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老板睡得正香,却被白明叫醒看到了这一幕,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事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老板睡得正香,却被白明叫醒看到了这一幕,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事》由一只爱看剧的猫提供,总时长01:29,版权归一只爱看剧的猫所有,希望您对《老板睡得正香,却被白明叫醒看到了这一幕,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事》喜欢,如对《老板睡得正香,却被白明叫醒看到了这一幕,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事》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宠妻成瘾,霸道机长请离婚 第149章 宋天杨,放过我好不好接下来的日子,过得除了平静只剩下平静。慕千雪每天都会准时上下班,宋天杨也是准时上下班,甚至,他会主动接她送她,但两人之间的交流,除了相敬如宾便是无尽冗长的沉默。她不大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或者说,她不大想跟他说话。纵然他每日精力旺盛,总是缠着她每晚的要,甚至在半梦半醒间将她折腾到无法安然入睡,她依然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说什么好呢?说她爱他,还是不爱他了呢?不如不说。晶晶有时候会数落她,说她太过计较了,说三少既然能低头跟她说那三声对不起,就已经足够重视她了。可慕千雪还是觉得心头空落落的,她要的不是他的一声声对不起,只是那一份可以安然入睡的承诺。可惜,就算是他真的给得起她承诺,她好像也不太敢相信了。她也觉得自己有些矛盾,感觉像是不知足似的,在别人眼中,她无限风光,嫁的好,生活好,工作好,一切都好。可是,最让她觉得不好的地方,别人却一点也看不到。是她的要求太多了么?也许是的,以前,她只想要小雨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可现在,她也想要属于自己的幸福…凌云航空,总经理办公室。站在窗前,宋天杨全身沐浴在柔和的晨光之中,居高临下地俯瞰着窗外城市的喧嚣繁华。马路上有川流不息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群看上去就如一只只黑色的小虫,在一片热闹中,缓缓的向前…迷离的视线似穿透了那些人流,在那拥挤的世界寻找着失落的什么,宋天杨自问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性子,可这几天,他觉得自己快要憋坏了。他素来性子暴燥,可在慕千雪的面前,他所有的怒气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全都被卸掉,反弹,一点都起不了作用。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作用是什么,可一想到她就算是在他身下婉转承欢都不肯多说一句话的样子,他的心就绞着疼。有时候,他为了故意让她释放出来,会做得特别重,特别狠。只有那样的时候,她才会挨不住抱着他轻轻地哭,就算是看着她哭,也至少能听到她的声音,也好过那样无滋无味地欢好。脑子里木木的,心里燥燥的,很想抽根烟提提神,可想到她讨厌自己满嘴的烟草味道,他却下意识地没有去碰。都不知道自己在介意什么,明明那样自傲的一个人,在遇到慕千雪之后,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以前的自己了。这样的转变是好是坏他说不清楚,但那感觉,他没法形容了…负手而立,高大伟岸的身影压在透明的玻璃窗是,倒映出来的人影模样却带着形销骨立的冷。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他,却没办法让自己不变成这样。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因为在乎那个女人?因为喜欢那个女人?想到这里,宋天杨的脑海猛然划过一丝心惊胆颤,颤得他手指都开始抖,他喜欢上她了么?喜欢那只小刺猬?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疼!办公室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这几天他的脾气极大,除了程力和霍乔婷,几乎没有人敢推门进来。他抿着嘴拉成一条线,淡淡地哼了一声进来。门,应声而开。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程力的声音也低低地在他背后响起:“宋总,这个…是您的东西吧?“什么?宋天杨没有转身,只是借着光影能看到程力手里托着个不小的纸箱子。“快递,网购的东西。“不是我的。他素来不网购,也不可能会有这种东西。闻声,程力一噎,上面都写着宋总的名字,怎么可能不是宋总的东西?不过,要说宋总网购这应该也是少,他要什么大多都是专门定做的,这种网购还是同城快递的,程力也很好奇是什么。“很早就寄到了公司,您也没问,我不确定是不是您的东西就一直放在我那里。琢磨了一下,他换了个说法,还提醒道:“货到付款的!似是被这四个字刺激了一下神经,宋天杨回过神来,脑子里突然想到了某个点,难道是…“哪里寄来的?“北区,同城快递!北区?路晶晶那间小公寓好像就是在北区,应该是没错了。宋天杨脸上浮出一丝难以言喻的无奈感,终于转过身来,认真地对程力道:“用了多少钱?你去填个报销单,我签字。“没关系的,也没多少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用了他几千块,不过,在老板的面前,这点钱都舍不得怎么行?“总不能让你自己替我出钱。原本说那没多少钱的话也是客套,索性老板这么直接,程力也没有再推辞,只是,老板刚才是说了替我出钱吧!哎!这么说这东西真的是宋总要的?可是,什么东西值得宋总‘兴师动众’网购一场啊?程力心里痒痒的,很好奇,可还是规规矩矩将箱子放到了宋天杨的桌上,松手前,他还小心地掂了一下,东西不是很重,但是很贵。宋天杨坐在宽大的老板椅里,视线落在那快递包装的箱子上,上面填写的字体绢秀,寄件人那里果然是:一晶你就笑。修长的指无意识地点着那些字,宋天杨脑子里又回放起那日她用慕千雪的电脑拍下这些东西的画面。可以想象得到这些东西穿在慕千雪身上的效果,可惜,来的太晚了。现在恐怕他是用求用哄用骗用吵她也不会配合自己了吧!燥郁的感觉更盛,宋天杨搁在箱子上的手猛地一收。看得不远处的程力心都缩了起来,生怕他一时怒大直接将箱子砸自己脑门上。眼角的余光似是这时才瞥见办公室里程力,宋天杨眉头微微一颤,不甚愉悦道:“还有事?程力面有难色:“要不,我晚一点再来找您说?当然有事,没事他会选这种时候进来么?谁不知道这几天宋总又到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生理期’,大家都是能免则免,他自然也不例外。可惜,他是宋总的‘特别助理’,他不找喷谁找喷,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用了,说吧!大掌一动,将桌上的快递箱扫到地上,宋天杨复又恢复了那幅生人勿近的表情。“其它的都可以放一放,只有杜机长那件事,拖不得了。那样大的事故,居然有惊无险地过去了,而且宋天杨还趁机利用股市的拉动又谈回了几笔以前合作方一直在摇摆不定的大工程。程力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事实证明他的眼光也很独到,宋天杨确实有能力,值得他誓死追随。“不是说明天的飞机么?从一开始他就算到了这一天,一直不动声色不是因为他被琐事烦恼,而是还不到要动真刀真枪的时候。杜宏宇明天下午三点半的飞机回来,这个消息,他昨晚上就知道了,只是,杜家的人防备得太深,所以到现在杜玲宇都没给他与杜宏宇通话的机会,该问的事情他也还是一句也没有问。那件事,他迟早要问的,之所以没有直接飞到国外去找杜宏宇是因为放心不下慕千雪一个人在国内。那只小刺猬,也不知道是什么属性的,最近桃花旺得让他头疼。以前有赵奕辰和杜宏宇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惹上了夏波清…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自己过不了夏波清这一关,他和慕千雪之间迟早还得出事,一想到这里,头更疼了!真想把那只小刺猬捆在家里不让出门,真想啊!“是明天的飞机,但杜总通知所有董事明天下午四点半。杜宏宇三半点的飞机,四点半这个时间掐的这么好,用意已经很明显了。程力想了想,又把最紧要的一件事说了:“宋总,咱们的支持率不高。在凌云航空,一笔能写出两个字来:一个宋,一个杜。虽然明面上大家都知道搭上了凌云两个字,就一定是宋家的产业,可公司内部却很清楚,杜副总与宋家早就有了嫌隙,闹独立也是迟早的事。更何况,宋董事长这几年根本就没有管过凌云航空的大小事务,杜副总把持大权已久,要他交出实权来,恐怕不易。所以,杜宏宇入董事会是小,能不能接下公司的的大权才是重点。虽说杜宏宇这几年对公司未有建树,但杜胜与杜玲宇却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就凭这两大支持,再加上杜胜手中与宋建仁相差无几的股权,要‘谋朝篡位’也是分分钟的事。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一半是因为宋家与杜家交情匪浅,还有一半应该是忌惮凌云集团的实力。可话要说回来,凌云航空是小,凌云集团可是跨国性的大集团,杜胜在公司里这么闹分裂,不可能总部一点也不知道,可宋董事长却一直放任杜胜的野心不管,这一点也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有人说,杜胜之所以这么猖狂,是因为手中握有宋家的秘密,至于这个秘密是什么,那就只有杜宋两家的长辈们知道了。所以,程力说的这个支持率,指的是公司中支持宋天杨和支持杜胜的两拨人。明明是说着这么重要的事,可宋天杨还是有几分心不在焉,只懒懒地问了一句:“几比几?“十比五。“…”十比五,三分之二的人都倒戈了么?看来,杜胜对公司的渗透已经很严重了,若一直坐视不理的话,恐怕以后想理也理不了了。“宋总,要不然…”内敛的黑眸微微一暗,宋天杨并不打算听程力把话说完,只幽幽地问了一句:“午餐你一般都在哪里吃?去员工食堂么?程力微微一愣,还是老实地回答:“不怎么去。毕竟是高管,去员工食堂总会有人盯着他,程力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宁可每天订快餐也很少去员工食堂里吃东西。“今天去一下吧!说着,宋天杨语气微顿,眸色里流光溢彩:“要是有人过来跟你套近乎,打听你老板我的情况,就说我最近心情不好,任何人提的任何‘合情合理’的要求我都不会答应。他刻意咬重了那个合情合理四个字,程力心神一凛,马上点头:“好的。关于这个老板最近心情不好的问题,这根本就是事实嘛!所以,对程力来说,这个任务十分轻松就能完成,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异议。不过,他倒是猜不出来宋天杨让他放这个消息的理由。不过,程力是绝对相信宋天杨的能力的,无论过程多么艰难,这个‘从龙之功’他应该是跑不掉了。“对了,你和婷婷关系如何?宋天杨似是不经意,程力却全身一僵。“…”“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问程力任何问题,都不如这个难以回答,他和霍乔婷什么关系?现在应该叫【炮】友比较贴切么?可无论怎么犹豫,程力犹豫的只是如何形容比较合适,并不是打算隐瞒什么。只有瞒得住的事情才值得隐瞒,瞒不住的还有什么瞒的必要呢?想了想,只有一个答案比较合适:“初恋*。“…”这个答案,轮到宋天杨僵了。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头,程力腼腆地红了脸:“宋总,您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谁的年少不轻狂?又或者说,谁年轻的时候没爱错过一个人?第一次抱着霍乔婷在他老旧公寓的木g翻滚的时候,他也曾以为世上最幸福的男人莫过于他,可如今想想,实在是不提也罢。“你小子本事不小啊!在宋天杨的印象中,霍乔婷是个人际关系很复杂的女孩子,她也有那种过人的手腕,能在各种男人中游刃有余,她实际交过的男朋友并不..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