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相关视频:泪目!希林娜依•高为淘汰选手唱《喜欢你》未来一定要相见! 【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荷兰凡•高美术馆

荷兰凡·高美术馆举办史上最大型凡·高书信展。凡· 高于1890年离开这个世界,至今已一个多世纪过去了。

基本信息

中文名

荷兰凡?高美术馆

类别

美术

简介

荷兰凡•高美术馆

荷兰凡·高美术馆举办史上最大型凡·高书信展 图书、网站同时推出阿姆斯特丹一家美术馆的整整四层楼面、6册共计2164页的宏伟巨著、免费的iPhone体验,以及一个网站上数以千计的图片——这一切是15年的成果,也是一项特别的计划——向一位生活当中彻底的失败者致敬。这位失败者便是文森特·凡·高。

开放

荷兰凡•高美术馆

在凡·高37岁那年,他走入了前几天刚画过的法国田间,把子弹射入了自己的胸膛。“这是一个关于不切实际的承诺的浪漫故事,”凡·高美术馆馆长Axel Ruger说,“也许是艺术史上最伟大的故事之一。”

10月9日起,在凡·高美术馆的努力下,全世界将首次亲眼见到艺术家留存下来的每幅油画和素描——甚至得以更深入地了解到这些作品是如何创作出来的。此次展览展出了120封信件及数百幅油画和素描。展览的副题是“艺术家有话说”。然而,凡·高不只在诉说,他沉醉于自己的迷思中。在信中,他常显得悲惨、惊恐、自怨自艾,但更多时候,他饶舌、沉思、聪明,乃至兴奋。他情绪化,但不像好莱坞所描绘的那样是个疯子,语无伦次、暴风骤雨般向画布上涂抹浓墨重彩。[1]

展品

荷兰凡•高美术馆

该展览将信件聚在一起,把生动的勾勒图、素描草图和最终完成的油画并置。这些真品脆弱易损,展览结束后将被精心放回原处,只有学者预约,才会偶尔展露真容。

但凡·高美术馆深知,这些作品应永久向更广泛的观众开放。展览开幕的同时,六卷本的《凡·高书信》以荷兰文、法文和英文一起发行,其中囊括了819封艺术家手写的书信——其中大部分是给其弟弟、挚友和资助者提奥的——以及83封写给凡·高的信件。同时还配有凡·高的作品,他在信中涉及的每件印刷品、油画和素描,他所遇见和提到的每位艺术家,他引用(或引错)的图书、诗句和圣经段落,全部都将得到呈现。与展览同时推出的还有一个网站(www.vangoghletters.org),读者可以在网站上浏览每封信件的副本。

书信

荷兰凡•高美术馆

展览开幕后,一张肮脏、折皱的纸片前总是排着长队,这封信是艺术家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草就的。信纸上有六个污点,观众们通过朦胧的灯光,凝视着昏暗的展柜。在网站上,这封信的副本可以被放大,但依然无法解答那个阴魂不散又无法回避的问题:颜料,油墨,还是——血迹?

这封最后的书信以“谢谢你善良的来信和附带的50法郎”开头,却再也没有机会完成。在提奥所称的“可怕的那天”,凡·高带着致命伤,蹒跚地回到栖居的小旅店。其后,这封信在艺术家的尸体上被发现。

而在阿尔时期,他画下著名的《星夜》前不久,在一封写给弟弟的信中,他写道:“我们可以搭乘死亡抵达星星,正如我们搭乘火车抵达塔拉斯孔或鲁昂。”

当博物馆的职员开始信件整理工作时,他们以为要不了五年,结果整理工作持续了15年。其中最艰难的工作是追溯这位热衷于宗教的艺术家经常引用的——有时候是引错的——圣经*。尽管Axel Ruger对于整个计划的专业性非常骄傲,但他似乎更对成果登录iPhone暗暗兴奋。“任何人,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在口袋里装满这些信件,”他说,微笑着,“太酷了。”

人物介绍

简介

荷兰凡•高美术馆

凡•高,1853年3月30日诞生于荷兰克罗特珍杜特小村庄,家中有兄妹六人,父亲是该村教师。凡•高曾做过画店服务员、私立学校的教员、书店的店员和矿区的传教士,最后成为职业画家。1890年7月27日,凡•高走进一片麦田,朝着自己的*开了一*,两天后离开人世。

尼采曾说:“在人世间遭受最深的苦恼、吃过最多痛苦的人才算伟人。”那么凡•高一生与苦恼抗争不懈,而且总是在超越身心最大承受极限之上痛苦地挣扎,为艺术燃烧了自己的一切。这样的一生,无疑是充实和伟大的一生。www.findart.com.cn

如果说“艺术不论在何时何地,都必须要跟时代形成对立状态”的话,那我们就很容易去理解凡•高了,凡•高不仅在艺术实践上与时代形成对立,就是生活上也是如此。

童年经历

童年的凡•高就体现出了强烈的孤独与任性。他不喜欢家里炉火的温暖,而喜欢徘徊在荷兰荒芜的原野间;他对生活的感受是超乎常理的,甚至使家人“感到惊奇和可怕”。比如当他看到黄昏时沉入地平线的太阳,总说这个深红色的太阳是*的;当他看到闪烁在夜空的星星时,却认为晚上比白天还明亮……这还不算,凡•高*以后,作为美术商店的服务人员,看到从年轻画家手中廉价买来的画作,竟以几倍的价钱卖给顾客,他认为是投机取巧,不能忍受。在一位顾客表示要买一幅客厅挂的画时,凡•高立刻顶撞顾客说:“画虽然有好有坏,却没有什么挂客厅、挂餐厅之分。”当客人认为有一幅画稍微大了一些时,凡•高很不客气地大声嚷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根据大小来买画的?”当凡•高成为一名私立学校的临时教员时,经常和校长发生冲突。除了最后从事的绘画,他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一事无成。如他做了四个月的书店店员便开始痴迷宗教并愈来愈虔诚,几乎对所有的工作都失去了热情,整天在笔记本上摘录《圣经》的句子,由于没有机会进入大学的神学院学习,只是在牧师养成所里学了很短的时间,便主动请求到伯雷那琪的煤矿区当传教士。他经常在宿舍点起蜡烛祈祷直至通宵,而白天总是在半睡眠状态下呆呆地坐着,样子很可怕。

传教过程

凡•高也在他传教过程中体会到了人世间的美好,诸如在看到矿工的生活条件恶劣、缺吃少穿并有疾病缠身的情况下,相互之间还非常友善,他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施舍给矿工,甚至把自己的床位借给病人而使自己没有住的地方。凡•高同样也是在传教过程中体会到了人世间隐藏在美好背后的丑恶。那就是凡•高对人民所有的慈善友好的行为都被教会视为过分、过火并不能忍受而对其提起申诉。从这时起,一颗炽热可燃的心灵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凡•高这时对宗教的信仰开始动摇,对*开始怀疑,他发现宗教是富人的宗教,适合于有钱人,而与贫苦人并没有太大的联系。凡•高性格孤僻内向,但内心对生命有火一样的热情。在没有明确是为什么的时候,燃烧生命对于凡•高来说也是最为痛快的事情,因为他明白这会使自己的生命成为横空出世的一道光芒而永存于太空之中。对于个体来说,这可能是一闪即逝的,却太空留痕。这时凡•高醒悟到以宗教解决人间的问题有很大的矛盾并且绝非他本人能够解决的事情,最后他还是选定了绘画,他认为绘画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和远大的抱负,从对美的表现上可以寻求精神上的解脱与安慰。于是“凡•高从眼睛的神色到喉咙的声音都变了”,他开始向自己新开辟的美的世界勇往直前。

凡•高没有一点绘画基础,没有进过美术学院。当受过严格学院派教学训练的画家表哥毛佛劝说凡•高“应该画些石膏素描之类的画”时,凡•高反驳道:“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根本没有画的价值。”并将石膏像砸碎丢到垃圾堆里。所以凡•高刚开始画就把目光投向了穷苦劳作的庶民而非王侯贵族、大富翁和贵夫人等。他说:“我在拼命地画画,画那些雪地里挖人参的女人,这是为了表现农夫的工作状态。我反复不停地画,专画这些本质上现代的人物画,至于希腊时代的人、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或荷兰的古画等等,我都不曾画。”这恰恰使凡•高没有受到任何画家对他的影响,所以才能够以区别他人的方式接近生活、以完全个性化的内心感受去认识生活,以自己独特的语言去表现生活。这表现在凡•高自始至终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技能技巧的提高上,而是要充分表达情感和意志;没有把目标放在画匠的标准上,而是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这就是成就凡•高极端个性的最主要的原因。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说凡•高有着雷诺阿那样娴熟的技巧,有着莫奈对色彩的理性理解和认识,有着诸多大师的扎实造型能力的话,这个世界还会有凡•高的存在吗?

社会评价

不可否认,在艺术上的高度自我是成就凡•高最主要的原因,但也曾经有一段时期他的艺术创作确实受到了来自生活中的喜悦心情的影响。这段时间,由于客观环境的影响,凡•高在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极端主义做法得到了很好遏制。那就是生活在位于欧洲南部的阿尔乡村小镇的那些日子。那里与他长期生活的荷兰完全不同,下雪的时候透过寒冷的天气仍然会有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在这里他总是忘却寒冷而漫步在明朗的山野之中,长期以来一直遭受打击的身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舒展,精神也分外清新爽朗,这时的凡•高像复活了一样。在这个小镇子上,他有三个朋友,其中一位是镇上的妓女,这个女人给凡•高的生活增添了很多的愉悦。这段时间是凡•高创造力最旺盛、作品数量最多的时期。他这时的作品多以明亮、华丽、富贵的*、红色、橙色为主调,充分体现了对生命的赞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凡•高在这段日子里完成了著名的《阿尔附近的吊桥》《盛开的桃花》《向日葵》和最具代表性的那幅《戴麦杆帽的自画像》。《社会的自杀者》一书的作者安东尼•亚尔特通过这幅画给予了凡•高极高的评价。他说:“凡•高的眼睛是伟大的天才之眼,从画布里发现的炯炯目光,好像在对我们进行解剖。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这幅画所表现的主人早已经不是画家的凡•高,简直就是永恒不朽的天才哲学家。连苏格拉底也没有这种眸子,大概在凡•高以前的伟大人物中只有悲剧性人物尼采表现过这种灵魂之窗,这是从精神的出口赤裸裸地来表现人间肉体的眼神。”我认为这段话与其说是对画的评价,不如说是对人的评价,是对凡•高真正意义上的评价。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没有一个天才不带一点疯狂。”约翰•德莱顿还说:“天才与疯子比邻,其间只有一纸屏风。”我认为这话似乎就是说给凡•高的。如果把成功的画家分为两类的话,一类如荆、关、董、巨、刘、李、马、夏、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等,他们都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大彻大悟的人生境界;另一类如张旭、怀素、米芾、徐渭、朱耷及当代的石鲁等,他们都时而大喜大悲,时而痴癫疯狂,时而喜怒无度。这两类画家在艺术上的成就可以放在一个平面上类比,但人格完善上则后者较之前者就无法相比了,凡•高应属于后者。

看凡•高,如果以焦点透视的方法并且纵向延伸以艺术的标准观其在艺术实践中所取得的成就,凡•高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但如果用散点透视的方法,并且横向扩展观其一生,通过充分展示他的生活、行为以整体风貌来挖掘其文化内涵的话,凡•高显然是失败的。

对凡•高的评价与其说是向日葵因为一位画家的挚爱而在绘画史上享有无与伦比的地位,不如说一位画家因为一种花而被无数普通人认识、理解和怀念。因为这种花是凡•高创造的伟大的艺术。“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凡•高的艺术创造就是天然本真的生命,自高、自厚、自明。世俗形骸消亡之日,就是他的艺术走向永恒之时。[2]

参考资料

  • [1]

  • [2]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