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视频文章

小伙体验越南特色按摩,小姐姐的手让他十分放松

视频简介

上联:青菜青,黄豆黄。白纸白,黑炭黑,绿豆绿。(绿草绿)下联:红叶红,橙子橙。灰布灰,紫檀紫,蓝天蓝。上联的绿豆绿改为绿草绿比较合适,这样上联五种物质就没有重复了,最后的蓝天也可以对绿草。上下联由红、橙、黄、绿、青、蓝、紫、白、灰、黑十种颜色对应青菜、黄豆、白纸、黑炭、绿草、红叶、橙子、灰布、紫檀、蓝天十种物质。。

《小伙体验越南特色按摩,小姐姐的手让他十分放松》由繁花落尽听浅风提供,总时长03:45,版权归繁花落尽听浅风所有,希望您对《小伙体验越南特色按摩,小姐姐的手让他十分放松》喜欢,如对《小伙体验越南特色按摩,小姐姐的手让他十分放松》任何意见,请与本网联系。

你好,IT之家为你解答。apk其实就是一个压缩文件,把它的文件扩展名改成zip格式之后可以直接解压,今天,我们拆开一个安卓应用的安装包,看看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我们开刀的小白鼠是微软的待办事项应用——MicrosoftTo-Do。▲因为apk是个压缩文件,所以直接把它的扩展名改为zip即可。将安装包解压后,我们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文件夹和文件:应用程序所有的代码、资源和配置文件都在里面,我们来一个一个看。一、/assets通常这个文件夹里存放的是一些静态文件,比如说明文档或者字体文件,我们以MicrosoftTo-Do的安装包为例,它的/assets目录下有个名为fonts的子目录,打开它,我们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在哪里相亲彩礼给46000元就能领回姑娘?

越南边境相亲:彩礼46000元 ,就能领回姑娘。

往返在中越两国边境的越南女孩(资料图片)

只要出46000元,就能把姑娘娶回家了。

下面是一个记者的亲历。

边城

刚刚进入2018年,到了云南边境线上的河口县,虽然对这里湿热的天气还有些不适应,但总好过北方凛冽的寒冬。

河口县沿河而建,河这边是中国,那边就是越南老街,一座地地道道的“边城”。两个国家的风貌,在这里默契地融合到了一起。

每天清晨,河对岸的越南老街人都会过来,推着的小车装了满满的蔬菜,到河口的菜市场叫卖。买菜的大多是中国人,他们用手指着自己想要的蔬菜,越南人会用生硬的中文,语言没有成为障碍。

走在河口的街道上一度有了“在越南”的错觉,到处都是带着越南式“盔帽”的男人和沿街叫卖的越南妇女,连交通工具都是越南式的小摩托。

河口的餐馆大多是越南人开的,店里的菜也是越南口味,春卷、米粉之类的清淡菜式,几乎每道菜的辅料都要用上薄荷,满屋子好像都飘着薄荷的香味。

改变的不只是味蕾,还有“声色场所”上的那些事。街上有些人一刻不闲着,只要碰到游客模样的,都会推销她们的特产“越南小姐”。就连我住的宾馆,第一天晚上宾馆老板就问我:“要不要越南小妹,很便宜的。”

和越南姑娘,你也可以不满足于露水情缘,而是真的把她们娶回家。河口街道上贴满了介绍中越跨国婚姻的广告,好像中国的单身汉们只要提着一口袋现金而来,就能找到一位称心如意的越南新娘。

边境上的河口从不缺少越南的气息

婚介

在一家叫“中越鹊桥婚介所”的广告上找到了张姐的联系方式,我跟她编了谎话,说自己是一位被父母催婚、想要尽快结婚成家的单身汉。

加了微信,张姐发现看不到我的微信朋友圈,好像不大相信我。她的小心是有道理的,毕竟这样的跨国婚介行为并不被中国的法律允许。

我们通了20分钟电话才多了些信任,约好下午见面详细聊聊,地点在河口供电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

张姐大约30多岁的年纪,至今单身,自嘲为“剩女”。她说,自己干婚介已经两年了,上一份工作是房地产销售,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现在的越南老板,从此干起来了这行。

张姐直入主题:“介绍成功收取费用一千六, 不成功不收取任何费用。”

在张姐两年的婚介生涯中配对成功的有很多,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客户,最远的客户在香港。她好像怕我不信,拿出通话记录给我看,上面显示有各个省份的号码,山东、江苏、上海、新疆.......

张姐说找她的客户大多有明显的“缺点”,不是年龄太大,就是身体残疾,但就像他们的广告词一样:不管你身体有任何缺陷,还有年龄,在这都不是问题,我们都能圆你成家的梦想,欢迎来电。

“像你这样好的条件,完全没有必要找我们的。”张姐突然发问,原来她还是不相信我。我只能把之前的谎言又做了“加工”,我被女孩伤过、不再相信爱情,只想为了父母早日结婚。

张姐听罢才跟我解释,总有很多内地的婚介所想跟他们合作,不胜其烦,前一天刚刚拒绝了一家,她以为我也是其中之一。

听张姐说他在的婚介所老板是越南人,手下有6个员工,其中只有张姐一个是中国人。因为张姐是中国人,汉语能力强,干事又利落,老板让她负责河口所有中国客户的业务。

张姐的收入分为两块,一块是固定收入,另一块是介绍每一个从中的提成。张姐的基本工资是5000元,每介绍成功一对提成2000元。

“总共每人收取一千六百块钱的介绍费,提成竟然高达两千元,那老板还赚钱吗?”

张姐回答了我的疑惑,她们不仅从男方收介绍费,如果最终完婚,也要从女方所得的彩礼费中抽成。如果女孩条件不错,彩礼也会相对较高。

“其实大头还是被老板拿走了。”张姐说自己还没能力“单飞”,因为干这行需要大量越南媒婆的人际资源,还有疏通越南当地官员的关系,这些都是她不具备的。

事实证明,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我自以为我已经取得张姐信任之时,突然发现原来我和张姐的每次见面都会被人跟踪。

跟踪我的人是一个江苏男人,自称是江苏的婚介,跟张姐是生意合作伙伴关系,他认为我的行为可疑,动机不纯,在电话中威胁我说:“要弄死我”。

出于安全考虑我决定不再接触张姐,选择了河口另一家婚姻所的李姐,继续我的尝试。

中介提供的越南女孩照片

夫妻

跟张姐一样,今年36岁的李姐也是从事跨国婚姻介绍,不同的是李姐选择单干自己当老板。

李姐自己就是位“越南新娘”,以前做过中文翻译,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喜欢笑。丈夫刘伟是安徽人,比李姐小四岁,现在从事边境水果贸易。

刘伟给我介绍了一下跨国婚姻领结婚证的一套流程,“首先要女方(越南)户口所在地的村委会出具单身证明在村里盖章,然后到户口所在*局盖章,之后将男女双方的材料翻译成中文和越南文各一份,必须是男女双方一起到越南的河内市或胡志明市去认证,这个过程是一个双重认证的过程,男女双方也要去中国的驻外婚姻办进行认证,最后一步才是到中国的省民政厅领结婚证。”

李姐承诺所有的证件都会帮我办好,不会超过2-3周时间,假如我自己去办可能花费很多的时间。李姐透露说*们这行都需要人脉和关系,“搞这个证件,没有人,很麻烦”。

我试着问了一下李姐每月的业务量,李姐告诉我说:“生意时好时坏,有时一个月一个也没有介绍出去,有时候会有十几个,都是随机的。”

也有内地的婚介所跟李姐合作,刘伟对内地婚庆介绍所的做法形容为“很黑”,认为他们都会“将彩礼的价格抬得很高,提前扣好彩礼”,刘伟怕我听不懂,专门给我做了一个比喻:“就像一瓶矿泉水一样,出产七毛钱,到批发商手里一块一,到商店一块五,到我手里两块。”

李姐自称手下有十几个越南媒婆,手头的女孩资源不局限于河对面的老街,遍布整个越南,在河口也算是一家比较知名的婚姻介绍所,但跟张姐所在的中越鹊桥婚介所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法别。

跟张姐她家收取1600元的介绍费用不同,李姐索要的介绍费高达2680元,还是老规矩“介绍成功才收费”。

“为什么越南姑娘想要嫁给中国男人?”李姐的回答是:“家里穷,越南的男人对女人不好,常常打女人,想要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李姐说自己就是一个越南人,嫁给了中国人,她现在过得很幸福,她想帮助更多的越南女孩脱离苦海,已经介绍成功的有几百对之多,说起自己的职业李姐充满了自豪感。

李姐告诉我说,她当年介绍成功的第一对是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完全是出于做好事帮助人的的目的。从事这一行的初衷是“想要给别人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称赞李姐是一个“有情怀”的介绍人。

相亲之后,小香走过了关口

相亲

在和李姐交流过后,李姐让我从她朋友圈发的越南女孩的照片中挑选一个,如果有相中的,等她从越南回来后立马安排相亲。

我选中了照片中一个留着齐刘海扎着辫子,穿白色衬衫的姑娘。李姐问我是想在越南这边相亲还是在河口,我以没有护照为由选择在河口见面相亲。

1月7日那天李姐从越南回到河口,我们约好11点半在距离我住处800米远的滨江国际宾馆门口见面碰头。

面对即将来临的人生第一次“相亲”,我坐立不安,开始不停地抽烟。

十五分钟后,李姐和刘伟出现了,见面后我们三人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我和刘伟聊着天,烟也抽了一根又一根。

接下来发生了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李姐突然向我道歉说,之前被我选中的那个姑娘已经嫁出去了,然后又从手机中翻出两张越南女孩的照片,让我任意挑选其中的一个,我只好重新做出了选择。

大概过了30分钟,李姐告诉我,越南姑娘到了,让我们下去接,我远远地看到一个身影从出境口岸走来。

越南女孩穿了一件红色的外套,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个子很高、眼睛大大的。能看出来,她为了这次相亲做了精心的装扮。

看着渐渐走近的越南姑娘,我又开始紧张了,想着该如何跟她打个招呼,开口说第一句话。

一见面,越南姑娘就冲上去跟李姐打招呼,两人有说有笑,像是很熟的样子,对我只是害羞得微微一笑。

为了避免尴尬,我主动和刘伟走到了前面,越南女孩和李姐走在后面。刘伟告诉我接下来的流程是一起去吃饭,相互了解。

我们选择了口岸的一家烤肉店,正式开始了“相亲”。

和我“相亲”的越南女孩的中文名字叫小香,今年24岁,初中文化水平,家里有姐弟四人,父母在家务农,只会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我尝试着和小香交流,但大部分内容需要李姐帮忙翻译。

李姐发现我和小香都穿了红颜色的上衣,不断地调侃我们俩有“夫妻相”。面对小香,我还是不知所措,只好再次开始抽烟。

小香却显得自然、放松,还热心地给我夹菜,帮忙递纸巾。还让李姐问我“大一岁没事吧”。

只要我一开口说话,她就会笑,像个孩子一样。我告诉小香我住在北京,她微笑着点头,嘴里不断重复着“北京”这个词的发音,像是咀嚼一块糖果,慢慢品味。

小香很爱笑,有时沟通起来困难,她就自顾自轻声哼唱起越南歌曲,我听得竟也有些入迷了。

我心里甚至有了些“羞愧”,自己只是在好奇心下所做的尝试,小香看上去远比我对这次相亲要更真诚。

气氛有些冷场,李姐打破了沉默,笑着对我说一般客户都是“早上相亲,下午回家”,希望我吃完饭,一起去越南见一见小香的父母,“没有护照没有关系,可以弄条船偷渡过去。”

在中越的婚介介绍行业里,有个词叫“眼缘”,也就是男女双方的第一印象,如果双方第一印象不错,基本就是介绍成功。

刘伟告诉我说小香对我的眼缘不错,一直在偷偷看我,如果我觉得不错“就定下来”。李姐夫妇只给了我很短的考虑时间,下午必须给出答复。

吃完饭后,李姐想让我跟小香单独相处一下,要求我送她到不远处的出境口,在那边会有越南的媒婆等着小香。一路上我一言未发,只是跟在小香身后。

在登上出境口岸的扶梯时,小香忽然回头冲我笑了笑,说了一句不知什么意思的越南话。我有些发木,只是挥了挥手,看着小香的背影消失在关口里。

我最终找了借口,没有再去见小香。临从河口离开时,刘伟还在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能将所有精力都放到工作上,“有家庭是人生大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上次相亲过后,我和李姐好久都没有联系,但有时候还会想起小香,想是什么原因让她愿意嫁到中国来,想她是怎么看我这个“相亲对象”的。我也再次有了愧疚的感觉,为自己这次并不真诚的体验。

一天晚上,李姐突然又发微信告诉我说:“小香是很喜欢我的,彩礼要46000元”。

我追问道:“小香她喜欢我哪一点啊?”,李姐回复:“这个我得问问。”又过了几天,李姐再次联系我,说小香就在她身边,有话想对我说。

手机上亮起了视频通话的请求,我迟疑着,始终不敢接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