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以后将没有雾霾?美国发明蓝色胶囊,能强力吸收雾霾?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视频简介

1.解析:用铁皮做罐头盒,每张铁皮可制作盒身15个,或制作盒底42个,说明每个盒身占每张铁皮的1/15,每个盒底占每张铁皮的/42。假设做了x个盒身,由于正好制成整套罐头盒,说明盒底为2x。因此1/15x+1/42*2x=108。自己计算结果。2.解析:假设小明答对了x道,那么说明每有回答或者答错了30-x道。小明答对的越多则分数越高,由于题目要求一元一次方程,那么就不可以列不等式,假设小明答对x道时,小明得分为90分。由题目得:4x-(30-x)=90。自己计算结果。备注:如果不限此题,答案为分数时,需采用进一法(即只要有零头都需进一)3.解析:假设工厂每月生产x件该产品时,两种方案所获得的利润一样。由题意可得:x(1-0.55-0.05)-20=x(1-0.55-0.1)结果自己计算。4.解析:(1)假设第三次降价后的价格占原价的x。由题意可得,2.5*(1-30%)(1-30%)(1-30%)=x结果自己计算。(2)设每件商品价格为x。原价全部销售时,总销售额为100x。新方案销售时,总销售额为10*2.5x(1-30%)+40*2.5x(1-30%)(1-30%)+50*2.5x(1-30%)(1-30%)(1-30%)由于成本相同,销售额大的,则利润高。自己计算具体数值。5.解析:(将原计划出发时间推迟了20min,小亮只好以15km/h的速度前进,结果比规定的时间早4min到达B地,说明途中可以节省24分钟)设A、B两地间的距离为x千米。由题意可得:x/15+(20+4)/60=x/12。自己计算结果。6.解析:一项工程,甲工程队独做40天可以完成,乙工程队单独做80天可以完成,说明甲每天可以完成工程的1/40,乙每天可以完成工程的1/80。假设甲工作了x天,则乙工作了(x-10)天。由题意可得:1/40*x+1/80*(x-10)=1自己计算结果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以后将没有雾霾?美国发明蓝色胶囊,能强力吸收雾霾?》由创一黑科提供,总时长01:29,版权归创一黑科所有,希望您对《以后将没有雾霾?美国发明蓝色胶囊,能强力吸收雾霾?》喜欢,如对《以后将没有雾霾?美国发明蓝色胶囊,能强力吸收雾霾?》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整天妄想 猜想 根本没有这机器效率不断提高,但却同时产生了很多的负面—温室效应,雾霾,反复能源争夺战,

雾霾的危害具体有多大?这在科学界其实并没有确切的定论。柴静在片中引用了前卫生部长陈竺的研究,认为每年因空气污染而早死的中国人约有50万(其实陈的原文是35-50万)。但是这只是很粗略的估计,由于缺乏更详细的研究数据,我们很难知道这样的结论可靠度究竟有多少。在整个科学界,对于PM2.5危害的研究也才刚刚有所进展。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其实并没有发现大气细颗粒漂浮物对于肺癌有什么关系,2013年,当钟南山宣称空气污染导致肺癌增加的时候,还遭到了方舟子的批驳。直到2013年底,根据几个最新的调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才首次把大气污染物列为一级致癌物。不过,这些调查大多都是在西方国家做出的,而中国的PM2.5浓度往往是这些国家的几倍甚至十几倍。按照Turner等人的研究,每增加10微克/立方米的PM2.5浓度,会导致肺癌死亡率上升15%-27%,按照这个算法,光是大气污染一项,就能导致中国的肺癌死亡率比欧美高出300%以上。但在实际情况中,中国的肺癌死亡率虽然略高,却远未达到如此夸张的程度。所以这些研究中发现的线性关系,能不能简单地拷贝到中国,还是比较有疑问。当然,很多人可能要说,知道PM2.5有害不就好了吗?至于它每年究竟导致10万人还是50万人死亡,有多大意义吗?但这恰恰是在公共决策层面至关重要的一点。如果不把雾霾当做私人恩怨,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为雾霾付出的具体成本大约是多少。因为社会的决策,它不是讲温馨讲情怀讲故事,任何一个社会选择的背后,往往都是冰冷的经济学核算。很少有东西是无本万利的,任何选择都有得有失,我们要讨论的,是它“值不值得”。柴静自己曾在博客里写过一篇关于DDT的故事:当年农药DDT被发明出来,用来消灭蚊虫,减少疟疾。但是1962年,蕾切尔·卡逊发表了著名的《寂静的春天》,指出DDT致癌,并污染环境。《寂静的春天》后来几乎成了环保主义者的圣经,并最终导致了DDT的全面停用。听上去棒极了,但可惜,DDT停用之后,又没有同样有效的药物来对付蚊虫,这使得非洲疟疾的发病率飙升,仅南非的一次疟疾大爆发,就导致了至少10万人的死亡。因为DDT的禁用,到了2000年,世界上至少有3亿疟疾患者,每年导致超过100万人死亡,相当于每天都有“7架坐满儿童的波音747失事”。为此,科学家们开始呼吁重新使用DDT,南非在2003年采纳建议,并迅速把疟疾死亡人数降到50%以下。后来,连世卫组织都开始号召非洲国家重新使用DDT。但此时,已经有大约2000多万人死于疟疾之下。后来著名作家迈克尔·克莱顿曾说,《寂静的春天》一书所杀的人,大概比希特勒还多。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对环保党进行什么非议。把柴静自己曾讲过的这个故事拿出来,无非是想说明,当进行一项公共决策时,我们不能仅仅只是诉诸感情。DDT污染环境好不好?当然不好。但是如果污染环境能够拯救2000万条生命呢?我们这里要问的是“值不值”,而不是“好不好”。所以,光是大骂一样东西“很坏”是不够的。我们至少应该追问三个问题:它“具体有多坏?“有没有更坏的?以及”没有它会不会更坏?雾霾问题也是一样。但凡是个正常人的,恐怕没有谁会喜欢雾霾,谁都知道雾霾对健康不好。但只有定量地做出分析,我们才能搞明白,在公共资源投入上,如何分清轻重缓急。比方说,如果要具体地应对空气对人们的健康影响,我会建议更多地关注吸烟问题。从科学角度来说,吸烟对于健康的影响要远比PM2.5来得明确,在所有的肺癌中,大约60-80%是由于吸烟所引起,而室外大气污染恐怕不到10%。实际上,吸烟也是产生PM2.5的过程,一支烟就能产生浓度相当于633微克/立方米的PM2.5。而中国每年因吸烟而致死的人数,在120万以上。有人说,吸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不能和空气污染相比。但真的是这样吗?中国有88%的人在家里被动吸烟,60%的人在公共场所被动吸烟,30%的人在工作场所被动吸烟。特别是在不吸烟的妇女当中,因为二手烟而患上肺癌的概率,恐怕还要高于大气污染。中国每年有约10万人死于二手烟,光是这一点,就不比燃煤造成大气污染的危害小多少。公共场合禁烟在中国难以彻底贯彻实施可以说,在今天的中国,当你开始担忧孩子的呼吸时,烟草是远比雾霾更严重,也更紧迫的问题。很多人不知道,中国的PM2.5数值在过去的十年中,其实都是逐渐下降的(之所以最近才闹得凶,只不过大家以前不知道而已),但吸烟人数却正好相反,它还在上升,尤其以青少年和女性为甚。然而在媒体宣传上,雾霾却远比控烟要更受重视。从2012年开始,雾霾就是媒体最喜爱的话题之一,查查百度指数就知道,它受关注的程度远高于控烟。诚然,烟草也是政府垄断,且利益牵涉极广的行业,在现实中也很难一下子改变,但在媒体关注度上有如此巨大的差别,这不免会产生一些误导作用。这里并不是说不能关注雾霾,只是说当我们把健康问题和雾霾挂钩起来的时候,最好有一些定量的概念,才能更客观地进行相关的讨论。其次,真正关心公共问题的人应当能够理解,很多事情并不是非白即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像DDT的问题上一样,我们要讨论的并不是DDT是否有危害,而应该是DDT带来的好处是否能够抵消,甚至超过它的危害。这就是所谓的tradeoff,或者叫做利害权衡。我们历来的讨论中太缺乏这种精神,一件事情要不就是百分百的伟大光荣正确,要不就是百分百的十恶不赦。我原本期待《穹顶之下》能够更深入、更客观地来比较在雾霾问题上的各种利弊,但是它似乎在这方面并没有做得太多。在漫天雾霾的同时,北京也是全国人均寿命最高的地区之一在片中,我们反复看到对于环境问题单方面的大幅渲染。柴静把她的女儿关在屋子里,面对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这个城市会伤害我吗?答案是:会。但问题是,它更会在其它方面补偿你。就PM2.5的浓度而言,云南是全国环境第二好的地方,而北京则是倒数第二。然而,北京和云南的人均寿命却恰好倒了个个:北京全国第二长寿,平均寿命80.18岁,云南则倒数第二,平均寿命只有69.54。这就是经济发展,医疗资源的增长带来的好处,它远远地抵消了环境带来的危害。如果我能够选择,我情愿让孩子出生在雾霾蒙蒙的北京,而不是山清水秀的云南。这样,如果运气不是太坏的话,他能陪伴自己的家人多度过十个温馨的年头。而很显然,大批的人跟我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他们顶着雾霾,忍受着高房价,源源不断地从各地向北京涌来,使得北京的总人口在十年内增加了一半。他们是不知道雾霾不好吗?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们做出了自己的tradeoff,他们认为相比于其他好处来说,忍受雾霾的代价是“值得付出”的。我一直希望能看到公众进行比较认真的讨论,即从定量角度来看,雾霾到底值得用多少GDP去“换取”?而不是永远单方面的发泄,要不就不惜一切要发展GDP,要不就不惜一切要环保。在经济学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不惜一切”,或者以无穷大的代价去换取的,我们的决策也应当是两种诉求的平衡。有人说,用健康来换取经济的发展,又有什么意义呢?但问题是,不发展经济,这也是要用健康,甚至生命的代价来换的啊。正如上面说的,经济水平是决定人均寿命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它对于“健康”的影响要远远超出了雾霾的污染值。经济不发达的省份,哪怕再“环保”,你的平均寿命也要比污染大省低。在中国,东部省份平均每个人能比西部多活十几岁。事实上,如果做回归分析的话,各省的PM2.5浓度和人均寿命甚至是正相关的,也就是PM2.5越高的地方,人均寿命反而可能越长。这并不是说PM2.5对健康有好处,而是说在污染高的地方,往往经济也比较发达,它对你健康的“补偿”要大于污染带来的损害。关于中国各省经济和平均寿命的关系,有过一些粗略的分析。有人建立过线性模型,大约认为人均GDP每增长1000元,能换来当地0.3岁的寿命增长。而雾霾造成的健康损失呢?之前有科学家发表论文,认为北方因为供暖烧煤导致平均损失5.5年的寿命,但并未获得广泛认可。最近又有人做了推算,认为PM2.5导致了我国74个城市中的居民平均“减寿”1.48岁。把这两个数联系起来,我们会得出很有意思的结论,就是如果我们能以不超过人均5000元GDP的代价消灭“雾霾”的话,那就是划算的(2014年我国人均GDP约4万5)。而如果我们为了消灭雾霾,导致GDP的损失超过了人均5000元,那从“健康”角度来看,反而得不偿失。因为大量的资源花在了环保上,或许会导致医疗卫生设施的不足,反而导致人均寿命降低。当然,这只是非常粗略的计算,其中的数字和逻辑显然是不严密的。这里只是想说,雾霾治理问题应当是一个经济学上的收益-损失分析问题,而不是工业党和环保小清新们的整天对骂。这里的损失和收益不仅仅只是钱,谈钱也许太俗,我们来谈命。雾霾会导致人早死,这是命。但是,如果为了消除雾霾造成大面积失业,就不会闹出人命了吗?最近《柳叶刀》的精神病学期刊上发表文章,认为失业率是影响自杀的重要因素之一,在63个国家的调查中,每年大约有4万5千人因为失业而自杀。我们愿意以多少命来换多少命?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决策的问题。再比如,雾霾是中国快速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副产物之一,《穹顶之下》里对如今城镇化的规模进行了质疑,但是,中国真的已经过分城镇化了吗?显然是没有嘛。2014年,中国的城镇化率才54.77%,还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城镇化中涉及的也不仅仅是钱,也有大量的人命。20年前,中国农村女性的自杀率之高,一度引得全球瞩目,而随着快速的城镇化,中国妇女的自杀率快速下降,从每十万近30人下降到如今的每十万不到10人,光这一项,每年就挽救了约6500条生命。当我们抱怨城市化带来污染的时候,也把这些人加到天平上吧。还有吗?有的。如今中国每年出生1600万人口,而男女比例竟然达到了惊人的1.17:1,导致未来的“光棍”问题成为热点话题。但在这背后,每年多少女婴还未降生就离开了人世呢?假设正常的男女比例是1.06:1,很容易得出,每年因为“重男轻女”等观念而导致的“被杀女婴”大约有80万之多(“被杀”也包括提前流产等)。这些人的命应该怎么办?慢慢等待观念的改变和风俗的改变吗?也许正如柴静说的那样,我们不应该再等待,不应该再推诿。..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推荐相关阅读:美国发明“蓝色颗粒”,强力吸收二氧化碳,以后再也没有雾霾了?

众所周知,二氧化碳是主要的温室气体,许多城市也因碳排放过量而遭受雾霾侵袭。发展经济必然会排放二氧化碳,而位于美国加州国家实验室的一组工程师,找到了一种办法,能在二氧化碳进入大气之前就将它们“拦截”下来。

这种蓝色的液体里,是一种名为“碳胶囊”的产品。液体里有许多细小蓝色的颗粒,看起来像是蓝色的寿司鱼籽。“鱼籽”的里面,其实是碳酸钠,它们被包裹在一层超薄聚合物里,用来吸收二氧化碳。将这些碳胶囊均匀地放置在大烟囱内部,工厂排出来的二氧化碳,就能被强力吸收啦,最后再把用过的胶囊储存到地下,就能有效达到减排目的了。从这个实验我们可以看到,雪碧里蓝色的“碳胶囊”因为吸收了二氧化碳,逐渐变成了黄色,这样就得到一管没气儿的苏打水了,不过,这东西可喝不得哦。

为了减排,各国一直都在研发相应的碳捕捉技术,只是它们实施起来不仅效率低,成本还很高,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而这种蓝色颗粒采用管道分离法,越细小的粒子越能吸收二氧化碳,因此高效又省钱。其实,除了工厂的烟囱,汽车尾气、城市供暖等都会释放大量的二氧化碳。但由于这种“碳胶囊”会加重汽车重量,不适合安装在汽车上,所以还不能用来解决汽车尾气问题。真希望科学家能研发出更好减排技术啊,不过,小编更希望我们能从自身做起!小伙伴们有什么节能减排的妙招呢?

科技公元,带你了解最创新的技术,最创意的产品。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科技公元!

版权声明:美国发明“蓝色颗粒”,强力吸收二氧化碳,以后再也没有雾霾了?由科技公元V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