你大爷。  乙 我大爷?  甲 对。  乙 哦,我说的呢,大高个儿?  甲 哎。  乙 细高挑儿,俩小眼睛。  甲 对对对。  乙 坐哪儿哪冲盹儿。  甲 啊。  乙 会弹两下子琵琶。  甲 对对。  乙 那是我大爷?  甲 对对。  乙 就是他?嘿嘿……我爸爸行大。  甲 唉!  乙 哎。  甲 你爸爸行大?  乙 哎,我爸爸行大。  甲 没大爷?  乙 没有?  甲 那你怎么说这么热闹啊?又……小眼睛,会弹琵琶,那是谁呀?  乙 那是常宝霆他大爷。  甲 那大概是你叔叔。  乙 我爸爸哥儿一个。  甲 你舅舅?  乙 我妈妈娘家没人。  甲 你岳父?  乙 没有。  甲 你姑夫。  乙 没有。我哪儿有姑夫啊。  甲 你姨夫。  乙 哎,没有。  甲 啊,对!你干老儿。  乙 嗨!没事儿我认那玩艺儿干吗?哎呀,没有啊。  甲 噢,大概是你哥哥。  乙 没有!  甲 你有。  乙 没有。  甲 你……你说有。  乙 什么叫说有啊?没有。  甲 哎呀,那不行啊,你们家反正得有人哪。  乙 我们家三亲六故,大大小小全没有了。我这不养一个黄雀,前天还飞啦。实在是没办法。  甲 哎,这可不像话!这……这叫什么事儿啊?啊?我碰见谁没谁?  乙 你看那怎么办呢?那个?  甲 那不行啊,你得想办法给我拆兑一个。  乙 我哪儿给你拆兑去呀?我给你拆兑?你不有能耐嘛!你能耐大呀?各位都听你的,你说呀!  甲 我……我有能耐碰上谁没谁也不行啊。是不是啊?  乙 怎么啦?  甲 怎么啦?你得顺着我说呀。你捧哏的嘛。我说碰见谁啦,哎!你就得说“有”,那才叫捧哏的呢,知道吗?  乙 啊,得顺着你。  甲 哎。  乙 这人脸皮够多厚啊。  甲 你只要顺着我说,嘿,我就能把观众说乐啦。  乙 啊,非得顺着你说。  甲 对。  乙 哎,行行行,你说你碰见谁了吧?  甲 我碰见你兄弟啦!有兄弟没有?  乙 有。  甲 啊,对!碰见你兄弟啦。  乙 你碰见我兄弟?你可得说的上来呀,我兄弟怎么个外表,什么模样,怎么个打扮儿,穿着什么,多大岁数,你得说对啦。  甲 这个……碰见不就完了吗?  乙 哎!那不像话,什么叫完了呀?你得说对啦。  甲 啊,当然了,既然我碰见我就知道。  乙 你先说他什么模样?怎么个外表。  甲 你兄弟这模样哎,这模样我知道啊。  乙 你说说。  甲 你兄弟这模样……你兄弟是吧?  乙 哎。  甲 对,对。他是长方脸儿。  乙 谁呀?  甲 不,不。那个圆方脸儿。  乙 啊?  甲 那个长圆儿。  乙 这是怎么长的?这是。  甲 不是,他……你兄弟他,反正他这脸膛我记得。  乙 哎。  甲 他是黑黪黪……  乙 啊?  甲 哎,不!白净子……那个蓝不叽的、那个绿不叽的、黄不叽的那样。  乙 哎呀,我兄弟没事儿坐那儿净变颜色。你想准了说,到底什么色儿?  甲 你兄弟,他是这个……你兄弟他反正有麻子。  乙 谁呀?  甲 可没长着啊!没长着。  乙 没有啊?  甲 没长着。  乙 没长着你说它干吗?  甲 他有那个……  乙 有哪个?  甲 那个……有痦子。  乙 哪儿长着呢?  甲 痦子啊?就……哎!  乙 你留神那眼珠子,别再捅啦!  甲 反正就在这溜儿。  乙 你画地图来啦?  甲 你兄弟他这模样啊,他……对啦!他有脑袋。  乙 哎嘿!有满街跑腔子的吗?  甲 废话!他前边走,我看的他后影儿,看个偏脸儿,我知道什么模样?  乙 噢,没看见前脸儿?  甲 哎!  乙 那你说我兄弟穿什么衣裳?  甲 穿着一拷纱皮猴儿。  乙 啊?  甲 有拿拷纱做皮猴儿的吗?  乙 谁说的?像话吗?拷纱做皮猴啊?  甲 穿着这么一个拷纱大褂儿。  乙 啊?  甲 可也不是大褂儿。知道吗?就跟拷纱一样啊,它这个……那个色儿是那样的。他穿这么一个,也不是大褂儿,短的,跟夏威夷差不多……那什么西装……不!那天穿着中山服,样子啊,像那个……他披着一毛巾被。喔,对啦,对对对!他没穿衣裳。  乙 啊?  甲 不不!我在澡堂子碰见的。  乙 嗬!  甲 澡堂子,他正洗着呢。  乙 没的说,在澡堂子碰上的。  甲 澡堂子啊。  乙 这寸劲儿啊。  甲 对、对、对!没错!  乙 我兄弟多大岁数啊?  甲 岁数啊?七十多岁。  乙 谁呀?  甲 那个……旁边儿那个老头儿七十多岁。  乙 我问那老头干吗呀?我问我兄弟。  甲 你兄弟呀?你兄弟二十七,那个……不,三十八。  乙 你呀,别胡说八道啦。我还真有个兄弟,你呀,碰不见!  甲 我怎么碰不见?  乙 我兄弟今天才八个月。他不会走道儿,你上哪儿碰去呀?  甲 哎,这可就不对啦?  乙 怎么不对呀?  甲 既然你兄弟不会走道儿,你让我碰见干吗?  乙 谁让你碰见的?我让你碰见的?  甲 哎!这人?  乙 你乐意碰的。  甲 这不对呀。  乙 怎么不对呀?  甲 不是!你兄弟不会走道儿,你让我碰见,你还问我什么模样?  乙 我没让你碰见呢?  甲 你……你这成心谲人呢?啊?  乙 怎么成心满人呢?  甲 有你这么捧哏的吗?  乙 怎么捧哏啊?  甲 头一回,我……我说没几句儿,你来个“别挨骂啦”。我碰见谁又没谁?好容易碰见你兄弟了,又不会走道儿。你说我怎么逗啊?照你这样捧哏,你说我这逗哏的活得了活不  了?啊?  乙 噢,你活不了?有你这么样轻视我的吗?你这么样轻视我,我活的了吗?你说,当着上千上万的人,刚才你说我——“聋子耳朵,配搭儿”。许你这么说话吗?你自己不加考虑,啊?你刚才说怎么着?你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我连点儿蒸馏水都没有,这像话吗?啊?我告诉你,我最恼你这一句——你说我是电线杆子。这电线杆子是木头,拿我当木头?许你这么说话吗?真是!  甲 那不是跟你闹着玩儿嘛。  乙 有这么闹着玩儿的吗?我跟你闹吗?  甲 我告诉你又不闹啦。你这人不识逗。我告诉你,我要知道您这样,以后咱别闹啊。  乙 是啊,以后啊?以前咱们也没闹过。不许这么样闹。  甲 再者说了,说两句笑话儿能把您的艺术成就给降低了吗?  乙 那当然是不能。  甲 要论艺术来说,他们谁比的了您呢?  乙 这……也不能这么说。  甲 您可以说是炉火纯青啊!  乙 不敢,不敢。  甲 自成一家。具体来说:您的语音清脆、口齿伶俐、表演生动、捧逗俱佳。您,是一个说学逗唱天所不好,全才的相声演员。  乙 哎呀,你可太棒我啦。  甲 哎,不!这还不是捧您。嗬,我们全国相声演员谁不尊重您哪。  乙 这话对,这话对。  甲 您是相声界的权威。  乙 嘿嘿,也不敢。  甲 您是相声泰斗。  乙 嚯嚯嚯!  甲 幽默大师。  乙 哪里哪里。  甲 滑稽大王。  乙 太捧我啦!  甲 现在您的水平就这么高啊。  乙 是是。  甲 您要再很好地肯定了优点、克服缺点、努力学习、发扬您艺术独特的风格,甭多啦!  乙 啊。  甲 再有三年,  乙 怎么样哪?  甲 您就赶上我啦。  乙 噢!我还不如他呀?,这天,老友小刘告诉我最近出了款可以自动回复短信的手机,我正好要换手机了,便买了一部。手机到手后,我立即就开始设置自动回复:朋友636f7079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30333034一般都是发些搞笑的段子,就自动回复成“哈哈”;女朋友一般爱问“在哪儿呢”就回复“在路上”吧;还有李科长常常会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就给他回复“没问题”了。  果然刚刚设置好,朋友的段子就发了过来,我开启自动回复功能,“哈哈”便发了出去。不出所料,女朋友和科长的短信也接踵而至,全让我自动回复了。凭着自己的小聪明既省事又省心,我洋洋自得了起来。  这天,去上班时我一时疏忽,手机开着忘在家里了。刚到单位,便碰见李科长了。李科长笑嘻嘻走上前,握住我的手:“小张,没想到你这么爽快,够朋友!”我满头雾水,不解地问:“科长怎么了?”“嗨,都是这房子的事。我东挪西借还差一万块钱,便试着给你发个短信借借,想不到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科长笑着说。我这才想起自己把给科长的回复都设置成“没问题”了,只得暗自叫苦。  下班回家,在路上遇见小刘了。他急匆匆把我喊住了:“小张,你怎么搞的。你女朋友的自行车让人偷了,到处找不到你。打你电话也不接,给你发短信你居然还有心思‘哈哈’笑!”我脑子嗡了一声,糟糕,短信惹祸了,也顾不得向他解释,赶紧赶去女友家负荆请罪。  女友开门看到我慌慌张张的样子,没好气地说:“你不是‘在路上’吗?怎么来了?从上午给你发短信一直到下午,你都是‘在路上’,也不知你究竟在哪条路上!”  我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好听的相声我是在 惠天听书相声网 下载的,文件太大,发邮件不方便,我这一辈子!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