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正在播放相关视频:《我不是药神》片段,曹斌自愿接受处分,拒绝继续查药【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电影《我不是药神》:谁家还没有个病人

影片《我不是药神》程勇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过程—程勇是上海一间印度神油店的老板。2002年某日在邻居的引荐下,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登门拜访,请他从印度带回一批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宁”。程勇深知走私贩售药物是非法的,但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经济困难,前妻曹玲正在争取儿子的全部抚养权,要带儿子移民国外,老父亲做手术急需钱。于是,程勇毅然决定踏上走私的道路。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的分子靶向药物“格列宁”(影射现实中的药物伊马替尼,中文商品名为“格列卫”)药价为人民币四万左右一瓶,而程勇售卖的印度仿制药只需人民币五千元(影片后期变为五e69da5e6ba90e799bee5baa6e997aee7ad9431333431346366百元并向外省售卖)且药效相同,两者价格相差八倍至八十倍。最初,在瑞士诺瓦中国分公司的要求之下,中国大陆警方开始严查市场上流通的仿制药。程勇担心坐牢以及出于家庭因素的考虑而不再售卖仿制药,但一年后受朋友吕受益自杀的触动和病友恳求而再次售卖。之后,诺瓦公司发现了仿制药又在市场上流传,且通过法律程序关停了制造仿制药的印度工厂。影片末尾,程勇被警方逮捕,经审理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扩展资料:影片原型的主人公“陆勇”结局—1、病友求情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2、撤回起诉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天就对“撤回起诉”做出准许裁定。陆勇的代理律师张青松认为,陆勇购买信用卡的行为,有一定的违法性,但不构成犯罪,不应该承担刑事责任。此外,他认为陆勇的“代购”行为未构成销售假药罪,而应属于购买假药的行为。按照法律规定,购买假药不属于犯罪行为。根据我国刑诉法的规定,对于提起公诉的案件,发现不存在犯罪事实、情节显著轻微、证据不足等情形的,检察院可以撤回起诉。3、无罪释放2015年1月29日下午,陆勇获释。2015年2月27日,湖南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案做出最终决定,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不起诉。“国外抗癌药代购第一人”刚经历了一场缘于代购药物的牢狱之灾。300多名病友联名呼吁之后,检方最终撤诉,无罪释放。陆勇想成立一家志愿者组织或公益基金会,专门服务于白血病病友,“一来可以结束单枪匹马式的薄弱,二来可以更好更专注、专业地搞好服务”。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陆勇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下面小编来为大家讲述电影《我不是药神》影评

在上海电影节看了千人场的《我不是药神》,放映结束后观众数次鼓掌,到现场和观众交流的几位主创中,谭卓一直背对着观众,她也是第一次看,一直到上台都哭的说不出话,而我在观众席里,直到出片尾字幕也还是止不住眼泪。单纯的伤心、感动都不会

喜悲的交织和转换处理得太好!

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日子过得窝囊,店里没生意,老父病危,手术费筹不齐。前妻跟有钱人怀上了孩子,还要把他儿子的抚养权给拿走。 一日,店里来了一个白血病患者,求他从印度带回一批仿制的特效药,好让买不起天价正版药的患者保住一线生机。 百

故事梗概:

该片讲的是一个关于“药”和“神”的故事。上海小市民程勇,一家印度神油店小老板,入不敷出,房租都交不起了。日子过得也很艰难,父亲卧病,妻子离婚,甚至唯一的儿子也要移民国外而失去监护权。

作为药师,今天怀着膜拜的心情来到电影院,看了这部叫做《我不是药神》的电影。 它根据一个真实事件改编,讲述的是白血病人为了生存代购价格低廉的仿制药,然后引发法律制裁的故事。 很多年都未见到电影院现场有多次大规模哭泣流泪的电影了,而

某一天,一名白血病人吕受益到访,想让他帮忙从印度代购一种可以治疗慢性白血病的药(仿制药),并告诉他可以通过走私该药赚大钱(正规渠道一盒4万元,而走私药一盒2千元)。经过几番周折后,程勇便从一个落魄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独家代理商(批发价一盒仅500元)。

如果是手机看的话,720P、1080P清晰度就可以,如果是电脑端的话,比较适合的是1080P以上,如果是家里的电视投屏看的话,可以选择4K等超高清的视频文件。私信我发送给你!

在赚的盆满钵满的同时,他也给病友们带去了廉价的救命药。随着生意越做越大,走私药的法律风险把程勇吓着了。他选择了急流勇退,改行做起了服装厂。

徐峥最新电影《我不是药神》正在热映中,对于徐峥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他之前的电影都是偏向搞笑类型,所以很多人都奔着这个一点去看他这部新电影,那么《我不是药神》是喜剧吗? 很多人看到《我不是药神》是徐峥和宁浩共同监制的最新作品,就以为

可是一年后,吕受益的妻子来访,告诉他吕受益因无力承担起巨额药费,而选择割腕自杀时,程勇被深深刺激到了。

他决定铤而走险,再次远赴印度,不收中介费地为病友代购“印度格列宁”。可印度制药厂的日子也不好过,“格列宁”的原厂,瑞士方面已经向印度政府起诉,同时还明确要求不准将该药售卖给第三国。程勇只能以零售价从印度购药,再以批发价卖给白血病患者。而就在这时,稽查走私的公安干警把程勇捉拿归案……

程勇由于贩卖假药违法,但是主观上是为了患者,因此酌情被判刑5年。

此案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程勇获得减刑并提前释放,政府持续推动医疗体制改革,大批量的慢粒白血病人得到有效的帮助。

程勇出狱的时候曹斌来接的程勇,曹斌告诉程勇以后不要卖假药了,因为正版药已经进入医保了,没人再去买假药了。

看点:

1、真实事件改编

2、反映现实,直击民生痛处

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

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服用这种药品,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但需不间断服用。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

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2006年,陆勇作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志愿者,与另一位北京志愿者,在韩国慢粒性白血病协会律师的陪同下,曾前往印度这家制药公司考察,以确认公司是否真的存在,这些药物在印度是不是“真药”。

2014年9月,“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

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妨害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为罪名,将陆勇公诉至沅江市法院。

2015年1月10日晚6点30分飞抵北京后,在机场即被警方逮捕,被羁押在朝阳看守所。

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对陆勇的起诉,法院当天对“撤回起诉”做出准许裁定。

2015年1月29日下午,陆勇获释。

由于这次事件引发了极大的社会关注,促使国家改革,并将“天价药格列宁”列入医保,药品专利过期,患者的存活率得到提升。

揪心:对于疾病、医疗、药物费用的担忧

不知会否到来

不知何时到来

不知如何面对

金钱 VS 生命

台词截取

患病老奶奶求警察不要再追查走私药时说:“四万一瓶的正规药,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谁家还没个病人啊。”

程勇在看到黄毛为给自己背锅不惜牺牲自己后怼警察说:“他才二十岁,他想活着,他有什么罪。”

吕受益邀请程勇来家做客看着新出生的儿子说:“我查出病时他妈才怀他五个月,那时候天天都想死,可看到他第一眼我就不想死了,想听他叫一声爸爸。”

假药贩子张长林:

“老哥我卖了这么多年药,发现其实这天底下只有一种病是没法治的。”

内核

说出了在痛苦中顽强追求生命和尊严的那些人们内心深处的哀鸣

标杆性的社会意义

引出社会对于电影背后真实事件的讨论和深层思考

改编——主人公

程勇:非患者

印度神油店小老板

开始有盈利行为

陆勇:本人是白血病患者

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

他由衷的说: “说实话,我家里条件比较好,自己也开厂,不需要靠这个牟利。所以做这件事,完全是为了帮助病友。”

“有的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你没有挣钱呢?你可以赚不止一个亿,他们按照他们的思维来对我进行评价。”

为什么做这样的改编?

作为大众电影,不至于使电影通篇沉重。电影前段搞笑,后段感人,兼顾娱乐性和思考深度。

实现从小人物到英雄的过渡,加强矛盾冲突,更具震撼力。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思考:

电影中的两组立场冲突:

“格列宁”原厂 vs 国内病患

高昂的技术、专利成本vs病人有限的财富

追查仿制药的警方 vs 程勇

法情冲突

“一颗药成本只要5美分,你们为什么要卖50美元?”

“因为那是第二颗,第一颗值50亿。”

正版药贵是因为大量成本来自前期研究和大量临床试验,但药物涉及一个救命的问题,单纯按照商业逻辑运作,就会引发一些道德批判。

版权声明:电影《我不是药神》:谁家还没有个病人由胡毅故事说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不是药神剧情讲述了一位药店店主从印度代购开始贩药敛财之道后良心发现的故事。具体情节:2002年,上海,保健品小店的老板程勇在为生计发愁,为了多赚些钱,他几次往返印度走私神油当镇店之宝,程勇经营的保健品店生意每况愈下,交房租的日期逼近,程勇只能东躲西藏跟房东玩躲猫猫,能拖一天房租是一天。程勇前妻嫁了个有钱的主,闹着带儿子小澎移民,为了逼程勇同意,程勇前妻打电话到养老院做前公公的思想工作,老爷子思想保守,岂容前媳妇带走程家的后人,责令儿子程勇想办法留住儿子。小澎跟父亲程勇很亲近,平时花钱从不向后爸要钱,只向父亲程勇要钱,这让程勇对生活有了一丝盼头。为了留住儿子,程勇与前妻产生了冲突,被警方传讯。办案民警曹斌是程勇前妻的弟弟,程勇到了警局险被曹斌暴揍了一顿,在他的干扰下,前妻出了国,留下儿子由弟弟曹斌照顾。程勇经营的保健品店生意始终没有起色,隔壁的旅店老板带了一个患了慢粒白血病的患者给程勇认识。这个患者叫吕受益,需终身服食价格高达三万七一瓶的格列宁药物,吕受益打起了印度仿制药的主意,印度仿制的格列宁一瓶只要两千元,远远低于国内三万七一瓶正品格列宁的价格。旅店老板知道程勇多次去过印度,故而引荐程勇与吕受益认识。程勇本来对仿制药不感兴趣,由于父亲患了脑部血管瘤,需要十几万手术费,程勇只得去印度,根据吕受益提供的药厂地址,见到了药厂老板,从药厂老板手里以原价每瓶五百的价格进购了一百瓶格列宁。程勇带着一百瓶药回国,在吕受益的陪同下到各大医院推销格列宁,但患者们都持观望态度,没人敢以身试药。吕受益想到了一个病友群的群主女儿患了慢粒白血病,于是联系到了群主推广仿制格列宁,很快被患病的群员们抢购一空,程勇卖光了一百瓶药赚了不少的钱,获病患们尊称为“勇哥”。程勇尝到了甜头,在吕受益的推荐下招收白血病患者刘牧师为手下员工,群主思慧负责销售渠道,吕受益负责推销,几个人组成了一个草台班子,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吕受益在街上发药的时候被一个黄毛小子抢走了药,程勇与吕受益抓到了抢药送给贫困病友的黄毛小子,思慧认识黄毛小子,此人叫彭浩。程勇赏识做事讲义气的彭浩,招彭浩打下手,负责搬货卸货。第二批货很快运回国内,程勇卖光了货带着吕受益几人到舞厅喝酒庆祝,舞厅管事对思慧动了歪心思,程勇财大气粗砸钱给舞厅管事,逼舞厅管事上台表演钢管舞,为思慧出了一口恶气。市面上出现了假冒的格列宁药,价格是两千元一瓶。有病人服了假药身体产生不适被送外医院抢救,程勇几人卧底蹲点观看骗子张长林推销假药,双方大打出手,警方赶了过来,带走了程勇几人,骗子张长林却狡幸逃走了。逃走的张长林主动找程勇,提出花两百万元买下印度药仿制渠道,为了逼程勇交出渠道,张长林打电话报警,警方搜查了程勇的保健品小店,程勇担心惹上麻烦,召集吕受益几人吃散伙饭,接受张长林的要求。一年后,程勇靠张长林给的两百万发家致富,把制衣厂办得红红火火。张长林拿到仿制药代理权后把每瓶药价抬高到两万,导致许多病患没有能力买药。吕受益更是因为无力买药自杀未遂。由于自己的病情进入了急变期,吕受益心灰意冷跳楼自杀。程勇深受感触召集原班人马,再次经营地下仿制药,每瓶五百元只卖给老病友,免得惹上麻烦。跑路的张长林上门找程勇,索要二十万跑路费,程勇豪爽地送了三十万跑路费给张长林。半年后,曹斌在上级的命令下追踪仿制药源头。在码头门卫的举服下,曹斌查获了码头上正在转移的仿制药。彭浩为了引开警察,驾车急行出了车祸,死在了医院里面。印度政府因为正品格列宁药品公司施压,关闭了仿制药工厂。程勇自掏腰包从印度以两千元的价格进购格列宁,在国内以五百元每瓶价格卖给病人。警方逮捕了私卖仿制药的程勇,三年后,政府酌情释放程勇,推动医疗改革,为大批慢粒白血病患者提供有效的帮助。扩展资料:电影上映时间及获奖情况:《我不是药神》是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的剧情片,徐峥、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等主演[1]。该片于2018年7月5日在中国上映。2018年9月,该片获得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剧本奖。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我不是药神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