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武汉理发师自创发型走红,全国各地谢顶人士慕名而来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我就是理发的,对于你这样的问题,只能帮你随便修整下,免费拉直的话得看老板的意思了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武汉理发师自创发型走红,全国各地谢顶人士慕名而来》由武汉广电掌上武汉提供,总时长01:18,版权归武汉广电掌上武汉所有,希望您对《武汉理发师自创发型走红,全国各地谢顶人士慕名而来》喜欢,如对《武汉理发师自创发型走红,全国各地谢顶人士慕名而来》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中南那有⒉家发源地.其中有家是起航店. 里面的⒌号发型师(技术总监)跟店长都可以. 缺陷:要能有充足的时间去那减头.因为太暴满了.每次都要排队等.特别是这⒉个人

其实,我认为做头发要有认识的发型师最好,去标榜,发源地,枫叶红这些店都不划算,因为有一位认识的朋友曾告诉过我,像这样一些美发店都是加盟形式的,什么意思呢?就是只有你有钱,有好地段门面,就可以加盟也就是打他的名号,然后做头发的药水啊,什么的,都从他那儿进,发型师是要老板自己请的,所以.我试过王府井的标榜,还有王府井对面的好形象(据说和发源地属同一家哦)只有一次在好形象做的头发朋友们说还比较漂亮(那次还只是做的一次性的发型,因为要参加婚礼的缘故啦)第二次我去烫头发说是做活动,一烫,一染有98元的,有153元的,有180元的等等(具体金额记不太清楚)然后我就选了一个比较适中的价位的来做,结果,我要求染的是紫褐色,当时染出来我就觉得没有一点紫色的感觉,也有问过发型师,但她仍然说有紫色,我想可能是光线缘故,没有太在意.结果回去给朋友们弦耀时,朋友们却说肯定染错颜色了,根本就没有一点紫色吗?至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那些地方做头啦,现在有时去群光旁边的发源地,是因为一个熟人发型师,手艺确实不错,我问他为什么会从皇剪出来,他说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就讲究这个名字,所以来到发源地.因此,我个人认为选择一个好的发型师比在一个有名气的发型店做头要好得多哦,其实你我都一样,并不是说找熟人可以打多少折,或者便宜多少这样,只要他有真正的手艺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的是效果,而不是要别人知道在哪里做的头发,对吗!希望,你也能找到一个好的发型师哦!标榜地址:武汉市江汉区中山大道888号王府井百货二楼东北角发源地:中南KFC对面路口进去那家发源地不错。还有楼上的那个人,是什么鸟人呀,说这种话,一点素质都没有,是湖北人就轰他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两位武汉发型师的战疫故事

【武汉战疫·一线见闻】

4月8日上午10点,武汉市硚口区越秀财富中心商场“MSUTREE渼树美发沙龙”老板周朝辉与员工完成店内消毒,并在店门口备好消杀用品后,开始了一天的营业。

这是这家理发店复工的第5天。市民进入商场前,商场工作人员会要求出示“绿码”,并做一次消毒、测温;顾客进入理发店前,门口的专职员工还会再给他们进行一次消毒。

“为防止店内人员聚集,理发店采取顾客手机预约形式;店内理发师全程佩戴口罩,围布、剪刀等用具使用前都会喷洒酒精,店里每隔一小时还会进行整体消毒。”周朝辉说。

有时门店里人比较多,店员会让后来顾客在店外有间隔地排队。因为担心大家等候时着急,周朝辉会主动上前向大家致歉。“顾客们都非常理解,认为这样做是对大家健康负责。这也让我们复工更有热情了。”

因为疫情管控需要,1月下旬武汉这座城市按下“暂停键”,周朝辉的理发店也暂时歇业。回顾过去的两个多月里,周朝辉身上的关键词除了这几天的“复工复产”外,还有就是“公益理发”。

时间倒回到2月14日。周朝辉收到了一位好友转发的同济医院招募理发师志愿者的消息,恰好那段时间他也关注到很多逆行的医护人员,因为工作需要理成“战疫头”。“自己作为一名理发师,很希望为这些一线逆行者做些事情。”于是,周朝辉与店里另一位发型师周海文填写了报名申请。

他们坦言,疫情期间第一次出门为大家理发,就是服务同济医院一线医护人员,这让他们难免有些紧张。但在这次交流中,医护人员围绕病毒传播方式、防护注意事项等,给他们做了细致讲解,这让他们的心态平稳了许多。

“当天剪发的很多是90后、95后护士,她们穿上防护服时是白衣战士,脱下之后就像邻家的小妹妹。”这次经历给周朝辉、周海文带来很大触动,也让他们更深刻地感受到一线医护人员的大爱仁心。

他们把这次经历分享到朋友圈后,主动联系提出剪发需求的人和单位越来越多。除医疗系统外,他们还为公安民警、邮政部门、新闻媒体、社区工作人员等疫情一线群体提供理发服务。

“比上班时还要忙,排都排不过来。我们每次出门都会戴手套、口罩,穿上防护服,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服务对象。”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每天早上7点多出门,一天内经常要去几个不同的单位,有时还要跑遍武汉三镇。剪头最多的一次,是为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民警理发,从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一天下来总共给127个人理了发。

在周海文看来,人们平时到理发店剪发的日常需求,在疫情期间却成了一种奢侈。因此,他们在给人理发前,都会提前询问对方需求,是剪短还是留长。“虽然是疫情期间,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会尽量满足不同人对发型的要求。”周海文说。

说到剪发场地,他们常常用“五花八门”来形容。因为担心封闭房间交叉感染,剪发时会尽量选在通风场所。“有一次到福建援鄂医疗队住地剪发,因为场地条件限制,最终选在酒店楼顶的天台上;还有一次给社区志愿者理发的间隙,在路边碰见一位将自己头发剪得参差不齐的快递员小哥,他直接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我们帮他完成了发型‘拯救’。”

“每天‘流动’剪发不能携带镜子、座椅,这些只能让对方协助提供。有时一些女生头发很长,座椅不像是理发店里的可调整升降,我们需要蹲或半跪在地上剪发。”对于周朝辉、周海文来说,在这段早出晚归的逆行经历中,劳累、辛苦是真的,但温暖、感动、收获也是真的,剪完头发对方道一声“谢谢”,都能抵得过所有的苦与累。

“现在,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复工复产后生活逐渐步入正轨,我们会继续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这座深爱的城市。”周朝辉说。(记者 李政葳 季春红 蔡琳 剪辑:李政葳)

版权声明:两位武汉发型师的战疫故事由央广网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