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

正在播放相关视频:魔道祖师:蓝忘机温柔照顾昏迷醒后的魏无羡,一波狗粮【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

《魔道祖师》魏无羡要出道?又引来一波争议,粉丝们都请冷静!

1、云梦双杰手牵手,谁先脱团谁是狗。为了蓝湛狗就狗,谁要和你手牵手。你有蓝湛你有种,再回云梦我放狗。你要放狗就放狗,我抱蓝湛你抱狗。2、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3、只是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4、其实从头到尾,被挫骨扬灰,灰飞烟灭的,只有温情一人。5、我薛洋,晓天地,晓人心,但终究不晓星尘。6、人间欠我一颗糖,我却只有砒霜付以人间。7、原以为殊途同归,却不想同道殊途。8、薛洋,他们若不要你,我要你,你看,我也有糖…我知道,我不是晓星尘。9、世人皆知姑苏有双壁,却忘了云梦有双杰。10、晓星尘死后的那么多年,薛洋背着他的霜华,学着他的样子蒙了白绫,一个眼睛好好的 人,却非把义城的路摸了遍,硬生生把十恶不赦,活成了清风明月。11、霜华敛去君珍重,再无明月送清风。12、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敛芳瑶琴金光散,泽芜洞箫蓝曦痕。君子如兰茶未满,旧识思追酒已温。红尘焉有忘机语,梦醒愿为无羡人。13、世人皆叹蓝忘机问灵十三载,寻一不归人。无人叹薛洋独守一古孤城八年,等一不归魂。14、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雪落泽芜空朔明,花落敛芳徒恨生。可怜终无终!15、亦恶亦怜薛成美,半生恶尽半生痴。16、无情的薛洋上尚可独活,有情的薛洋必死无疑。17、义城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18、薛洋也有心,可道长不信。19、薛洋此人,爱不来,恨不得,洗不白,黑不透。20、七岁断指,断了他的善,死前断臂,断了他的恶。21、姑苏双壁仍在,云梦已无双杰。22、若我曾被珠玉珍视,何须与草芥为友邻。23、薛洋的小指断了,月老怎么牵线呢?24、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种他种过的思追。25、“何为恶人?“断指,厌世,降灾出”“可否具体?“画得招阴旗,复得阴虎符,骗得仇人共夜猎”“可否再具体?“饴糖,霜华,锁灵囊,断臂断念”“可否再具体?“晓天晓地终不得晓星尘”“仍是不解”“薛洋”26、雪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徒恨生。27、生来一人,去时孤身,便是江澄其人。28、明月清风晓星尘,十恶不赦薛成美。少年轻狂魏无羡,雅正从容蓝忘机。上善若水蓝曦臣,层层布局金光瑶。温柔如斯江厌离,孤身一人江晚吟。红衣如火唤温情,白衣羞涩为温宁。只道世事本无常,却是冥冥自有定www.aiyanqing.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魔道祖师》是一部粉丝众多的作品,随着衍生作品的开发,动画粉,广播剧粉等等,还有了一些不同的分类。魔道祖师的动画是腾讯播,视美制作。因为之前平台在宣传上面,总是时不时削弱蓝忘机的地位,导致很多书粉对动画有点不满。昨天腾讯视频鹅少发了一条微博,又引来了一大堆争议,我们去看看吧。(本文为清风动漫独家首发,请勿抄袭洗稿)

父亲在她耳边温柔地说:“认识吗?她是谁?母亲骤然把她的温热的手缩回。我的手,于她而言,太冰冷了。“是你女儿啊,不记得了?她不记得了。“女儿来了不打声招呼?笑一下呀。母亲忽然咧开嘴,露出两排

鹅少的微博现在已经是经过编辑状态的,本来发的内容,是说他作为腾讯动漫公司的新手经纪人,首次带领旗下的练习生和艺人跟大家见面,更大的舞台等着他们。这个微博发出后,就引来了一部分书粉和网友的质疑。因为微博里面的经纪人,艺人,练习生,让人怀疑会不会又整饭圈那一套。微博配图上左边露出的一角,就是魏无羡。

1.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zhidao霜宋子琛。2.我见诸君多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魏无羡 3.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蓝忘机 4.守一无人城,候一不回归魂。薛洋 5.清煦温雅,款款温柔。蓝曦臣 6.

为何书粉那么敏感?

原话两句: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永远也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关于第一句,改成数学的判断语句去理解:存在一个人A是装睡的,那么对于任何一个人B是绝对叫不醒A的。

评论转发里面有很多粉丝态度可能过于偏激,但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最近魔道被祸害得实在太多了,牵涉到饭圈后,只会有无穷无尽的撕逼。而且鹅少这个微博,并没有带上忘羡一个人。如果是魏无羡一个人出道,会不会有所谓的唯粉,女友粉呢?到时候别说看动画了,随便搜搜魏无羡,都是各种撕逼,而且墨香连b萌都不让参加。

信乐团《假如》。一份爱能承受多少的误解 熬过飘雪的冬天 一句话能撕裂多深的牵连 变的比陌生人还遥远 最初的爱越像火焰 假如温柔放手你是否懂得 走错了可以再回头 想假如 是无力的寂寞

鹅少的说明

对于这个微博,鹅少说没有选秀,不搞1010,都是鹅次元的小伙伴,艺人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腾讯的操作一向让人看不懂,这个所谓的鹅次元,目前也没有说明到底是干嘛的。如果是要魏无羡营业的话,还是得忘羡一起才行吧?

《将厌离》 【念白】 江厌离:“阿羡,我…马上要成亲啦。过来给你看看…不过,只有我一个人,看不到新郎啦。【行宴】 拟衔幼雨泊香萏,小洲颦莲晚 稚桨叩闲峦,长漪渡梦山 拢夜提灯,邻野数萤淡

动画粉的不满

昨天这个情况,导致魔道祖师动画超话里面,也有很多讨论,部分动画粉对书粉的不满很不爽。两边都各有各的考虑,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混入超话,趁机拉踩作者墨香铜臭,这就大可不必了吧?没有作者,哪来的动画?不说感恩,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吧?画师:徐超渊

这件事情已经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我们还是要请大家冷静,暂时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版权声明:《魔道祖师》魏无羡要出道?又引来一波争议,粉丝们都请冷静!由清风动漫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魏无羡和蓝忘机奔出好远也没见旁人追上来,终于确定蓝启仁一众没心思理会他们了。魏无羡骑在小苹果背上,道:“反正那边也没什么非咱们俩出场不可的事情了,就这样吧。”回首望了一眼,蓝忘机点点头,将小苹果的绳子收了收,牵着继续走。各人的事,只有各人自己能解决。即便是亲兄弟如蓝曦臣,现在的蓝忘机也无法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作用。安慰是无力的,什么都是徒劳的。魏无羡默默凝视了一阵手里的陈情,再次把它插回腰间。方才他们走的时候,魏无羡回头看了看温宁。温宁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意思非常清楚,不打算和他们一起走了。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温宁不跟他一路,有了自己的决定。魏无羡猜,他大概是有了自己想做的事了。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期望。温宁毕竟并非真的是他的仆人,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又让人有些伤感。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蓝忘机一个人了。何其有幸,他想要的那个陪着自己的那个人,也只有蓝忘机。魏无羡拍拍小苹果的臀部。它身上的褡裢里硬邦邦、鼓囊囊的,装满了苹果,大约是蓝家的小辈们给它准备的吃食。魏无羡从里面摸出个苹果,送到自己嘴边,盯着蓝忘机俊秀的侧颜,咔擦啃了一口,异常清脆。小苹果见自己的苹果被人无耻偷吃,气得鼻孔喷张,直摔蹄子。魏无羡没空理会它,又是几巴掌拍上去,把没吃完的苹果往它嘴里一塞,忽然道:“蓝湛?”听他语气有异,蓝忘机转目望他。魏无羡伸出右手,抬起他的下颔,俯身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过了很久,魏无羡才和他分开一点点,睫毛挨擦着他的睫毛,低声道:“怎么样?”蓝忘机:“……”魏无羡道:“你干嘛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这样?”蓝忘机:“……”魏无羡道:“要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吗。”魏无羡习以为常地道:“好吧,那我自己说下去了。我刚才就想这样做了。你……”话音未落,蓝忘机忽然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动作粗鲁把魏无羡的头压了下来,两人重新亲在了一处。驮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受惊了,连嚼苹果的嘴巴都凝固了,安静如一头木驴。弃小苹果于原地不顾,两人磕磕绊绊缠到了一片灌木丛后,魏无羡猛地把蓝忘机推倒在草地上。骤雨初歇的草丛中尚有雨露未歇,沾湿了蓝忘机的白衣,不过这白衣很快就被魏无羡扒下来了。他轻声道:“别动。”魏无羡的颈项、唇齿之间,都是清新的青草气息。蓝忘机身上则是冷淡的檀香。他跪在蓝忘机双腿中间,从蓝忘机的额头一路吻下去。眉心,鼻尖,面颊,嘴唇,下颌。喉结,锁骨,心口。沿路起伏,虔诚无比。亲到紧实的小腹,继续往下时,从他肩头滑落的碎发,以及细碎的呼吸在这一带危险的部位摩挲撩拨,蓝忘机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了,伸手去扳他的肩膀。魏无羡抓住他的手腕,道:”别动啊,我说了,我来。”他扯下发带,把已经有些散乱的长发重新扎起,低下头去。蓝忘机觉察到他想干什么,神色微乱,低声道:”不要。”魏无羡道:”要。便把蓝忘机轻轻含了进去。在牙齿不咬到蓝忘机的前提下,小心地把对方的事物含进口里,尽可能探地往里吞,一直抵到喉咙,微觉难受。蓝忘机立刻发觉他的不适,担心他勉强自己,要去推他,道:”不要了。”魏无羡推开他的手,开始缓慢地吞吐起来。蓝忘机道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361306366:“你……”很快他就说不出话了。魏无羡自小看过的春宫小人书加起来可以占满姑苏蓝氏藏书阁的间藏书室了,他又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依照所见所学,唇舌并用,细心伺弄口中滚烫硬挺的事物。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吞进温暖濡湿的口腔,被旁人如此卖力对待,蓝忘机光是要控制住自己不做出某些可怕的暴行,就已经是种苦苦的折磨。魏无羡感觉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抓着自己肩头的手指也越收越紧,加快速度,等他脖子和面颊都开始发酸的时候,终于感觉股热液注入了喉咙。液体滚烫粘稠,满是浓郁的麝香味,忽然打在他喉壁之上,让魏无羡狠狠呛了下,互即把口中含着的长物吐了出来,一阵咳嗽。蓝忘机拍着他的背,竞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吐出来,快吐出来。”魏无羡捂着嘴,摇了摇头。过了阵,拿开手,对蓝忘机吐了吐舌头,张嘴给他看,道:”吞下去了。”他舌尖鲜红,嘴唇嫣红,嘴角边哺着点自浊和许多笑意。蓝忘机怔怔看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禁欲不过的仙门名士,平日的冷淡端方此时此刻尽皆被打碎,眼角眉梢都泛着轻浅桃色,平添几分艳丽,好像刚刚被人狠狠欺负了一通。见他这副模样,魏无羡心中喜欢的不行,光着膀子搂过他的肩,亲亲他的嘴角,又亲亲他的眼皮,道:”乖,别吓着了。下次给你吃我的,也要表现这么好,知道不?”他唇边沾着蓝忘机的自浊,这么亲,蓝忘机的嘴角也沾上了,加土他有点呆呆的神情,瞧来十分惹人爱怜。魏无羡又亲了他下,道:”蓝湛,我喜欢死你了。”蓝忘机缓缓望向他。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得他眼睛里似乎有了层血丝。魏无羡并未觉察他这眼神中强行隐忍着、就快隐忍不住的意味,还以为他没弄够,接着道:”我们今后一直这样好不好?”突然,蓝忘机反身扑上,把他压在草地里。两人瞬间颠倒了体位。感觉蓝忘机又开始在自己身上咬来咬去,魏无羡笑着去推他的头,道:“你用不着这么急啊,我说了下次你可以再……”他忽然觉得下身痛,“啊”了声,微微蹙眉道:“蓝湛,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他感觉得出来那是根修长的手指,问只是随口问问,下意识并拢双腿,可从身下传来的异物感更强烈了。因为第二根手指也钻进去了。魏无羡看过的春宫虽多,却没怎么看过龙阳方面的,他从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兴趣,也无意去猎那个奇,因此他理所当然地觉得男子之间的情事就那样了,亲亲搂搂,最多用用嘴和手,并未探究。此时被蓝忘机按在地上,一点点地塞人手指扩张,这才隐约觉察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轻微的疼痛之余,还有一丝惊讶,一丝好笑。而加到第三根手指时,魏无羡终于笑不出来了。他已经觉得涨得难受,可三根手指和他刚才吞过的那东西尺寸还相差甚远。他道:”蓝湛,蓝湛,那个,你,你待静下,这样真的可以吗,你确定你没弄错?是用这里?我觉得有点不……”可是,蓝忘机好像已经听不进他说的话了,粗鲁地堵住他的嘴,身体一沉,把自己送了进去。魏无羡双眼骤然大睁,双腿猛地屈起。两人身体紧紧相贴,都是胸如擂鼓,气息紊乱。蓝忘机沙哑着声音道:”……对不起……我忍不了了。”看他两眼发红,憋得辛苦,魏无羡知道这都是自己撩的,咬牙道:“忍不了就别忍……那我现在该怎么啊?”也是病急乱投医,魏无羡居然来问他。蓝忘机道:“……放松。”魏无羡喃喃道:”好,放松,放松……”他稍稍放松点,蓝忘机便试着继续往里推进,魏无羡立即不由自主绷紧了臀部和腹部的肌肉。蓝忘机道:“……很疼吗?”魏无羡搂着他,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打哆嗦,含泪道:”疼啊,我是第一次,当然疼。”说完这句,他感觉体内的蓝忘机更硬了。柔软脆弱的内脏被不属于自己的硬物强行插入戳弄,什么滋味可想而知。可是想到,因为他这么简单一句话,蓝忘机就会有反应,魏无羡又噗的声笑了出来。同为男子,他知道蓝忘机现在卡着有多难受,可他还是控制着自己,没强行劈进。魏无羡心中一阵柔软,主动勾着他的脖子拉下来,在他耳边道:“蓝湛,好蓝湛,二哥哥,我告诉你怎么,你快亲我,你亲我我就不疼了……”蓝忘机白皙的耳垂染上嫣红之色。他艰难地道:“……别,别这么叫了。”魏无羡听他还口吃了下,大笑道:”不喜欢呀,那我换别的叫法。忘机弟弟,湛儿,含光,你喜欢哪……啊啊啊呜呜!”蓝忘机咬着他的嘴唇,下身一送到底。魏无羡所有的喊叫都被他封在喉咙里,紧紧攀着他的肩,眉头紧壁,眼角沁出了泪珠,双腿僵硬地圈住他的腰,一动也不敢动。蓝忘机这才稍稍清醒,吸了几口气,道:“对不起。”魏无羡摇摇头,勉强笑道:“你说过的。你我之间,永远不必说这个。”蓝忘机小心翼翼地去吻他,动作略显笨拙。魏无羡眯起眼睛,张开嘴让他深入,勾起舌尖缠绵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瞥见了蓝忘机锁骨之下的那个烙印。他把手放上去,覆盖了那个伤痕,道:“蓝湛,你告诉我,这个是不是也和我有关?”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没什么。当时我喝多了。”把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送回乱葬岗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三年禁闭。闭关期满,出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夷陵老祖终于身死魂消。在整座山上漫山遍野地找了好些天,除了从被大火烧了一半的树洞里捞出一个高烧昏迷、奄奄一息的温苑,什么也找不到。哪怕是一块骨头,一片碎肉,一缕虚弱的残魂。在回云深不知处的途中,蓝忘机在姑苏的彩衣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这是他买回去的第一壶,也是他唯一喝下去的一壶。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酒醒之后的蓝忘机没有记忆,但是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和当年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留下的那个烙印一样的伤痕。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也被人砸开了。所有的门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很惊慌,很震惊。蓝启仁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在蓝曦臣的劝阻之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责骂他。三年之中,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已经够多了。他叹着气,没有再反对蓝忘机把温苑留下来的决定。到如今,这伤口已经结痂十三年了。蓝忘机开始抽送起来,魏无羡则紧闭着眼,咬着牙,嘶嘶抽气,随蓝忘机的动作调整自己的呼吸。等到稍稍适应了入侵的异物之后,魏无羡无意间扭了扭腰。一阵突如其来的酥麻酥遍下体,顺着脊柱爬上全身。魏无羡一下子发现了该如何在这种位置下得趣了。他双手插进蓝忘机被汗水打湿的长发里,挺着那条抹额,笑了笑,软着嗓子道:“……舒服吗?我里面。”蓝忘机咬住他下唇,用更强悍的进攻回答他这个问题。魏无羡被肏得汗流浃背,浑身上下都水光淋淋的,嘴里还在气喘吁吁地胡说八道:“蓝湛……你完了。咱们三拜还差最后一拜,还没成亲呢,没成亲就做这种事,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被你叔父知道要把你浸猪笼的。”蓝忘机几乎是恶狠狠地道:“……早完了”伴随着一记猛顶,魏无羡又是难受又是痛快地仰起了头,露出毫无防备的喉咙,蓝忘机一口咬了上去。过于强烈的快感让魏无羡短暂地失神了片刻,迷迷糊糊一阵,心头的第一个想法:“……不敢相信,我他妈为什么没有十五岁就跟蓝湛干这种事。日子活到狗肚子里去了。”蓝忘机于此道上是实干派,不匿如何调情,话少力多。魏无羡迷糊了会儿,清醒过来,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在他耳边说污言秽语:“蓝二公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要是早喜欢我,你为什么不早早地把我给了?你们家云深不知处后山就是个不错的地点啊,趁我溜出去野落单的时候,绑起来拖走,像现在这样压在草地上爱怎么干怎么干……啊……轻点,我是第一次,对我好点……“说到哪了?继续。你力气这么大,我肯定没法反抗,我要是叫你可以禁言我。或者你们家藏书阁也不错,一地乱七八糟的书卷里,咱们可以买几本龙阳春宫目来对照着学,什么姿势都行……哥!哥!二哥哥!饶命!饶命,饶了我吧,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厉害,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啊,别这样……”蓝忘机根本经不起他在这个时候的撩拨,方才那十几下顶得魏无羡整个人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搅乱了,好声好气讨饶,蓝忘机反而变本加厉。魏无羡被他压了小半个时辰,一直都没换姿势,腰臀都被撞麻了,麻劲过后便是又痛又痒,如千万虫蚁骨髓里咬噬。终于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魏无羡一边讨好地亲他,一边毫无尊严地道:“二哥哥,你行行好,留我条命在,咱们来日方长,下次继续,吊起来继续行不行?今天饶了我这个雏儿吧。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来日再战!”蓝忘机额头有微微的青筋突起,一字一句,艰难无比地道:“……真想停下来的话……你就……闭嘴别说话了……”魏无羡道:“可是我长着一张嘴我就是要说话的呀!蓝湛,之前我说,要和你天天上床那句话,你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蓝忘机道:“不可以。”魏无羡心碎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之前都没拒绝过我什么的。”蓝忘机微微一笑,道:“不可以。”看到他这样的笑容,魏无羡的眼睛瞬间又亮了,一阵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可是,他立刻被与这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格格不入的动作逼得眼角飙泪,双手抓着草地声嘶力竭道:“那四天,改成四天上一次行不行,四天不行三天也成!!!”最后,蓝忘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下了结论:“天天就是天天。”,我只是搜了个蓝曦臣,你们竟然给我看这种小黄文!!!!!!我还在上班!!!看小黄文!!!!,蓝曦臣一直有个秘密。他能看到他家弟弟的内心。1.在蓝曦臣的眼里,蓝忘机的肩膀上总是坐着一只小小的缩小版的蓝湛。然而这只缩小版的蓝湛似乎只有蓝曦臣一个人能看见,连蓝忘机自己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这只小蓝湛团子长得大头小身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肥嘟嘟软糯糯,可爱极了。尤其小团子还和蓝湛本人的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看过去俨然是一大一小两张相同的小俊脸,相同的面无表情。嗷——好萌呀!蓝家大少的哥哥魂觉醒了。蓝曦臣暗自在心里给这只缩小版蓝忘机起了个名,叫蓝小湛。2.但蓝小湛和蓝湛其实不同,它总会做出一些蓝忘机绝对不会做的事情。比如在小的时候,蓝启仁给他们细讲蓝家的三千条家规,蓝曦臣就眼睁睁看着他家弟弟正襟危坐一脸严肃,而蓝小湛却默默坐在蓝忘机脑袋上,哈欠一个接一个。蓝曦臣心里暗笑,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能不能听懂都不一定。等蓝启仁讲完了放他们离开时,蓝曦臣走出院门,问五岁的蓝忘机:“是不是有点无聊?”乖孩子蓝忘机顿了一下,才说:“没有。”然而他脑袋顶上的蓝小湛正板着一张脸,狂点头。蓝曦臣:“…………”3.蓝曦臣渐渐发现,自家弟弟其实是个心理活动挺丰富的孩子。虽然蓝忘机本人总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可是只有蓝曦臣能看见的那只蓝小湛,还是……挺活泼的。——比如。云深不知处的后山有不少兔子,很多蓝家的小弟子都喜欢对这群小白团子摸摸抱抱,可蓝忘机从小就不做这种事。就算兔子都扒到他腿上了,他也只是冷静地看着。蓝曦臣:“……忘机,你要不要抱抱它们?”蓝忘机严肃地摇了摇头。蓝曦臣:“……”为什么不抱,你肩头那只蓝小湛都已经跑到兔子堆里打了好几个滚儿了啊!蓝曦臣耐心地劝说:“你抱抱它们吧,你看它们这么喜欢你,都快学会爬树了。”蓝忘机这才慢慢弯腰,小心翼翼地拎起一只放进怀里。蓝小湛大概是高兴了,心满意足地坐回蓝忘机肩上。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一下下轻轻地摸着兔子,眼里明明是很温柔的目光,偏偏却要板着脸。他忍不住笑了。4.后来,云梦江氏的魏无羡来姑苏求学了。蓝曦臣是第一个发现自家弟弟有些不对的人。那日彩衣镇水鬼作祟,蓝曦臣带的人手不足,就回云深不知处找蓝忘机帮忙,结果要走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江家的大弟子和少主。魏无羡远远就朝他们这边喊道:“蓝湛!”蓝曦臣知道那是蓝忘机的同窗,便也转头去看自家弟弟的回应。可蓝忘机似是很厌恶这位魏公子,皱着眉头看了那人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这真是奇了,他弟弟一向是规规矩矩待人有礼,几乎从没对谁表现出过这么严重的嫌弃。蓝曦臣心里一好奇,又向他肩膀上的蓝小湛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蓝小湛目不转睛地盯着魏无羡,双手捧着小圆脸,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目光里的感情那是……十分之复杂。蓝曦臣内心:……???这时魏无羡一行人也已经走近了,简单介绍后,魏无羡笑嘻嘻地说:“泽芜君,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啊?”蓝曦臣这才如此这般地把事情对他们说了一遍。魏无羡:“捉水鬼我会呀!泽芜君捎上我们成不成?”蓝曦臣眼睁睁看见蓝小湛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蓝忘机本人还是一副板着脸的样子,说道:“不合规矩。”可他虽如此说,肩膀上的蓝小湛盯着魏无羡的眼神却越发期待起来。蓝曦臣……蓝曦臣只能笑而不语。魏无羡却像是很想跟着他们一起去,又嬉皮笑脸地争了两句,连江澄也开始帮着他说话,蓝曦臣这才当机立断道:“也好,那多谢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等他们走了之后,蓝忘机皱着眉问蓝曦臣:“兄长为何要带上他们?”——因为蓝小湛都已经高兴地摇晃脑袋了呀。这么你情我愿的事为什么不答应?……云梦多水,有经验老道的江家弟子相助,果然力半功倍。魏无羡发现蓝忘机船底有水鬼后,众人一片人仰马翻。混乱之间,蓝曦臣还是中途听见魏无羡似乎是对蓝忘机说了一句:“昨晚是我不对,我错啦。”嗯嗯?蓝曦臣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他的确是看见自家弟弟一脸愤然地冲向蓝启仁的书房,肩上的蓝小湛脸都红透了,双手捂在脸上羞得不行的样子。当时他还想这是怎么了,现在看来难道是和这位魏公子有关?蓝小湛为什么会脸红?难道……蓝曦臣不由自主地默默想象了一些非常触目惊心的画面,又默默地从脑海里抹去。最后确定湖中水怪并非寻常水鬼,而是水行渊,一行人只得乘舟又回到镇上。蓝曦臣一路上都在默默地想昨晚自家弟弟到底是和云梦的魏公子做了些什么,没注意到蓝忘机什么时候和自己站到一艘船上来了。这时,对面划来一艘载满了金黄枇杷的货船。蓝曦臣的余光隐约瞥到蓝忘机肩上的蓝小湛非常蠢蠢欲动,便看了过去。它眨着大眼睛看了看那一船枇杷,又回过头,眼巴巴地盯着江澄公子手里已经咬了一口的枇杷,肥嘟嘟的小脸上一半伤心一半不舍,一双大眼睛里几乎写满了两个大字:想吃。弟弟居然喜欢吃枇杷?之前怎么没发现?蓝曦臣心里有些不解,便问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蓝忘机:“……”蓝忘机:“不想!”遂拂袖而去。蓝曦臣心里真的好纳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为什么不买?5.再然后,便出了事。一夜之间,云深不知处被烧,蓝家家主重伤,蓝忘机被打断一条腿,而他蓝曦臣则背负着拯救蓝氏藏书阁的重任隐名埋姓潜逃离开。等他再次见到弟弟的时候,射日之征已经开始了。那时正听闻云梦江氏的大弟子失踪了,蓝湛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但蓝曦臣却能看见蓝小湛总是皱着眉坐在蓝湛肩上,动不动就满眼担忧地发着呆。后来,听说魏公子没死,回来了,可弟弟也没见有多开心。他本人虽脸上总是那么一副表情,蓝小湛却表现的低落极了,抱着小短腿靠着蓝忘机的脖子,没精打采的样子。再后来,射日之征大获全胜。蓝曦臣也终于见到了魏无羡。那人一身黑衣立于修罗场中,彻夜横笛,笛音如飞鸟振翅冲破云层,万千鬼兵为他所控,所向披靡。可魏无羡本人却变得和过去不太相同了。虽然他还是那般说笑打闹,但看上去却显得脸色苍白,眼角带煞,连以往没心没肺的笑容都显得有些阴冷。蓝曦臣似乎有些能明白,为何自家弟弟心里那般失落难过了。6.魏无羡死了。蓝曦臣把这个消息告诉刚出禁闭的蓝忘机时,几乎不敢看自家弟弟的表情,更不敢去看他肩上的那只蓝小湛。那是无法描述的神色,不敢置信,万念俱焚,心如死灰,都不足以形容。他从没想过能在弟弟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从那之后,蓝忘机再未笑过。他肩头的蓝小湛也是。蓝曦臣为弟弟能高兴一点简直操碎了心。别人是看不出含光君有哪里不开心,可蓝曦臣就是知道,蓝忘机不开心。魏无羡死了之后,他就没开心过。上次金麟台有一个清谈会,他们遇见了江澄,蓝曦臣还眼睁睁地看着蓝小湛气呼呼的把自己的小抹额拽到了眼睛上遮住,又扭了个身子屁股朝人,整个小团子都散发着“我不想见到江晚吟”的气息。但蓝忘机表面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361323032上还是彬彬有礼地和江宗主互相点头致意。只不过本来就板着的脸,板得比之前更严肃了些。蓝曦臣心里叹了口气,当然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在膈应些什么。蓝忘机不开心,蓝曦臣也难免忧心忡忡,满腔担忧无处抒发,只能向至交好友外加义弟的金光瑶吐一吐苦水。于是蓝曦臣忧心忡忡,又带着金光瑶也跟着他愁眉苦脸起来:“二哥,你也别太担心了,忘机会走出来的。你这么一直念念叨叨,都有些像我小时候身边的那些老妈子了。”蓝曦臣:“…………”蓝曦臣哭笑不得:“是啊,我这个哥哥当得可真辛苦。”金光瑶目光温柔,笑着道:“二哥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兄长。放心,你可是修仙界第一美男子,比老妈子要俊多了。”7.白驹过隙,十三年弹指而过。那一日,蓝曦臣正要起身去参加金麟台的清谈会,却碰上了自家弟弟夜猎归来。他站在门口,看着蓝忘机一行人站在院内,不由怔住了。原因无他,只因他看到本应坐在弟弟肩头的那只蓝小湛背上居然出现了两只翅膀,正在欢快地绕着蓝忘机的脑袋一圈圈地飞!蓝小湛正在欢快地绕着蓝忘机的脑袋一圈圈地飞!蓝小湛!高兴得都飞起来了!飞飞飞飞起来了…………弟弟这是开心到了什么程度啊!要上天啊!蓝曦臣惊呆了:“……”难道这是终于能移情别恋了的节奏吗,天哪我的弟弟终于要盼出头了!蓝家大哥内心悄咪咪地热泪盈眶了,可脸上却立刻摆出完美的微笑,走出去迎上他们一行人。8.后来。哦。原来没移情别恋。那只还是魏婴。9.再后来,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到一起,整个修仙界皆是大惊,可蓝曦臣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自从他知道魏无羡被献舍重生之后,他就已经知道自家弟弟这回再也不会放手了。……虽然,他们诉衷肠的方式比较惊天动地。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之后,蓝小湛简直黏在了魏婴身上。吃饭时,读书时,弹琴时……反正只要两人在一起,蓝小湛就时时刻刻都要贴着魏无羡。蓝曦臣想起先前他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蓝忘机连在禁书室找个乐谱,心里那只蓝小湛都要站在魏无羡的肩膀上,张开短短的小胳膊扒着魏无羡的脸颊,还嘟着小嘴要亲。真是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啊。蓝曦臣:……没眼看了,我什么也不想说[手动再见]。蓝曦臣真的好心塞。以前他心塞,还有人能跟他聊聊天,开解他一下。现在……蓝曦臣不由悲从中来,悲愤地闭关去了。10.插播一条消息。有蓝启仁日记乱入。【老夫这一生,最骄傲的便是门下有两个十分出众的学生。他们的品行修为、相貌气质无一不是出类拔萃。小徒弟十三年前,为了当年的修仙界大boss闭关了三年,现在跟着那个大boss跑了。而大徒弟,现在正为了今年的修仙界大boss闭关。难不成我姑苏蓝氏真是神T在世?……吾真乃日狗也。】END.其实还有个设定没来得及写进去,是蓝忘机一喝酒,那只能表现他内心的蓝小湛就会消失。然后蓝二哥哥自己的行为就会……嘿嘿嘿【文搬自晋江 作者:日夜雨声烦】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去晋江长评区翻吧,绝对有!追过更新的都知道,太太们也会通过发长评开车产粮支持作者积分哒,长评的粮往前翻惊喜多多哦~,蓝曦臣有个秘密内容来自www.aiyanqing.com请勿采集。

热门推荐