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王云说刘大脑袋要给自己买彩貂,大脚听了很高兴,还说了这样的话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活人(相声)甲:你帮我出出主意看,我怎样才能迅速暴富起来呢?乙:这个问题嘛,这还不简单?甲:很简单?你说说看。乙:你带上一个大麻袋,然后朝银行的方向走去。甲:怎么?你叫我去抢银行?乙:哪里哪里,抢什么银行呢?亏你说得出口。你是光明正大地大摇大摆地走进银行,然后取钱。甲:没听懂。你说详细点看看。乙:你带上一个大麻袋,同时别忘了带上存折,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银行,你在营业柜台上将存折上的存款全部取出来装满你的大麻袋,然后你背起这个大麻袋从银行里面走出来。这样你就万事大吉了。这就是你迅速暴富的全过程。甲:还是没听懂,我好象还越听越糊涂了。乙:我问你,你是不是想迅速暴富起来?甲:是啊。乙:你有了一大麻袋的钞票了,这还不算暴富?甲:可是,可是我去取钱还要用存折?乙:这你可就说得新鲜了,你到银行去取钱可以不用存折?甲:那我用谁的存折呢?乙:你这话可就说得更新鲜了。你需要一笔巨款,要到银行去取,你在这里问我该用谁的存折?甲:那你的意思是说要用我自己的存折喽?乙:你这不是废话吗?不用你自己的存折,难道你要用我的存折不成?甲:究竟是你在说废话还是我在说废话?噢,我自己已经有了一笔巨款的存折了,我还来向你讨教该如何迅速暴富?我拿着一个金饭碗来向一个饿汉讨饭吃来了是吧?乙:弄了半天原来你没有这样的存折呀?那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来了呢?怎么?你想空手套白狼?甲:看来靠你是靠不住的,我还是自己想办法。乙:你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了吗?甲:我是这样想象,要是我体内能超额长出一些内脏器官来那就好了啦,比方说我能长出两个心、三个肺、四个肝、五个胃、六个肾、七套肠子那就好了啦。乙:我也没听懂,你长出一肚子的肝呀肺呀什么的,这跟你迅速暴富又有什么关系呢?甲:你怎么这么不开窍?我不就可以将那些多余的内脏器官掏出去高价出售了吗?我瞬间就变成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乙:你的胃口小了点。甲:不在于体积的大小,而在于数量的多少。要是我有九个胃的话,那我不就可以将那多余的八个胃掏出去高价转让了吗?乙:你没弄懂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就满足于做千万富翁?甲:怎么?你要叫我做亿万富翁?乙:你可以采用一种更好的方式,能赚到更多的钱。甲:什么更好的方式?乙:你可以将你的心肺等器官出租嘛。甲:我将我的五脏六腑出租?乙:对,租期是一百年,你百年以后不就成为了一名超级亿万富翁了吗?甲: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噢,我了以后再去做一名超级亿万富翁?乙:谁说你了?万一你能长寿呢?甲:万一?可是“百年以后”这个说法就是的意思,它有这个固定的含义。乙:这倒也是,这倒也是,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那我这样说吧:你一百零五年以后一定能成为一名超级亿万富翁。甲:可是万一我不能长寿呢?那我不是白租给人家了吗?简直就是白送。白送不如出租,不过要出租的话我顶多租他个十年。乙:你以为你还能活十年吗?你以为你这就不是白送吗?甲:怎么?我连十年的寿命都没有了?乙:你将体内的资源都掏出去了,你这条生命还能维持下去吗?甲:我掏出去的是多余的资源嘛。乙:你哪来多余的资源?你有两个心三个肺?你有四个肝五个胃?你有六个肾七套肠子?你做美梦吧你。甲:我是在做美梦不假,不过我体内毕竟有两个肺两个肾嘛。乙:你想怎样?甲:我可以将其中的一个肺一个肾掏出去嘛,同时我还可以将我的半个心、半块肝、半它胃、半边肠子一并掏了出去。虽然身体是要受点伤害,但这只是暂时的嘛,等我赚得盆满钵满以后,我再尽量多购进一些身体内的必需品,那时我不就能恢复我的身体健康了吗?我是钱也有了,身体也好起来了。我不就人财两得了吗?乙:你怎么不说一箭双雕呢?甲:也可以这么说。乙:也可以这么说?告诉你,这话是对人家而言的;而对你来说则是人财两空。你知道铜卖多少钱一斤吗?甲:铜?这跟铜又有什么关系呢?乙:你是在贱卖自己的内脏。人家会以收购铜的价格来收购你的内脏。那么你的内脏就是铜的了,你是铜心、铜肺、铜肝、铜胃、铜肾、铜肠。总之,你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散发出一股铜臭味。甲:谁不爱钱呢?难道你不爱吗?乙:我也不能说不爱。不过我行事的原则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再怎么想赚钱也不能将赚钱的主意打到你的五脏六腑上面去呀,就象一个国家,再怎么想赚钱也不能将赚钱的主意打到国家的资源、矿产和青山绿水上面去呀。甲:可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不通过特殊途径我能迅速暴富起来吗?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能一切以暴富为中心。乙:笑话,你能真正的暴富起来吗?你这是桩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你知道动物的内脏卖多少钱一斤吗?甲:动物的内脏?你,你什么意思?乙:人家会以收购动物内脏的价格来收购你的内脏。那么你的内脏就成了动物的内脏了。你是狼心、狗肺、猪肝、牛胃、猫肾、羊肠。总之,你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散发出一股腥臭味。甲:我成了大杂烩了?你是做厨师做惯了是吧?三句不离本行。乙:不是我要宰你,而是人家要宰你。甲:宰我?要杀我?你有没有搞错?我和人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生意往来。你不要说得那么危言耸听好不好?乙:你想想看,人家要掏你体内的资源,这与要你的命还有多大的距离?莫说你不能真正地暴富起来,就算你能真正地暴富起来,你还有机会去享受你的暴富吗?你得到的钱再多不就如同废纸一样吗?甲:这么说起来掏内脏的办法是行不通的喽?不掏内脏了,那我将身体的外部组织出租行吗?乙:你要租你的手脚呀?甲:我租一只手一条腿给人家总算可以吧?乙:可不可以你自己会有体会的。不过你身上有两样东西你要是租给人家的话,会闹出笑话来的。甲:哪两样东西?闹出什么笑话?乙:你要是将脑袋租给人家的话,那你就不能再用这脑袋替你自己着想了,你只能替人家着想。在出租期间,你甚至会用你这脑袋替人家出谋划策来算计你自己。甲:还有这等荒唐事?那另一样东西呢?乙:另一样东西就是你的嘴,当然这也是你脑袋当中的一个局部。如果你将嘴巴租给人家的话,那你就不能再用这嘴替你自己说话了,你只能替人家说话。在出租期间,你甚至会用你这张嘴替人家来骂你自己的娘,骂你自己的祖宗。甲:骂就骂哩,反正租期一满就不再骂了嘛。乙:你这说的是人话吗?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对得起你的祖先吗?甲:等租期满了以后我再反过来骂对方不是一样吗?那时我再狠狠地骂他,我不就能将功补过、立功赎罪了吗?乙:你这样的人也有罪的概念?甲:怎么?我就没有罪的概念?我犯什么罪了吗?我杀人了吗?我抢劫了吗?我偷盗了吗?我强奸了吗?我聚赌了吗?我贩毒了吗?乙:你虽然没用手脚直接去做这些事,但你却替人家出谋划策让人家做了这些事。你属于用语言犯罪,而非用肢体犯罪。可是你要知道,用语言犯罪也是一种犯罪,甚至是更严重的犯罪。甲:看来你是一个正派人,我想你应该是不会去犯罪的吧?那我将我的脑袋和嘴巴租给你怎么样?乙:你看看你看看,他见缝插针地推销起他的货物来了。你是一个脑残,形象地说,你是一个猪脑壳,我租你的脑袋又有何用?至于你的嘴巴,你知道它是如何说话的吗?甲:是如何说的?乙:它说起话来如同痴人说梦。甲:它都具体说了些什么?乙:你问我?你还是去问问你的嘴巴吧。你说说看,我租你的嘴巴又有何益处?租过来帮我吃饭是吗?我只有一个肚子,我用得着要那么多嘴巴吃饭吗?甲: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各吃各的。这跟你有几个肚子又有什么关系呢?乙:你是装糊涂是吧?既然你将嘴巴租给我了,那你吃的饭就只能装进我的肚子。你还能往你自己的肚子里送?你这是犯规!你违反规则,小心我告你。甲:可是这个规则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合理的基础上的。你竟然丧心病狂地要租别人的嘴巴,你要饿别人呀?你缺德不缺德呀?乙:诶,话可不能这样说呀。这可是你自愿的。我强迫你租了吗?这是你自己在租赁合同上签了字的。甲:可是你预先就知道,你租别人的嘴巴这对别人意味着什么。你这实际上等于是变相的谋杀。乙:我拿刀了吗?我拿枪了吗?我杀你了吗?甲:可是你这种间接地杀人比起你直接用刀用枪杀人要更为隐蔽、更为阴毒。乙:这你又能怪谁呢?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一条亡之路。甲:就因为我在租赁合同上签了字?乙:如果你不是财迷心窍的话,你又怎么会跟人家签订这样的合同呢?这个合同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上的。甲:看来我是没有发财的命喽?那我还有没有其它的途径可走呢?乙:怎么?你还没放弃暴富的念头呀?甲: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追求,我能放弃吗?乙:既然这样,那我告诉你一个发大财的捷径吧。你也不要再去想什么八个肺呀、五个心呀、七块肝呀、三套肠子呀之类的了。我说干脆在你的体内直接长出钞票来。甲:你这不又是在开玩笑吧?身体里面还能长出钞票来?我可是还从来没听说过。乙:这世上的事无奇不有,说不定这样的奇迹就能发生在你的身上。甲: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那我请你的客,你想吃什么你尽管点。乙:你先别忙请客,让我来慢慢跟你说。随着你体内钞票不断地增加,结果把你的肚子胀得越来越大,把你的胸脯鼓得越来越高,你就这样成为了一个超级大胖子。看着你那罕见的肥大的身躯,真的是俨然一个世界顶级的超级大富豪。甲:什么俨然,难道我还不是吗?乙: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你生长出来的钞票只能作为储蓄而存在你的体内。甲:那我这存的是什么钱呢?乙:你存的是钱,一不能用来买饭菜,二不能用来买衣服,三不能用来房子,四不能用来买火车票。吃穿住行,哪一项都派不上用场。当然喽,人存钱这很正常。甲:怎么?你竟然说我是一个人?乙:你还活着?那活人存钱这就不正常了。人了,他的钱也就了,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是人活着却让钱了,这个活人就有问题了,而且问题还不小。甲:你说来说去说了半天,你终于让我听出眉目来了,原来你的意思是说我存的是钱。乙:什么终于让你听出眉目来了,我转弯抹角了吗?我说得还不明确吗?别看你储蓄的都是钱,当你跟别人较劲时,你拍拍自己的胸脯,大声地吼道:“老子就是有钱!另一方面,别看你储蓄的都是钱,你同样..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王云说刘大脑袋要给自己买彩貂,大脚听了很高兴,还说了这样的话》由来呀咬我啊提供,总时长01:10,版权归来呀咬我啊所有,希望您对《王云说刘大脑袋要给自己买彩貂,大脚听了很高兴,还说了这样的话》喜欢,如对《王云说刘大脑袋要给自己买彩貂,大脚听了很高兴,还说了这样的话》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宠必威是来英特威宠物疫苗进口到中国的中文名,他是从英特自威Nobivac系列产品的英文而来,主要是因为现在国家要求注册的产品必须要2113有中文名才行。英特威的四个疫苗5261分别取了以下的中文名:犬二联-宠必4102威 幼犬保犬四1653联-宠必威 优免康犬钩端螺旋体苗-宠必威 乐必妥犬猫狂犬苗-宠必威 锐必威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王云一定要跟刘大脑袋回山庄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广坤去找皮长山,说他这个主任是彻底给拿下了,而要不是他在袁书记面前说了不少好话,可能连小学老师的位置都保不住了,皮长山听了赶紧去学校上课。谢兰希望广坤帮忙再多说说话,可广坤却说皮长山这次下来是好事,就他当主任的期间脾气都长了,要再往上升,可能就跟谢兰离婚了。

王云一定要跟刘大脑袋回山庄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刘大脑袋本来就是骗王云,不想让王云去,于是偷偷给李副总打电话,让她真找一帮人去山庄闹事,而王云则打电话问宋晓峰说山庄是不是出事了,宋晓峰否认了,王云明白了,刘大脑袋这是骗她的。

李副总让瓶底儿去找几个人来闹事,可瓶底儿就没认识几个人,此时另外一个保安前来说真来一群人说来要钱闹事的,此时李副总才知道是真来人闹事,还有点兴奋,看来是不要找人了,于是赶紧去安抚那些前来闹事的人。

老徐也去照顾王大拿的生意,宽慰他这也算是老有所乐。王云一直说刘大脑袋欺骗她,此时李副总打电话催刘大脑袋赶紧回来,山庄真出大事了,挂掉电话的刘大脑袋数落王云不能总听宋晓峰瞎说。李副总也给王大拿打了电话,山庄来了一大帮人,刘大脑袋还没回来,她不知该怎么处理,王大拿一听马上要上山庄去看看,老徐决定跟着去。

宋晓峰一个个安抚,并承诺明天十二点之前能还钱,把大家都给打发走了,李副总出来发现大家都回去了,不知要怎么办,刘大脑袋马上就回来了,还想让宋晓峰再找人来闹事。广坤媳妇听说皮长山被拿下来了情绪十分激动,指责广坤不早点去找关系帮忙,可广坤就认为皮长山下来好,这样跟谢兰才会好好的,媳妇指出广坤就是小心眼。

刘大脑袋没想到闹事的事还是真的,宋晓峰说刘大脑袋料事如神,而他还答应明天中午还那些钱,只是三十多万,要怎么还,此时老徐陪着王大拿来了,问起这事是什么时候的事,其实这事一直以来就有,只是每次刘大脑袋都在给压下来了,但今天是他刚好不在,主要是王云想生孩子,而他不愿检查,于是让李副总骗说山庄出事了,可没想到山庄是真出事了,王大拿说刘大脑袋这是推托,就是身体真有问题不能生就领养一个。

刘能急急忙忙找老徐说山庄出事的事,其实这事老徐是知道的,老徐还知道刘能不是为山庄着急,而是为刘大脑袋着急。王云将她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刘大脑袋,刘能在门口听到,没想到刘大脑袋混成这样,现在进去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还是回家想办法怎么帮帮刘大脑袋。刘大脑袋想着山庄要是有新资金注入,兴许还能经营,王云知道刘大脑袋的心思,只是他的年纪也大了,劝他还是别操那份心了。

王木生今天十分兴奋,因为二期酒店就要完工了,到时再选个良辰吉日就可以开业了。刘大脑袋找王大拿和杨晓燕商量山庄的事,得想想办法怎么重新启动山庄,提出能不能从王木生那边挤点钱出来。大脚建议村里的人捐点钱,王云知道大家的心意,只是山庄需要很多钱,捐的钱只是杯水车薪。

版权声明:王云一定要跟刘大脑袋回山庄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由木意昔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